清馨 作品

420:养在膝下

    百里不染想要将信件传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现在伪装成宫里的宫女翠屏,虽然刘太医没有将他的身份泄漏出去,但他也不能随意出宫。

    百里不染想了很多办法,都被看守的宫人拦了回来。

    信件暂时送不出去,只能再想办法。

    上官清彤再不想嫁给君子珏,可两国之间很快就达成了协议,姜皇后为了让自己的女儿能成为大君国的皇后,又加了很多名贵的珠宝为嫁妆,其中还包括十座城池。

    这么丰厚的嫁妆,史无前例。

    姜皇后嫁女心切,也给自己的女儿十足的厚礼,只为将来在大君国可以风光无限。

    姜皇后对上官清彤说,“母后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母后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上官清彤纵然千般不愿,但在君冥烨那里也是心灰意冷,只能低着头沉默无声,等待出嫁,远赴大君国。

    上官清彤出嫁的那一天,跪在皇上的床榻前,哭了许久。

    “父皇,彤儿就要走了,再不能侍奉父皇床前,父皇要多多保重……”

    皇上吃力握住上官清彤的手,这些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

    “彤儿啊……嫁了人就长大了,不能再……咳咳咳……”

    “父皇!”上官清彤赶紧帮父皇疏离胸口。

    皇上还是挣扎坐起来,拿出一根九凤金簪插在上官清彤的发髻上。

    上官清彤很吃惊,“这根金簪……是皇奶奶的遗物……父皇,怎么给了我?这不是……这不是只有长公主才配戴的凤簪?”

    “彤儿啊,你也是父皇的女儿,在父皇的眼里,没有那么明显的嫡庶之分,你们都是朕的女儿,好女儿……咳咳咳……”

    “父皇……”

    “彤儿,你和越儿虽然不是一个母亲,却是亲生姐妹……越儿从小到大,都比不上你幸福,你有母后疼着,她没有。你有锦衣玉食,她也没有……如今去了大君国,你无上荣耀,她更没有……”

    上官清彤渐渐明白了父皇的意思,父皇哪里是在送她凤簪,分明是在让她能对上官清越少一些成见。

    “父皇……我……”

    “彤儿,父皇老了,也就只有你们三个孩子……你和越儿是姐妹,你们才更亲近一些。等你将来成了大君国的皇后,身份更加高贵,要多学会一些容人之量,方是立人之本。”

    上官清彤低下头,擦拭去眼角的潮湿,“我知道了父皇。”

    皇上还是不放心上官清彤,又叮嘱了好些嫁去大君国,做个好皇后。吉时到了,上官清彤该上华丽的轿子了,皇上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

    上官清彤也哭着上轿。

    姜皇后送了好远,目送自己唯一的女儿远嫁,看上去苍老了很多。

    上官清越一直沉默在隆重煊赫的仪式中,心里揣度姜皇后这般焦急将女儿嫁走,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姜皇后回宫时,在众多的人群中,目光犀利地掠过上官清越,那是一眼呆着杀气的眼神。

    刘太医偷偷地又来九鸾宫要解药了,百里不染依旧只给刘太医一颗药丸。

    上官清越拦住刘太医的路,“太子的毒,到底想好办法没有!”

    刘太医一脸为难,“毁灵草,我倒是有解药。但是太子体内的毒,现在已经变性,我实在不知如何解毒!况且,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中找到了关于血髓的记载。”

    又是血髓。

    上官清越清楚记得,上清老人也说过关于血髓,才能解哥哥的毒。

    可血髓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没人知道。

    上官清越看向百里不染,百里不染喝道,“这一颗解药,依旧不是完整的解药!除非你找到真正的血髓到底是什么,我才会把解药给你。”

    刘太医虽然恼怒,但也无话可说。

    上官清越冷声道,“太子中毒的事,胆敢泄漏出去,休怪我们下次给你的就是剧毒!”

    刘太医暗暗咬牙,只能连声答应。

    他给太后的药,可是说是自己炼制的,若给了剧毒,一家老小就别想活命了。

    上官清越坐在房间的矮凳上,看着窗外,“一直没有见到冥王,他应该没有随着送亲队伍一起回大君国!”

    “蓝候王一直没有现身,冥王不会走的。何况……还有你在。”百里不染道。

    上官清越的心头,倏然一软,随后又一酸,“信件还没送出去?”

    “我在想办法,但是……”百里不染顿了顿,“我现在身份不便。晚上的时候,我想冒次险,出宫一趟。”

    上官清越蹙眉,“虽然你轻功好,没人抓得住你。但宫里戒备森严,我怕你出去,被人发现端倪。”

    “我也有这个担心!我怕反而连累了你。”

    上官清越沉吟稍许,“若不然,再等等吧。或许……他也正在想办法再入宫,到时候,我也能当面对他说了。”

    上官清越站起来,“也不知道,他安排让倾城公子入宫为父皇治病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

    天色已经黑了,外面的人却说。

    “公主,可是饿了?奴婢为公主准备了一碟云糕。公主之前说想吃的,奴婢特意就送过来了。”

    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对视了一眼。

    她没有交代人送云糕来,对方是谁?

    百里不染迈着细碎的小步子走到门口,那纤腰柳摆的作态,让上官清越几乎忍俊不禁。

    百里不染打开门,门外是一个端着一碟云糕的小宫女,对百里不染盈盈一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