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1:万箭穿心也必保你活

    姜皇后端着药,慢慢靠近皇上的嘴唇。

    那干裂的干涸嘴唇上,扒开了一层薄薄的皮,看着都让人心疼,姜皇后叹息一声。

    “皇上啊,你这一生,着实可怜。自从先皇后薨逝后,你就一蹶不振,再不是之前意气风发精神奕奕的皇上……”

    姜皇后的声音哽咽了一下,“看着你整日浑浑噩噩,你可知道,我有多心疼。”

    “心疼的久了,我也就厌了,慢慢的从之前想唤醒你的斗志,想让你振作起来,到后来的不如你就那样死了算了,也就不用看着你痛苦了,我也就不用痛苦了。”

    “让一个深爱你的女人,盼望着你早点死去,那得是心寒到什么程度,才会产生的邪恶念头。”

    “你只想着,你是痛苦的,可有想过一点点,我也很痛苦!整日心里备受折磨煎熬……我恨你!恨不得你就那样痛苦地,最后郁郁而终!我加倍地惩罚你,想让你对我多一点点关注,哪怕你因为我的作为,而感到更加的痛苦,也算我在你心里,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地位……”

    “可你全然不在意!我做什么,你都不在意,任由我肆意玩弄权术,肆意将朝廷大权独揽掌中。外人皆说你宠爱我,愿意将整个天下拱手让给我。天下人都说你昏庸无能,只能依附日益强大的姜氏一族,最后连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可我知道,你是因为心如死灰,全都不在意了啊。你此生唯一在意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你觉得你愧对她,你用折磨你自己的方式,折磨自己国家的方式,来填满你心中的愧疚。”

    “你觉得她为了南云国葬送了生命,你便不再在乎南云国!你让有南云国政局动荡,外戚当权,你在惩罚你的国家!你连你自己皇帝的身份,你都憎恨,对不对?”

    皇上一句话不说,原本还闭紧嘴巴,不肯喝药,现在却缓缓松开了一条缝隙。

    姜皇后依旧端着手里的勺子,依旧放在皇上的嘴唇边上,依旧用痛苦又呆着一种报复得逞的笑容看着他。

    “你对你的儿女下手,让你疼爱的女儿沦落青楼,我看着你痛苦,而我的心里痛快却又疼痛,这样的折磨,你可体会过!!!我这一生承受的苦痛,皆拜你所赐!”

    “我没想到,你竟然心灰意冷到,我对你的国家下手,你都浑不在意!那个女人,在你心里的地位,就那么高,那么无人能及?!”

    “好啊!你既然纵容我胡作非为,那么我便胡作非为给你看!我不相信,你身为上官皇族,真的对江山社稷一点都不在意!”

    “可我最后还是错了,你好像真的不在意。直到你唯一的儿子上官少泽失踪,你才稍稍有了一些反应!可你的反应,已经太晚了皇上!是你亲手培养我对权势产生了莫大的野心!是你将我改变成今天的样子,我已经回不了头!我只能继续一路走下去,将所有一切我痛恨的,给过我痛苦的,统统踩在脚下!”

    “我恨你这个男人!给不了我想要的关怀和温暖,那么我就摧毁你!摧毁你拥有的一切,让你一无所有!最后成为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罪人,然后遗臭万年!”

    “亡国皇帝的名号很好,可以让很多人记住你,百年之后也会有人津津乐道你不堪的一生!他们会说你,专宠姜氏皇后,最后致使灭国。他们会说你昏晕无道,懦弱无能!可有几人会说我谋朝篡位呢?呵呵……只要站在高处的巅峰,他们只会看到你荣耀的光环,不会贬斥你曾经的肮脏历程。”

    “喝药吧,皇上,你的痛苦一生,是时候画上圆满的句号了。”

    皇上一动不动,目光空洞无华地看着姜皇后几近狰狞的一张脸,他微微张开的嘴唇,任由唇边的药汁缓缓流入口中。

    他真的干渴难耐,任由那药汁流入口中,缓解他唇瓣喉口的干涩……

    姜皇后将药汁一勺一勺地喂下去,眼眶一片通红,声音也哽咽了。

    “到底夫妻一场,我不会让你在最后有太多的痛苦,我会让你安静的,舒适的慢慢的离去……”

    皇上缓缓闭上空洞的眼眸,安静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有对姜皇后再说一句话。

    姜皇后抬起手指,轻轻抚摸皇上枯槁苍老的脸颊,又是一阵心痛。

    “你也不过比我大三岁而已,三岁而已……可你苍老的好像年长我二十岁……都是因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啊……”

    姜皇后心痛地闭紧双眸,“在最后,你难道一句话都不想对我说?一句都没有?一句都没有……”

    皇上又重新闭紧嘴巴,闭着眼睛,最后只长长地叹息一声,再没任何声音。

    上官清越和百里不染趁夜去皇上的寝宫。

    上官清越的心情好了很多,只要倾城公子扮成太监去父皇的寝宫,那么父皇的身体就一定有挽救的机会了。

    现在她只要找到倾城公子,之后带倾城公子进入寝殿。

    到了皇上的寝宫外,终于如愿见到了扮成小太监的倾城公子,上官清越高兴地迎上去。

    当看到寝殿之外,守着姜皇后的人,上官清越脸上的笑容,慢慢凝住。

    “姜皇后在里面,很多人守着,我们只怕现在进不去。”倾城公子道。

    “她进去多久了?”上官清越的心口不期然砰砰跳了起来,一阵心慌,她赶紧捂住心口。

    “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倾城公子的脸色一凝,眉头微紧,“情况应该不会那么糟糕!冥王还在阐都,有些人应该不敢做什么!何况,现在太子还是太子……若她做什么,太子名正言顺即位,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益处。”

    “怕就怕她急不可耐,铤而走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