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3:一个都别想活

    皇上病重,昏迷不醒。

    姜皇后悲痛至极,就连代理早朝时,也是时常掉下一两颗心酸泪。

    “皇上重病,本宫近日一直陪护在皇上身边,实在操劳!幸亏朝堂上姜将军,还有邵宁,帮着本宫分忧。”

    姜皇后一句话,便将姜邵宁的身份抬高了。

    现在姜邵宁已经成了姜皇后和皇上膝下的义子,并且更换了姓氏,从原来的姜邵宁,变成现在的——上官邵宁。

    满朝文武惯会趋炎附势,赶紧纷纷抱拳对姜奉天大将军,还有那个“上官邵宁”。

    上官少泽身为太子,近日居然没有来上早朝,就连皇上重病,也没有出现在皇上身边,都是那个“上官邵宁”在皇上床畔帮着照料,演绎了一副孝子尽心尽力的嘴脸,又在朝堂上博得了很好的名声。

    反之,上官少泽反被贬斥不孝义,只懂得在太子府中吃喝玩乐。

    姜丞相一直沉默寡言,姜皇后的心思,已经十分明显了,她确实有意让姜奉天的二儿子姜邵宁,将来独掌大局,成为未来的傀儡皇帝。

    姜皇后也私下找了姜丞相,让姜丞相在才朝堂上,处处逢迎姜邵宁,让姜邵宁尽快在朝堂上占据上风,能够有号召力。

    姜丞相为此,还是沉默无声。

    “兄长,邵宁将来就是我们手中的假把式!大权还在我们手中。何况邵宁终究是姜氏的子孙,能与我们一条心。”姜皇后道。

    姜丞相笑了笑,“即便是姜氏的子孙,也终究是别人的儿子。”

    他能辅政,成为居位更高的大臣,但终究只是一时荣光。姜邵宁终究是姜奉天的儿子,而他和姜奉天之间,还横亘着杀子之仇,姜奉天最近一直在找机会对他下手,为他的大儿子报仇。

    姜丞相也深悔,当初就应该下手再快一点,将姜邵宁也解决了,那么就不会出现现在的状况了。

    等姜邵宁真的成了皇帝,那么将来大权就要落到姜奉天手中,他区区一个丞相,终究会败得一败涂地,彼时只怕他的女儿也不保……

    待姜邵宁登基为皇,那么上官少泽的下场只有死,他的女儿姜婉儿岂能独善其身。

    上官少泽一直不动声色地暗中斡旋,早就看出来姜丞相这份心思,可他现在终究不能露出太多马脚,只能更加卖力地掩饰自己昏庸不顾朝政,自暴自弃的嘴脸,借此来让敌人疏忽对他的防范。

    姜丞相忧心忡忡,便感染了风寒,上官少泽火急火燎地去了丞相府,对姜丞相一再细心体贴的照料,还让宫里最好的太医来为姜丞相看病。

    宫里说,太医都在皇上的寝宫,照料皇上的龙体,上官少泽当即大怒,对那传话的人说。

    “宫里那么多的太医,难道都要守着父皇不成!多一个太医,父皇的病不会好,少了一个太医,父皇的病也不会坏!父皇已经病了那么久,若能好,早就好了。”

    姜丞相一听这话,十分的窝心。

    他本就没有儿子,也曾动过,将来姜婉儿的夫婿就是他的半个儿子,如今见上官少泽对自己,比对亲生父皇还要更上心,十分的触动。

    姜婉儿欣悦地望着上官少泽,娇媚温婉一笑。

    “少泽,有你代我向爹娘尽孝,我真的好感动。”

    上官少泽疼惜地将姜婉儿搂入怀中,满目宠溺,“傻丫头,你的爹娘,便是我的爹娘,岂有不尽孝之理。”

    不仅姜婉儿感动不已,就连姜丞相也感动了。

    他没有儿子,只能将上官少泽当成自己今后唯一的依靠!

    若这唯一的依靠倒了,即便他还处在高位荣华光鲜,也不过是一时的辉煌。

    姜丞相望着上官少泽,许久,低声说了一句。

    “太子,皇位一事,有何看法?”

    姜丞相的声音很低,但绝对保证上官少泽是可以听见的,而上官少泽却只搂着怀里的姜婉儿,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姜婉儿身上,正低声问姜婉儿。

    “听说你学会了琵琶,要弹给我听?”

    姜婉儿羞涩点头,“刚刚学会,不过有些地方还不够精湛熟练,你真的要听?”

    “你弹的,我都喜欢。”

    姜婉儿娇容更红,唇角挂着娇丽的笑容。

    姜丞相见到自己的女儿幸福甜美,心中甚为欣慰,便也萌生了要守护住女儿这份幸福的念头。只有上官少泽长立不倒,那么他的女儿才能永远笑得这么开心。

    姜丞相开始暗中帮着上官少泽,最先开始的便是让上官少泽去皇上的龙榻前尽孝,总不能让那个刚刚更姓的“上官邵宁”抢光了上官少泽这个正牌太子的全部风头。

    上官少泽跪在父皇的床榻前,看到多日没见,已经形容憔悴至极的父皇,不禁红了眼眶。

    上官少泽什么话都没说,用潮湿的毛巾,一点一点帮父皇擦拭双手,还有苍老的脸颊。

    他的动作那么轻柔,生怕弄疼父亲似的。

    姜婉儿看得出来上官少泽心里难受,那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姜婉儿一时间心疼,便低低地啜泣了起来。

    上官少泽赶紧对姜婉儿做个噤声的动作,“父皇睡了,小点声。他向来睡眠不好,难得睡得这么安沉。”

    姜婉儿连连点头,赶紧忍住哭声,悄声擦着眼泪。

    上官少泽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众人,没有见到上官清越,就问掌管这里的老太监。

    “父皇病重,永安公主为何没有陪伴在父皇身边尽孝?”

    老太监赶紧恭敬地说,“回太子,永安公主被皇后娘娘软禁在九鸾宫了。”

    上官少泽早就隐约听说了这件事,也只是默默点下头,低语一声,“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事比尽孝更重要!还是让她出来,陪在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