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2:居然杀了哥哥

    上官清越沿着山路一直上山,寻找哥哥的所在。

    想来倾城公子会将哥哥藏身在山洞中,有山洞的凭护,可以掩饰住哥哥的踪迹,也可以不让官兵那么快找到他们。

    追兵们已经到了山脚下,正在向着山上搜来。

    上官清越和莺歌一路上山,也放出了信号,但还是没有倾城公子的痕迹。

    上官清越的心口,疼痛的厉害,一直用力按压心口的位置,这才忍住里面的疼痛。

    终于到了山上,上官清越看到了倾城公子的一袭蓝衫,就丢在地上,上面都是血。

    上官清越吓坏了,难道哥哥毒发,杀了倾城公子?

    上官清越和莺歌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地上的血迹,一大片的血迹,还有身负重伤的倾城公子。

    “倾城公子,我哥哥呢?”上官清越赶紧冲上去。

    然而,倾城公子昏迷着,上官清越呼唤了好几声,他才渐渐苏醒过来。

    倾城公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向。

    “太子……太子……”

    倾城公子满身的血,已经染红了他雪白的内衫。

    “莺歌,你留下来照顾他,我去找哥哥。”

    “公主!”

    莺歌没能挽留下上官清越,只能暂时留下来,帮倾城公子从地上爬起来,查看身上的刀伤。

    “怎么会是刀伤?”莺歌低呼一声。

    上官少泽伤人,是不用刀的。

    倾城公子虚弱的已经无法说话,张张干涸的嘴唇,才发出细弱的声音。

    “不是太子……”

    “不是太子,是谁伤了你?竟然有这么的高手,连你都身负重伤。”莺歌吃惊不已。

    “是……是……”

    “是谁?”

    倾城公子身体一歪,重重地倒在莺歌的身上。

    “倾城公子,倾城公子……”莺歌焦急地呼唤,

    倾城公子完全没有了任何反应,莺歌担心地向着山顶的远处看去,这里山石嶙峋,地势险要,一侧是悬崖峭壁,山风清冷,十分危险。

    莺歌已经看不见上官清越的身影,担心上官清越有危险,却又不能丢下倾城公子。

    莺歌想起来,倾城公子身上应该有护命药丸,赶紧找了来,拿了一颗塞入倾城公子的口中。

    山下搜山的官兵,已经渐渐靠近山顶了。

    莺歌处在这里,都能听见他们一起上山的声音,还有统领喝令手下,务必严查,任何一个草丛山洞,都不能错过。

    莺歌看了一眼,还处在昏迷中的倾城公子,赶紧费力搀扶他起来,带他找个地方暂时藏起来,之后再去找上官清越。

    可莺歌没能如愿,刚刚带着倾城公子要下山,就已经被率先爬上山的官兵发现。

    莺歌一人不及众敌,被官兵擒获,连带倾城公子一并被抓。

    “果然在山上,快点去搜!”

    所有人都冲上山,莺歌正要大声喊,提醒远处的上官清越,脖颈上吃了一记重力,直接昏厥过去。

    上官清越爬上山顶最高处,在一片山石之中,终于看到了哥哥的身影。

    上官清越大声呼喊,“哥……”

    山风迎面而来,吹得她纤弱的身影,摇摇欲坠。

    就在上官少泽要回头的时候,身后忽然出现一道黑影,那黑影黑袍翩飞,气势张扬。

    上官清越一眼看认出来,那人正是君冥烨。

    “冥烨!”

    上官清越惊呼一声,想要跑过去,却绊倒脚下的岩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锋利的石头,刺破了她的掌心。

    胸口一阵剧烈的疼,又有血液在喉口中翻滚。

    君冥烨背对上官清越,没有回头,手里提着一把长剑,上面蜿蜒淌着鲜血,也不知道,那血是属于谁的。

    “冥烨……”

    上官清越大声呼唤,声音依旧无力。

    就在她欢喜的以为,终于找到君冥烨和哥哥,以为一切都能安心了,哥哥也能在君冥烨的帮助下,逃过一劫的时候,发生了让上官清越不敢置信的一幕。

    君冥烨忽然用力扬起手里的长剑,直接刺向上官少泽。

    喷溅的血光,刺目的殷红,在阳光下,犹如绽放的曼珠沙华,如火如荼。

    “啊……”

    上官清越吓得低呼一声,一双眸子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相。

    君冥烨扬起手,一把抽出血光淋漓的长剑,上官少泽高颀的身体,轰然倒下,摔下身后的悬崖之中。

    “哥———”

    上官清越大声嘶喊,声音响彻山谷,惊得一群鸟儿四处而飞。

    “君冥烨———”

    她又一声痛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地上的山石。

    君冥烨缓缓转身,看着瘫在地上,满目痛色,虚弱得喘息无力的上官清越,他勾唇一笑。

    “终于,还是死在我的手上了。”

    上官清越触及到君冥烨眼底的残虐,还有阴损,惊恐得大脑一片空白。

    “你竟然……竟然杀了我哥哥……”

    又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上官清越想要吃力的爬起来,怎奈何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在她失去知觉之前,耳边隐约传来这样的一句话。

    “我设计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你不会傻傻的以为,我已爱上你了吧。”

    随后便是一连串的阴谲诡笑,犹如一把把的刀子,狠狠凌迟上官清越的心。

    这一次,她终于感觉到了痛不欲生是什么滋味。

    也感觉到了,入骨的恨意,随着血液流遍全身,那般残酷,犹如十八层地狱的酷刑,让人生不如死。

    怀着这股恨意,她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