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1:还不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

    百里不染不能眼睁睁看着上官清越操控金龙剑,最后惨遭反噬。

    上清老人之前就说过,上官清越可以打开金龙剑的封印,却不能操控至刚至阳的金龙剑,上官清越属于极阴体质,操控金龙剑只会让她筋脉尽断命丧黄泉。

    百里不染又从地上爬起来,冲向上官清越。

    百里不染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终于一把抱住上官清越,一手直接擦过金龙剑锋利的剑身,擦掉上面上官清越的血迹……

    喷渤的金光瞬间黯淡下去,三条金龙也渐渐回到剑身之中,消失无踪。

    整个月色皎洁的夜晚,也渐渐沉静下来。

    上官清越身体一软,瘫在百里不染的怀里,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即便她用自己的毅力操控金龙剑,三条金龙还是没能主动杀人,难道真的要找一个至刚至阳之人,才能操控金龙剑?

    上官清越想到了君冥烨,他正是至刚至阳之人。

    那么君冥烨到底可不可以操控金龙剑?

    她见识了金龙剑的强大,也知道只要操控了金龙剑就一定能杀了姜皇后那个毒妇。

    所有人冲上来,百里不染赶紧带着虚弱的上官清越飞起。

    无数的暗器飞下去,终于给了他们逃走的契机。

    百里不染带着上官清越逃出皇宫,她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她用力推开百里不染。

    “好不容易进去,为什么带我出来!”

    “你想送死吗?!”

    “就算死,我也要拽着那个毒妇一起死!”

    “你不要你自己的命了?!”

    “一切都是那个毒妇,她是全部的始作俑者,我恨她,恨她————”

    “你恨她也不能害了你自己的性命!你不能操控金龙剑,上清老人的警告,你忘了!!!”

    “只要拽着那个毒妇一起下地狱,我就是死了又何妨!我要她死,我恨她!!!”上官清越咬牙切齿,目露凶光。

    “美人儿,我知道你恨她……可也不能搭上你自己的性命啊。”

    “只要她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再没人能威胁南云国!我只要她去死!!!”

    百里不染一把抱住情绪失控的上官清越,“我知道,我知道你恨她,恨不得她死……我帮你去杀她,你不要自己去……千万不要自己去……你不能操控金龙剑……我不想看着你死……”

    “这个仇人,我要亲手杀了她,一定要亲手杀了她!”想到哥哥当时的样子,还有父皇的死,母后的死,上官清越就恨姜皇后入骨,很不等抽筋拔骨。

    “你还有两个孩子,小无极和小无央,你都不管了?”

    “……”

    上官清越忽然没了声音。

    “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去!你难道连自己的孩子,也要抛弃?你不要你自己了可以,难道孩子也不要了?”

    “他们……他们有他们的父亲,有冥烨……我相信冥烨会照顾好他们。”

    “他们需要父亲,也需要母亲……”百里不染沉痛的一双眼睛里,隐约有一层晶莹闪过。

    百里不染一笑,“方才我没找到机会,亲手杀了那个妖妇!她将自己保护的太好了!有那么多的人,愿意为她赴死。”

    “不过你别担心!我惦记上的人,怎么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我一定会杀了她,提着她的人头来到你面前,让你解恨。”

    上官清越一把抓住百里不染,“我不希望你出事。”

    “我是谁,我怎么会出事!”百里不染大笑起来,弹了上官清越的脑门一下,“放心好了,我百里不染游走生死那么多次,若死,早死了,不会活到现在,我的命,硬着呢!”

    “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百里不染将上官清越安置在一个废弃的民宅中。

    上官清越扶住疼痛的胸口,闭着眼睛。

    “我已经发出暗号通知莺歌,莺歌很快就能赶到保护你的安危。”

    上官清越没有挽留百里不染的离去,她也知道,挽留不住。

    “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百里不染点下头,便消失在上官清越的眼前。

    莺歌果然很快就到了,一进门就说,“公主!我收到倾城公子的暗号,我们要不要现在去找倾城公子!”

    上官清越刚要起身,便捂住疼痛的胸口。

    “公主,你受伤了!”

    “走!我们去找倾城公子,哥哥在倾城公子那里。”上官清越刚要离开这里,忽然想起来,百里不染说,让她在这里等他。

    “不行,我答应不染,要等他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清越灵敏的耳力听见了细碎的声响。

    “不好,有追兵来了!”上官清越低呼一声。

    莺歌赶紧搀扶上官清越离开这里,她们刚刚从这里逃走,便有官兵冲进来仔细搜查。

    莺歌赶紧搀扶上官清越逃出这里。

    废弃的民宅已经回不去了,她们只能再找别的地方落脚。

    “带我去找倾城公子,哥哥和倾城公子在一起……”上官清越说。

    莺歌便赶紧带着上官清越向着之前接到安好的方向而去,可到了一片山林之中,找了许久,天色都渐渐亮了,还是没有找到倾城公子。

    “天亮了……哥哥……”

    上官清越忧心忡忡,不知道哥哥现在的位置,也不知道在偌大的山林中,到底去哪里找哥哥。

    “莺歌,你可有冥王的下落了?”

    莺歌摇摇头,“冥王和公主一起去皇宫,便再没见到过冥王。”

    “宫里也没见到他,想来姜皇后还没抓住他,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可否安全……”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