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5:长痛不如短痛

    百里不染和上官清越被铁锁紧紧缠住。

    百里不染动弹不得,抓在手里的阴魔断金匕,也失去了任何作用。

    “该死!对方似乎很了解我的弱点!”百里不染道,“不然不会率先捆住我的双手和双脚。”

    百里不染的一双手可发无人能挡的暗器,一双脚拥有无人能及的轻功,失去这两样,百里不染便形同废人。

    上官清越也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刘太医高笑着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百里门主,没想到吧,最后还是落在我的手里了!”

    “百毒夫子。”百里不染愤恨咬牙。

    “之前用皇后娘娘的解药,一直要挟我!最后还不是落在我的手掌心中。”刘太医狠狠唾弃一口。

    “乖乖将皇后娘娘的解药,全部拿出来!否则今天就是你和公主的死期!”

    “你当你百里爷爷会怕死!”

    “也是!”刘太医点点头,“百里门主江湖豪杰,自然不畏生死!难道就不怕娇滴滴的美公主,在脸上多一道刀子?随后心口又多一道刀子?”

    刘太医说着,纵身而起,一把刀子直接贴紧在上官清越白皙的脸颊上。

    冰冷的金属逼迫在面颊上,传来丝丝入骨的冷。

    上官清越面色骤寒,“就算我死,我也要拽着那个妖妇一起下地狱!”

    “百毒夫子,你敢伤她一分,我定让你生不如死,全家陪葬!!!”

    “百里门主,现在还在威胁我?你们现在就是我手中的鱼肉,我才是宰割你们的刀俎!”

    刘太医老脸一横,“赶紧将解药交出来!凡事还有一丁点商量的余地,否则……”

    刘太医说着,手上便开始用力。

    瞬时,上官清越如雪的脸颊上,赫然出现一道殷红的刺目血痕。

    “百毒夫子。”

    百里不染恨得双目赤红,咬牙切齿。

    但任凭他用力,依旧挣脱不开粗悍的铁链。

    刘太医仰头笑起来,“百里门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肯不肯交出解药。”

    上官清越发现百里不染犹豫了,赶紧大声喊。

    “不许给他!要死大家一起死!谁都别想活!!!姜皇后那个妖妇不能解毒,刘太医也别想活!他不敢真的杀我!!!”

    刘太医被戳中心中顾虑,顿时恼怒,飞起一刀就要刺入上官清越的身体……

    一道寒芒闪过,哐啷一声脆响,刘太医手里的匕首,被一股力量打飞出去。

    随即,刘太医的身体也横飞出去。

    一道黑影闪过,黑袍翻飞,气势如虹,在浓黑的夜色里,犹如鬼魅降临。

    虽然来者蒙着脸面,上官清越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来人正是君冥烨!

    上官清越眼底一喜,彷徨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看着君冥烨在一群黑衣杀手中周旋,刀光剑影火星四溅,不禁酸了眼眶。

    可事情,并未如上官清越预想的那么顺利。

    百里不染从松开的铁锁中挣脱,手里的阴魔断金匕打开了上官清越身上的铁锁,就在百里不染欲带着上官清越逃走之际,大批的官兵在“上官邵宁”的带领下涌来,将整条街围堵的水泄不通。

    上官邵宁举着长剑大喝一声,“公主联合外敌,谋杀皇上,现在正在负隅顽抗!皇后娘娘下了懿旨,务必将永安公主和一众党羽绳之以法。”

    上官清越心口重重一撼,“什么?我谋杀父皇!”

    上官清越凄厉地冷笑起来,“那个毒妇,为了权位,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无数纷飞的羽箭,密如雨线射来。

    君冥烨和百里不染保护上官清越,一时间却不能从那羽箭中脱身。

    “他们这一次,誓必要将我杀死了!”居然动用了那么多的人马,堪比战场杀敌。

    “百里不染,你保护好她!我掩护你们!你们快走!”君冥烨沉声道。

    “那么你呢?你留下来,若被抓住,将百口莫辩!”上官清越担忧地望着君冥烨,他挡在她的面前,撑起一道屏障,不让她伤及分毫。

    “姜皇后再想夺权,终究不敢和大君国做对!她若得罪我,难道不怕她的女儿在大君国不好过!”

    而彼时,上官清越更担心一件事,“那么君子珏呢?他身为大君国的皇帝,到底对你是希望你留命,还是……”

    上官清越沉痛地闭上眼睛,忍住眼底的一抹酸疼。

    君子珏一直都希望君冥烨死,可以真正独掌大君国大权。若君冥烨死在南云国,对君子珏来说,未必是坏事一件。

    何况之前上官清越和亲大君国,正是因为君子珏和南云国的姜皇后达成协议,只要君子珏最后娶了上官清彤为皇后,那么姜皇后将拥护君子珏稳固皇位,无人可撼。

    在君子珏的眼里,可以撼动帝位的最大危险就是君冥烨啊!

    君冥烨不说话了,显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但大家现在也不保证,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之后,君子珏是否已经改变了才初心。

    君冥烨手中的长剑在羽箭纷飞中,耍的犹如飞龙在天。

    “快走!”

    君冥烨对身后的百里不染,断喝一声。

    上官清越被百里不染抱紧,一双眼眸始终落在君冥烨的身上,最后还是推开了百里不染。

    “我不会走!不会将他一个人留下。”

    “美人儿!”

    上官清越拿出怀中的金龙剑,一把割破自己的手臂,等待金龙剑解封,释放出来金龙,护送大家脱险。

    可没想到,金龙剑毫无反应。

    上官清越脸色煞白,“怎么回事?”

    她忽然想起来,怪不得几次遇险,金龙剑都毫无反应,只怕和她带在身上的龙珠有关。

    龙珠正可以压制金龙剑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