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2:休要血口喷人

    倾城公子背着皇上闯出寝殿,没想到姜皇后已经带人回来,一看到上官清越硬闯寝殿,当即震怒。

    “身为公主,竟然不听从本宫的命令,擅闯皇上寝宫是什么居心!”

    姜皇后怒指上官清越,一双凤眸里都是杀气。

    上官清越也毫不畏惧,目光冰寒,“大殿已经失火,姜皇后一再阻挠营救皇上,又是什么居心!难道看不到大殿内已经被烟雾缭绕,危险至极!”

    “本宫当然关心皇上安危,正要进来营救皇上,却看到你要将皇上私自带走。”

    姜皇后存心和上官清越过不去,就是要给上官清越顶罪,说的话也是挑拣这种能定罪的话来说。

    上官清越恼怒,“皇上安危重要,还是你在这里斥责谁有罪重要!还不快点让侍卫让开!浓烟之下,想让父皇有损龙体吗!”

    姜皇后在众人面前,还是有所收敛的,给众人一个眼神,众人让开了一条路。

    倾城公子背着皇上奔出大殿。

    上官清越赶紧步步跟上,就担心姜皇后趁机又耍什么手段,不让她再接近父皇分毫。

    宫人们已经准备好了一所干净的偏殿,倾城公子将皇上安置在床上,一手便搭在皇上的脉搏上。

    姜皇后赶紧冲上来,“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小太监!竟然随意触碰皇上的龙体!”

    随即,姜皇后凌厉的凤眸瞪向上官清越。

    “长公主,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擅闯皇上寝殿也就罢了,哪里弄来一个形迹可疑的小太监!”

    姜皇后一眼就看出来倾城公子不是宫里人,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太监,而在上官清越身边的人,也都是她熟悉的人。

    尤其倾城公子那一身清隽之风,一看便知绝非凡人。

    姜皇后忽然就想到了,这个小太监应该就是传说中治病救人相当厉害的那个人物——倾城公子。

    姜皇后心中一紧,赶紧冲上来,一把推开倾城公子,拦住在皇上之前。

    皇上还在昏睡着,面容平静祥和,看不出来任何痛苦,只是呼吸微浅的好像随时都会停止。

    上官清越冲上前,“姜皇后,你什么意思!父皇龙体欠安,难道还不能找人前来探视!”

    “宫里有医术最好的太医!永安公主从外面找来一个身份不明的江湖人士为皇上医病,只怕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

    上官清越气结,“你这话又从何说起!”

    “皇上的龙体有太医照料,用不找一个外来人随意触碰皇上的龙体!若出了什么事,谁又说的清楚!”姜皇后的声音拔得很高,一副生怕外人听不见的样子。

    上官清越担心父皇,不想和姜皇后现在闹僵,但也知道,姜皇后不让倾城公子触碰父皇,一定有所隐瞒。

    “我是父皇的女儿,难道还能害了父皇不成!”

    姜皇后一笑,“这也不好说啊!你这个公主从小,并非在皇上身边长大,心向何人何处,本宫可不好定夺!关系到皇上的安康,南云国的运数,本宫自然要小心为妙。”

    接着,姜皇后喝令一声,“来人啊,将这个身份不明的小太监抓起来!”

    侍卫赶紧蜂拥而上,直接将倾城公子擒拿住。

    倾城公子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任由几个人拿住自己。他清楚,现在反抗只会落姜皇后口实,反而不利接下来行事。

    上官清越拦在倾城公子面前,怒瞪姜皇后,喝道,“姜皇后,你一再阻挠我来探视父皇,为父皇诊病,莫非有什么不轨之心!”

    “休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还是你心怀不轨,有所意图!”

    “放肆!你只是一介被人休离回国的小小公主!别以为回了皇宫,有皇上护着你,之前你的事就能一笔勾销!本宫还在找你的罪证。”

    “我的事?”上官清越好笑了,“敢问姜皇后,我什么事?”

    “本宫接到可靠消息,永安公主早已变节投靠大君国,故意和冥王上演一出苦肉计,便是要深入皇宫与冥王里应外合!”

    上官清越更觉好笑了,姜皇后居然还用之前寓意绞杀她的理由说事。

    “姜皇后黔驴技穷了吗?将这般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我!那么我就奇怪了,南云国是我的母国,父皇是我的亲生父皇,我缘何为了一个外族人,来坑害自己的国家和子民!”

    “因为你记恨你的父皇,从小将你送去青楼!”

    “父皇将我送去青楼是为了国运!是道士说我八字有损国运,我缘何要怨怪我的父皇?姜皇后,这也不是合适的理由啊!”

    姜皇后没想到,上官清越这般伶牙俐齿,而自己做的那些事,又不能搬出来呵斥上官清越,一时间还真拿不出来上官清越为何叛变母国的有力动机。

    最为关键的是,上官清越是南云国的长公主,现在又被百姓认定是守护南云国的保护神,为了南云国在大君国诅咒报复,才被大君国的冥王休离遣送回国。

    “你给本宫和彤儿下毒,差点害死本宫,就是你的罪证!”

    姜皇后愤恨地指着上官清越,一阵咬牙切齿,一双凤眸都恨红了。

    “我给皇后下毒?为何啊?为了姜皇后独掌大权,逼得我父皇不得不将全部的权利都依附在姜氏一族,要为上官皇族铲除异党?”

    上官清越冷笑一声,话语言辞犀利至极。

    姜皇后即便现在高高在上,掌管万民生杀大权,但身为一个女人,让家族外戚占据整个朝堂,将皇上和太子压制的只余一丝喘息机会,姜皇后终究属于名不正言不顺,不被万众信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