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28:宿命啊宿命

    姜婉儿一直跟着上官少泽。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姜婉儿也不知道上官少泽要去哪里,他选择的路,越来越陌生,即便姜婉儿从小经常入宫,但也没去过这么偏僻的地方。

    走过一段难行的小路,姜婉儿费力地提着裙摆,终于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可一抬头,竟然没了上官少泽的踪迹。

    “少泽!”

    姜婉儿赶紧到处寻找,还是没找到。

    她害怕了。

    这里很黑,只有清冷的月光,一个人影都没有,在宫里正是丧期的时候,格外吓人。

    “少泽,少泽……你在哪里?你别吓我,你快出来啊少泽……”

    “少泽……”

    “少泽,你到底在哪里?”

    “我好害怕啊少泽……”

    四处依旧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姜婉儿只能壮着胆子继续往黑暗的深处走……

    ……

    百里不染回来了,上官清越这才得知,在百里不染前去刺杀姜邵宁的时候,姜邵宁就已经被人刺杀了。

    对方是一个身手极好的杀手,手起刀落,直接要了姜邵宁的人头。

    “会是谁?先我们一步杀了姜邵宁?”上官清越倍感困惑。

    君冥烨一时间也猜测不出来个中原委,“不管如何,姜邵宁现在死了,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我们现在找机会,去陵水派,看太子有没有什么计划。”

    上官清越点点头。

    等到他们回到陵水派的时候才知道,蓝曼舞和孩子被人劫持了。

    “居然有人潜入了陵水派!”上官清越吃惊不已。

    青五道,“正是趁着我们人马都触动,去救你们的时候,蓝姑娘和小主子被一群黑衣人劫持走了。”

    “能知道曼舞和孩子的人,会是谁?我们一直保密很好,姜皇后的人应该还不知道才对!若姜皇后知道陵水派的所在,知道是哥哥的秘密力量,绝对不会用黑衣人前来进犯,而是大批的军队围剿这里!”

    “既然不是姜皇后,又会是谁?”上官清越迷茫看向君冥烨。

    现在能有冷静思维的人,就只有君冥烨了。

    君冥烨想了想,“若猜的没错,应该是蓝候王。”

    “他?!”

    大家都惊异了。

    “姜邵宁死了,姜皇后手里没人继承皇位!姜皇后誓必要杀了太子,才能找一个更好的傀儡,姜皇后自知不能很好掌控太子!也绝对不敢冒险扶持太子上位,那么小南枫正好适合现在的环境。”

    “你是说……”

    上官清越倒抽一口冷气,“对方很可能在对哥哥不利之后,扶持小南枫,唯一的上官皇室血脉上位。”

    君冥烨点点头,“这个时候,他们就能挟天子以令诸侯。一个呱呱待哺的婴孩,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知道,所有权政裁决,都在姜氏手中,他们肯定愿意用一个婴孩上位做皇帝!”

    “如果这样的话,姜邵宁的死,也威胁不到哥哥了!”上官清越顿感心中窒闷的难受。

    “蓝候王自然乐意让自己女儿的孩子,成为皇帝,那么他在南云国的地位,也将不可同日而语!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国丈爷了!”君冥烨道。

    “这样说来,劫持走蓝姑娘和小主子的人,很可能就是蓝候王的人了。”青五道。

    “公主,都怪青五保护不周,才发生这种事。”青五跪在地上。

    “怎么能怪你!现在政局这么混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又能料到,背后还有这样一只手。”上官清越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凌乱的思绪沉淀下来,可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青五,你现在想办法联系哥哥!一定要清楚哥哥现在在宫里的处境。”

    “是。”

    上官清越忽然觉得怀里的龙珠,变得骤然寒冷起来。

    上官清越赶紧将龙珠拿出来,就发现龙珠之内的一团血雾再次发生变异,而且动向十分混乱。

    “不好!哥哥即将毒发了。”上官清越低呼一声。

    南宫鸿雁也赶紧走过来,看了一眼寒气逼人的龙珠,也跟着脸色大变。

    “看龙珠的样子,只怕这一次毒发……”南宫鸿雁没有说下去。

    大家都看向南宫鸿雁,等待南宫鸿雁的后半句话。

    南宫鸿雁转身背对大家,“看情况,只怕到了……到了不能控制的程度。”

    “怎么会这样!之前南宫郡主不是说,还有办法封印?怎么会忽然发生这种难以控制的情况?”上官清越低呼。

    “或许,可能是太子本身,希望毒发,才会催使剧毒开始剧烈翻腾反噬……看样子,太子要玉石俱焚了。”

    “不要!”上官清越脸色苍白的已没有任何一点血色。

    就在这个时候,龙珠的变化更加明显,里面的血雾已经开始渐渐散开,整个龙珠都变得冰冷入骨,上官清越再不能正常拿在掌中。

    “我要去找哥哥!不管如何,哥哥都不能死,哥哥不能用这样的方式解决一切。”

    君冥烨赶紧一把拽住上官清越,“你现在怎么入宫!所有人都在抓你,姜皇后见到你,会一刀刺死你。”

    “我不能让哥哥死!哥哥身上牵系着整个南云国,就算我死了,也不能让哥哥死……”

    “冥烨,你可知道守护?”

    “我懂,我当然懂!你守护南云国的心情,就如我守护大君国一样。”

    “母后为了南云国,奉献了自己的性命。母后过世后,父皇伤心欲绝,整日郁郁寡欢,但还是选择独活人世,不是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眷恋,而是……”

    “而是父皇也要守着南云国……如今父皇母后双双不在了,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