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7:是她太贱!!!

    姜皇后死了。

    整个南云国的朝堂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姜丞相成了整个朝堂官职最高之人,暂时代理朝政。

    姜奉天不服,纠结朝堂上的党羽,和姜丞相强力抗争,两方在宫外发生厮杀,造成两败俱伤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觊觎皇位的人,开始蠢蠢欲动,整个南云国陷入一片动荡当中,人心惶惶,百姓们纷纷向城外逃命,生怕战事一起被牵连。

    然而,谁都没想到,上官少泽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虽然满身重伤,一条腿也几乎废了,走路一瘸一拐,但好歹是活着回来了。

    太子回朝,很快压制住朝堂的动乱,也借着姜氏内讧,轻易掌控了整个朝堂的大局。

    谁都没想到,上官少泽早就和姜奉天联合了起来,将姜丞相一党一网打尽,姜丞相一家全部锒铛入狱。

    姜奉天成功上位,成了护国大将军,被上官少泽加官进爵。

    然而一位已经没有子嗣的大将军,也不过是空有一世荣华罢了。

    姜奉天自然不知道,他二儿子姜邵宁的死,正是上官少泽派人亲自动手,就是为了挑拨姜奉天和姜丞相内讧。

    朝堂上两只老虎内斗起来,上官少泽才能坐享渔翁之利,之后又利用姜奉天要为儿子报仇的心情,暗中收买姜奉天,和姜奉天联合一起对付姜丞相。

    一个无权无势的,空有其名的太子,在父皇驾崩后又几度陷入颓靡不能振作的状态,大家自然疏忽了提防,反倒给了上官少泽一句反击的机会。

    上官少泽的强势回归,轻易压制住了众人,何况又有姜奉天这个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在畔,姜家余党纷纷表决忠心,愿意效忠新皇帝。

    上官少泽表面收了这些人,但在私底下,依旧不断瓦解他们的力量。

    这些姜氏余党这一刻才发现,在他们眼里空有其名的太子,远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很多力量和势力早就在上官少泽的掌控之中,一经爆发便有势如猛虎的力量,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更别说反击,只能一个一个任人宰割。

    朝堂上短短几日,便渐渐稳定了下来。

    上官少泽成为了南云国的新皇帝,蓝曼舞和小南枫也被接入宫中。蓝曼舞被上官少泽封妃,而蓝候王也在上官少泽回归一事上功不可没,成了上官少泽的左膀右臂。

    杨彩怡也被接入宫中,用杨家首富的财力,一直秘密帮助上官少泽。

    而被上官少泽之前重伤的姜婉儿,苏醒过来后,知道父亲以及全家都被押入大牢,三日后处斩,赶紧撑着力气去找上官少泽求情。

    “少泽,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原来你一直……”姜婉儿跪倒在上官少泽的面前,也清楚现在说这个没有任何意义,“我求求你少泽,就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爹娘年事已高,饶了他们一命吧……”

    上官少泽面无表情地看着姜婉儿,他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太医正在为他处理,但伤口还是溃烂发炎。

    “少泽……”

    姜婉儿跪着向前爬,泪流满面地哭着,“算我求求你了好么……你饶了我的爹娘吧……”

    “我们什么都不要,被贬为庶人就好……我们回乡,再不回来皇城……饶了他们一命好吗……”

    “少泽……你就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我背叛我爹和姑母,给你通风报信,难道也换不来你的网开一面吗?”

    上官少泽终于看向姜婉儿,“我已经对你网开一面,所以你才能跪在这里与我说话。”

    姜婉儿从来没想到,上官少泽竟然能绝情至此,而往昔的温情脉脉竟然已不复存在。

    “少泽……”

    “朕现在是皇上!”上官少泽口气霸冷。

    姜婉儿倒抽一口冷气,脸色煞白,“你……皇上的意思,终究不肯放了我的爹娘?”

    “谋朝篡位,罪大恶极!”

    上官少泽缓缓俯身下来,一张俊美脸颊,冰冷犹如刀削。

    “何况你的父亲,涉及谋害先皇!如此重罪,岂能轻饶!但看在你不知情的情分上,我们也是夫妻一场,朕饶你一命。”

    姜婉儿整个人都瘫在地上。

    上官少泽邪佞地勾唇一笑,“忘了告诉你,朕有意封你为后!姜氏,总不能一下子就从南云国绝灭,总还要有个高位的人,彰显一下姜氏曾经的风光!”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后?亲人父母都死绝了,我还要那皇后做什么……”姜婉儿痛哭着。

    “你不是一直都想做皇后?你的姑母,你的父亲,不也一直都想你成为皇后?一国之母!朕成全你们!免得天下人说,朕登基为皇,抛弃糟糠。”

    姜婉儿绝望地看着他,“你在报复!!!”

    “对!”上官少泽咬牙贴近姜婉儿,“我要让天下的姜氏亲眼看着,害死我父皇母后还有妹妹的姜氏,如何从这个世上一点一点绝灭!”

    姜婉儿在父母亲族被送上断头台的那一天,被册封为皇后。

    上官少泽还带着姜婉儿亲自去刑场监斩,姜婉儿在去刑场的半路时疯了,又哭又笑,疯癫地冲下凤辇。

    一众宫人赶紧围上去,将姜婉儿擒住,然后塞回轿辇之中。

    姜婉儿指着不远处的牡丹阁,那个曾经辉煌一时现在已经门可罗雀的牡丹阁大声嘶喊。

    “少泽……婉儿想你……少泽,你回来……”

    “少泽,你回来啊少泽……”

    上官少泽一脸冷漠地坐在龙辇上,脸色如冰,眼色如霜,毫无一点温度。

    “少泽,你回来啊……婉儿想你……”

    上官少泽看着遥远的前方,前方不远处就是刑场了,那些害死他所有亲人的人,很快就要血洗断头台,为他们的罪行赎罪。

    父皇,母后,小越,我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