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4:贱人支撑不住了

    上官清越的鲜血,沿着她的唇角,汩汩涌下。

    “公主之前执意操控金龙剑,已经受了很严重的反噬!”

    南宫鸿雁点了上官清越的穴道,将上官清越放在床上。

    “陵水派的人,已经去悬崖之下寻找太子,等有结果,不管太子生死,都会来这里通知公主。”

    “公主,你在这里,安心等待,一个时辰之后,穴道会自行解开。”

    “你去哪里?”上官清越问。

    南宫鸿雁居然笑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南宫鸿雁这个冰美人笑,绝丽脱俗,美艳如花。

    “我去救百里不染。”

    “皇宫戒备森严,你怎么能一个人去!”

    南宫鸿雁还在笑着,“没关系!我说过,我这辈子,都是他的人,他要娶我!他若死了,我便陪着他。”

    “……”

    上官清越心头倏然一疼,声音也哽住了。

    “鸿雁,他一直……都不喜欢你啊,你又何必这么执着。”

    这一直都是上官清越想问的问题,有的时候见南宫鸿雁为了百里不染,毫无条件,毫无要求的付出,她都为南宫鸿雁感到伤心和难过。

    “没关系,我从没要求他什么!要嫁给他,做他的女人,也是我自己的意思。”

    南宫鸿雁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也没有什么温度,但就是那么倔强地执着。

    “他答不答应,我都是他的人,一辈子……只是他的人。”

    南宫鸿雁转身走了,背影决绝,没有任何的犹豫。

    上官清越被留在这个黑洞洞的房间里,浑身上下都不能动,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窗外卷起狂风,一阵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无情拍打破败的窗棂。

    上官清越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还是没能冲开穴道。

    胸口内的疼痛更加剧烈,腥甜的味道依旧在喉口的位置缠绕,她用力的吞咽下去。

    闭上眼睛,眼前都是殷红的鲜血,还有君冥烨刺入哥哥胸膛狠狠一刀,将哥哥推下悬崖的场景。

    上官清越吓得猛然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喘息,额上已经一片潮湿的汗水。

    “我还是不相信,那是真的……”

    “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对我……”

    “我不相信……”

    眼角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掉落下来,湿了枕头。

    青五找到这个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青五进来,就给上官清越解了穴道。

    上官清越一阵咳嗽起来,胸口疼的愈加离开,她也顾及不上。

    “找到哥哥了吗?找到哥哥没有……”

    上官清越一把抓住青五,不住追问。

    青五摇了摇头,神色悲痛,“悬崖太深了,现在又下了暴雨,所有的痕迹都被大雨冲洗掉了,悬崖下又有不少掉落的石头,搜寻起来十分艰难。”

    “不过公主放心,陵水派不管如何,一定会找到门主。”

    “还没找到哥哥,你回来做什么!快去找哥哥!快去……”上官清越用力推搡青五。

    “门主生前交代过,一定要保护好公主的安全!现在不管门主生死,青五都不能辜负门主的嘱托!”

    “放肆!哥哥是什么人!怎么会轻易死!剧毒都没有让哥哥死!小小的断崖,岂会要了哥哥的性命!”

    “青五失言,门主一定还活着。”青五惭愧地低着头。

    “冥王呢?你们找到冥王没有!”上官清越赶紧追问。

    “启禀公主,等属下赶到山顶的时候,南宫郡主已经用封印术从冥王的刀下救下公主!但冥王见我们来了很多人,直接逃走了!再……再没见到人。”

    “你也……你也亲眼看到……看到他要杀我?”

    上官清越瞪大一双水眸,一眼不眨地盯着青五,生怕错过青五任何一个微妙的表情变化。

    青五踌躇了一阵,最后还是点点头。

    “不仅青五看到了,陵水派的门人……都看见了。而且,倾城公子,也是被冥王打成重伤!公主……这是不争的事实!”

    青五恨得咬牙,“没想到,冥王一直利用我们的信任,居然是为了要杀害太子!”

    “公主,你不得不相信,冥王终究是大君国人!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毁掉龙珠为太子解毒!在太子和龙珠之间,冥王终究选择了保护龙珠,残忍杀害了太子……”

    真的是这样吗?

    那个男人,终究更爱他的国家一些?

    上官清越瘫在床上,再也不能用任何安慰来找借口,一切都不是君冥烨做的了。

    那么多双眼睛,不会看错,也不会全都联合起来欺骗她。

    更何况……

    她也亲眼所见了啊!

    他曾经不止一次对她说,他对大君国的守护之前,犹如她一般强烈,坚如磐石。

    若换成是她的话……

    只怕也会选择自己的国家!

    可她最最忍受不了他的欺骗,她没有奉献出龙珠救哥哥,当倾城公子将龙珠带走,也是因为龙珠会压制金龙剑的解封,才会将龙珠交给倾城公子。

    即便君冥烨以为她要毁掉龙珠救哥哥,也不应该那么残忍地杀害哥哥!

    尤其他的话里,充满了算计的味道,原来他一直以来,都是有所目的的靠近,从来不曾用过真心。

    上官清越沉痛地闭上眼,高高扬起头,用力深呼吸。

    “找到小南枫的下落没有?”上官清越问。

    “启禀公主,小主子现在就是蓝候王的手中,已经找到藏身之处!不过现在都在忙着寻找门主下落,一时间还空不出来人手去解救小主子。”

    “不用救了。”

    “什么?”

    “蓝候王为了要高位,不会伤害小南枫,唯一要提防的人,只有姜皇后。”

    “可是公主,就算蓝候王利用小主子,当上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