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6:你要跪死在这里?

    上官清越和君冥烨终于一起逃出了埋伏。

    君冥烨现在已经不能回驿馆,那里也已经被人团团包围,就等着君冥烨回去自投罗网。

    “姜皇后这一次,算是放大招了!居然连大君国的冥王也要一并害死!”百里不染护在上官清越身前,带着上官清越又逃过一拨巡逻搜查的官兵。

    现在夜色已经黑沉,天空乌云压顶,没有丝毫星光月色,四处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君冥烨跟在百里不染的后面,神情冷凝。

    忽然,君冥烨一个旋身而起,直接从百里不染的手中将上官清越夺了过来。

    百里不染怀中一空,瞪向已经飞远的君冥烨,“可耻!居然过河拆桥!”

    上官清越靠在君冥烨冷硬的怀抱中,抬头看着近在咫尺君冥烨俊美的脸颊,心口中似有股子一样的东西正在来回蹿涌。

    上官清越低下头,心口一阵乱跳,但悲伤的情绪依旧无处不在,依旧压抑的难受。

    父皇驾崩了,那么姜皇后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哥哥了啊!

    君冥烨一路上都没说话,带着上官清越本来想要回到陵水派去,但现在阐都到处都是搜查的官兵,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闯入粮店显然太引人注目,还会让官兵们发现陵水派的秘密入口。

    君冥烨只好带着上官清越去了一个偏僻的破庙,暂时藏身。

    百里不染追了上来,查看一眼四围,见没有人,这才松口气,“姜皇后那个老妖精,现在真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了。”

    “父皇驾崩,正是动乱之际,她趁乱动手,才能一举成功!”上官清越道。

    “看样子,姜皇后诬陷你谋害皇上,而你通敌叛国的对象,正是大君国,那么我也便被牵连到谋害南云国皇帝的整件事中!也就是说,姜皇后现在派兵围剿我,也师出有名,民心信服!”君冥烨道。

    “这个老妖精,这一招就是一石二鸟。”百里不染唾弃一口。

    上官清越沉痛地闭上眼睛,“我现在更担心哥哥!父皇之后,只怕她要动手对付的人,就是哥哥了……”

    君冥烨忽然一把将上官清越拥入怀中,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给了她一个用力的怀抱。

    上官清越靠在他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百里不染心疼地望着这一幕,缓缓转身,看向外面黑浓的夜色。

    过了许久,君冥烨低声说。

    “还有我。”

    上官清越抬起泪蒙蒙的眸子,望着他模糊不清的一张俊脸,凌乱的心房终于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我们想办法。”君冥烨道。“若我猜的没错,姜皇后想要篡取皇位,现在最大的障碍,便是太子。她只怕会用太子和你联合谋害皇上的罪名,给太子落罪!”

    “只要太子意图不轨,为了登上皇位谋杀亲父,便也失去了民心,沦为不忠不孝之徒,将再没资格身为太子登上皇位!太子现在在朝中只有极少的拥护者,姜皇后利用在朝中的党羽,轻易就能将太子的拥护者镇压谋害,那么整个南云国的天下,便可尽数掌控在姜皇后一党手中。”

    上官清越听了君冥烨的话,沉默了。

    “我们现在首要要做的就是,阻止姜皇后将谋害皇上的罪名,强加在太子身上!只要保住太子,那么南云国才有希望保住。”君冥烨道。

    百里不染凝着眉心,“我去杀了那个什么上官邵宁!姜皇后不是想扶持那个什么上官邵宁上位么!成了一具死尸,看她如何扶持上位!”

    百里不染丢下这句话,白色的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破庙中。上官清越想要唤住他,都没来得及。

    “他也太冲动了!还没商量好,居然就走了!”

    君冥烨的唇角,隐约浮现一抹似笑非笑,“杀了那个上官邵宁也好。”

    “怎么说?”

    “姜皇后想要扶持一个合适的傀儡皇帝,可不那么容易!在姜氏之中,虽然姜丞相没有儿子,但几个旁系的姜氏家中,倒是有几个男丁,不过都不成气候,也就姜奉天膝下的两个儿子还算一表人才。”

    “之前,姜奉天的大儿子,已经被姜丞相害死,若这个二儿子也死了,那么就可以……”

    君冥烨拖着长音,眼底掠过一抹算计。

    上官清越当即反映过来,“也就可以诬陷是姜丞相所为?姜丞相膝下没有儿子,怎么会甘心情愿将自己拼了一辈子得到的权势,最后拱手让人。那么,诬陷姜丞相动手杀了上官邵宁,便也顺理成章了。”

    君冥烨的一双黑眸更加深邃,连他的女人,都敢觊觎的男人,死有余辜!

    上官清越没能读懂君冥烨眼底的一抹仇视,“只要姜邵宁死了!姜皇后想要再从姜氏一族里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来做皇帝,也没有那么容易!她手中没人,那么也不敢对哥哥过早动手了。”

    “自然也不能排除姜皇后急功近利,还是会按照原计划对太子下手!但不管如何,姜邵宁都必须死。”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上官清越问君冥烨。

    君冥烨握住上官清越纤弱的肩膀,“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休息。”

    “这些日子,你在宫里一定没能好好休息,憔悴了很多。”

    君冥烨的声线是难得的低柔,犹如一股暖流涌入上官清越的心房,暖暖的,软软的,将那些不好的情绪都给渐渐冲淡了。

    上官清越低下头,君冥烨站在她身边,可以轻易靠在他的肩膀上,给她可以支撑柔弱的力量。

    过了半晌,君冥烨还以为上官清越睡了的时候,她低低开口。

    “我从没想过,我们会有一天并肩一起面对困难。”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