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3:不相信冥烨骗我……

    百里不染痛呼一声,浑身都开始剧烈疼痛。

    那一袭胜雪的白色衣袍,也渐渐变得泛黄发黑……

    百里不染又疼痛地低呼一声。

    “居然是尸水!”

    百里不染瞪向站在距离自己很远的刘太医,一双妖冶的眸子中迸射出杀人的寒气,但他现在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冲向刘太医,将那个笑得得意洋洋的人一刀刺死。

    刘太医晃了晃手里的小瓷瓶,“我查了很多文献,终于让我找到,千年冰蝉丝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克星,居然就是尸水!”

    百里不染赶紧去怀里找药粉,试图解了尸水的毒性。

    “百里门主,别白费力气了!我的尸水,特意为你调质,你的药粉根本解不了我的尸水!”

    百里不染气得咬牙,一直以来,他都严重讨厌尸体,便是因为尸体**时散发出来的尸水,正是他身上千年冰蝉丝的克星。

    百里不染用尽力气,扑向刘太医。

    “我要杀了你————”

    刘太医轻轻一个闪身,百里不染扑了空,直接踉跄扑倒在地。

    百里不染的浑身,都在剧烈疼痛,一袭白衣也变得残破不堪,他捂住剧烈灼烧的脸颊,终于忍不住低嚎起来。

    “啊————”

    “我要杀了你————”

    “哈哈哈……”

    刘太医仰头大笑,“百里门主,学了这么多年的毒药,难道还不知道,世上万物相生相克,没有解不了的毒,也没有杀不了的人。”

    “今天,五毒门的门主终于落到我百毒夫子的手里了。”

    刘太医的眼底射出狠绝的恨意,“在我离开五毒门的时候,我就发誓,终有一日,我会灭了五毒门的满门!本来我很安逸南云国的荣华富贵,妻妾成群的日子,也不打算报仇了!没想到,五毒门的门主,竟然主动送上门!”

    刘太医蹲在痛苦的百里不染身边,“你主动送上来,我怎么能辜负你!让你白白要挟我那么久,终于轮到我反扑了!”

    刘太医又是一阵仰头大笑。

    姜皇后恨得凤眸泣血,“来人!严刑拷打,一定要从这个刺客的口里,知道公主和太子一党的下落。”

    宫人们涌进来,拥着厚厚的布铺盖在百里不染的身上,正要将百里不染拖出去,姜皇后制止他们。

    “就在本宫的面前拷问!本宫要亲耳听到他招供!”

    “是!”

    鞭子一下一下抽打下来,百里不染一直不声不响,牙关紧咬,似乎毫无痛感一般。

    姜皇后见百里不染一直不肯开口,盛怒不已,“挑断他的手筋脚筋!看他还如何用暗器刺杀本宫!”

    宫人拿着锋利的刀子,一刀下去,鲜血横流出来。

    “啊……”

    百里不染痛得低呼出声,一只手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只有入骨的尖锐疼痛。

    就在宫人要将百里不染的另外一只手筋也挑断的时候,刘太医忽然出声制止了那宫人。

    “皇后娘娘!想来这个逆党是不会开口了!不如留着他为诱饵,引公主和太子主动出来!”

    姜皇后横扫刘太医一眼,“你不会有什么别的打算吧?”

    刘太医赶紧跪在地上,额上渗出一片冷汗,“启禀皇后娘娘,微臣对皇后娘娘忠心耿耿,绝对不会有丝毫不忠之念。”

    姜皇后盯了刘太医好一阵,吓得刘太医跪在地上的身体,低得更低。

    姜皇后没有看出来什么端倪,唇角轻轻勾了勾,“刘太医,你又救了本宫一命,你是功臣!本宫还要重重赏你,快点起来!”

    “谢皇后娘娘,微臣不敢邀功,微臣只想为皇后娘娘尽忠。”

    姜皇后想了想,道,“刘太医,你说的也有道理!上官清越那个贱人,和这个男人关系极好。这个男人落网了,那个贱人一定会来救他。”

    百里不染被拖了下去,鲜血在大殿上留下殷红的痕迹,刺目惊心。

    刘太医也跟着退出去,走到有气无力的百里不染面前,声音低狠地问百里不染。

    “快点把皇后娘娘的解药交出来!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百里不染嗤笑一声,“既然……落到你们手里,我就……没打算活着!”

    “好啊!看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刀子硬。”

    刘太医拿出一把刀子,又在百里不染废掉的手上,用力刺入几刀。

    鲜血喷溅而出,淋漓染红雪白的汉白玉台阶。

    百里不染紧紧咬着牙关,不让唇齿间发出任何疼痛的声音。他一双泛红的眸子,恶狠狠地瞪着刘太医,咬牙切齿。

    “我本就是贱命一条,若有这个老妖妇与我黄泉做伴,值了!”

    刘太医面目狰狞,又恶狠狠地刺下几刀。

    百里不染的整条手臂算是彻底废了,鲜血流了满身,染红了他一袭残破不堪的白袍……

    百里不染反而大笑起来。

    “哈哈哈……”

    “这点疼痛算什么!从小我就在毒药堆里打滚出来,什么钻心蚀骨的疼没品尝过!生死与我,早已如浮云一片,爷爷不怕!”

    刘太医气结,“将他吊到宫门之上!!!烈日暴晒!!!”

    皇宫的南宫门上,高高吊起一个满身鲜血的人。

    途径的百姓指指点点,一个个吓得不忍入目,纷纷议论,那被吊起来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居然用了这么残酷的酷刑。

    “最近正是酷暑烈日,那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怕熬不过一日就死了。”

    所有的百姓谁都不敢多说什么,现在正是多事之秋,都害怕被牵连到公主和太子弑父谋位的漩涡中。

    但在私底下,大家也会说两句。

    “看来吊在宫门上的人,正是公主和太子的同党了。”

    “公主和太子怎么会弑父!太子本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储!”

    “还不是因为姜皇后将自己的侄子扶持上位,有意夺取太子之位,太子才怒发冲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