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7:只要我们都活着

    上官少泽还是纹丝不动,看都不看那一碗水一眼。

    姜婉儿无奈,只好放下,让宫女退下。

    宫女端着茶壶退出去,对大殿外的刘太医摇摇头,“太子不肯喝。”

    “太子这是祸害自己的身体啊。”刘太医很忧心地扶了扶花白胡须。

    上官少泽什么都不吃,也不喝,刘太医一时间没有下手的机会,也只能苦等下去。

    这个时候,宫外传来消息。

    “皇后娘娘不好了,不好了,邵宁少爷……邵宁少爷中毒身亡了!”

    “什么!”姜皇后拍案而起,脸色都煞白一片,身体一歪,便倒了下去,宫女们赶紧上前搀扶住。

    “马上……马上就要准备登基大典了……邵宁竟然……”

    姜皇后心口窒闷的难受,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姜皇后气血不畅,再次毒发,情况似乎有些危及,浑身难受的厉害,宫女们赶紧找来刘太医。

    刘太医行针好久,才渐渐稳住姜皇后的情况。

    “皇后娘娘……您好些了吗?”刘太医擦擦汗。

    “你到底医术行不行!本宫还是浑身不适!这么久了,居然都不能为本宫解毒!你到底有没有本事!”

    “你废物,医术越来越差!你的本事都被你府上的美娘子吃了吗!看来那些个赐给你的女人,一个都不能留了!让你越来越废物了!”

    刘太医吓得赶紧跪在地上,不住求饶。

    然而姜皇后火气上涌,正愁苦没有发泄的出口,刘太医府上的美人正好成了待宰羔羊,姜皇后一声令下,便有人冲去刘太医的府上杀人了。

    刘太医吓得浑身颤抖,犹如秋风落叶,虽然舍不得府上的美人,幸好没有危及自己的性命。

    “皇后娘娘,您中毒颇深,要一点一点清除,不能情绪过激……本就有余毒未清,火气上涌,会加速毒发……下官会尽快想办法,一定想尽办法帮皇后娘娘解毒……”

    刘太医吓得声音都哆嗦了。

    他的身上,也受了伤,是被君冥烨打伤,胸口也还在隐隐作痛。

    “本宫再给你两日的时间,你还不能给本宫解毒,你就去见阎王吧!”

    这个时候,幸好姜奉天哭天抢地地闯了进来,帮刘太医解了围。

    “皇后娘娘,你要为我的两个儿子做主啊!老大死了,老二居然也死了……这件事,必须彻查!我已经有证据,我的大儿子,就是被姜丞相所害……”

    “那么邵宁,肯定也是姜丞相下的手。”

    “你胡说什么!”姜皇后恼喝一声。

    “微臣怎么会胡说!之前老大的事,念在姜丞相在宫里的地位,这么多年对我也多有照拂,我也咬牙忍了,想着还有老二孝顺在身边,可没想到,老二居然也……”

    姜奉天痛哭起来。

    “我就这么两个儿子,居然双双都死了……这是要了我的命……皇后娘娘你必须给我做主,将凶手绳之以法。”

    “兄长怎么会害邵宁!之前还在商量,大局稍微稳定下来,就让邵宁登基,兄长不会对邵宁下手!”姜皇后扶住疼痛的脑仁。

    “不可能!就是他,一定是他!满朝文武当中,只有姜丞相最不想见到我的儿子登基为皇!他担心,我的儿子坐上皇位,我会为老大报仇!他怎么希望我姜奉天家的势力高过他的地位!”

    “皇后娘娘,姜丞相是你的兄长,我本不想说他什么!但他赶尽杀绝,让我绝后,我不得不说了!”

    姜奉天沉痛地擦着眼角,一双老目都哭红了,满面的哀痛欲绝。

    “姜丞相什么心思,皇后娘娘还没看出来?他现在宁可扶持太子上位,也不可能让高位让给我们家!这个道理,皇后娘娘别说不懂!我姜奉天感念皇后娘娘的看重,也对姜丞相怀恩,可没想到,姜丞相还在变本加厉,让我惨遭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今天只是来通知皇后娘娘一声,我姜奉天和他不共戴天!!!”

    姜奉天丢下这句话,气轰轰地转身就走了。

    姜皇后想要将人喊住,都没来得及。

    “这是要气死本宫啊,气死本宫啊!来人来人,去将丞相宣来,快点!”

    宫人们吓得纷纷往外跑,去找姜丞相过来。

    姜丞相穿着一身孝服,正在灵堂为先皇哭丧,听闻姜皇后宣自己,便急匆匆地赶来了。

    姜丞相刚进门,姜皇后便劈头盖脸地骂人。

    “你糊涂啊!我们之前都说好了,你怎么忽然变卦!!!你怎么能对邵宁下手!!!”

    姜皇后心痛地扶住心口,“邵宁那个孩子那么好,你怎么忍心下手……你知不知道,我真心当邵宁是自己的儿子看待!”

    面对姜皇后的控诉,姜丞相一头雾水。

    “你说什么?邵宁死了?”

    “你别和我装糊涂!”

    “我一直在先皇灵前,从未离开过,当真不知。”姜丞相还没时间离开灵堂,也想在灵堂前让众位朝臣见他对先皇是那么的忠心耿耿。

    “真的不是你?”姜皇后还是不相信。

    “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毫不知情。”

    “不是你,还会是谁?本宫可不相信,太子现在还有本事做出那种事!他的党羽,都被我悉数翦除了!”

    姜丞相皱紧眉心,“或许是上官清越背后谋划?”

    “或许……居然是那个贱人坏我好事!她以为,杀了邵宁,我就没有本事对上官少泽下手?”

    “刘太医!!!”

    姜皇后对外面大喊一声。

    刘太医赶紧弓着腰急匆匆地跑进来,“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一天之内,你还让太子活着,本宫便取了你的狗头!”姜皇后恨得咬牙切齿,长长的指甲恨不得刺入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