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8:可找到尸身了?

    南宫鸿雁没想到,百里不染居然用这样的语言来伤害自己。

    是她太贱?!

    真的是她太贱?

    南宫鸿雁想为自己笑上一笑,却不管怎么努力都笑不出来。

    最后,她只能叹息一声。

    “你与其在这里要死要活,不如去将公主的尸身找回来,让公主入土为安。”

    “找回来尸身,她就能复活了?”百里不染一阵苦笑,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看向面前的上清老人。

    “你不是说你的封印术很厉害?君冥烨抱着美人儿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也只能封印她的尸身不腐?你倒是救她的命啊!”

    “她命数已尽。”上清老人惭愧道。“我之前提醒过她,不能用金龙剑。”

    “狗屁!命数已尽?呵!好啊,你算算我的命数,什么时候结束!”

    “你非要这个样子!难道她就能活过来!”南宫鸿雁喝道。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看着我做什么!我想活就活,想死就死!谁都别管我!!!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百里不染低吼一嗓子,指着南宫鸿雁又道。

    “离我远点!滚远点!!!”

    南宫鸿雁咬住嘴唇,颤抖得犹如秋风落叶,再强硬的心,也再承受不住百里不染一次次的攻击。

    “你到底要怎样……”南宫鸿雁的声音哽咽了,“你不去找回公主的尸身也就算了,与其在这里自暴自弃,不如去帮她保护两个孩子!”

    南宫鸿雁的话,不经意触碰了百里不染的心,他一双漆黑的眸子,终于有了一点光亮,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

    百里不染赶紧从身上找到上官清越当初写给君冥烨的信,还让他转交给君冥烨。

    那封信上,写了两个孩子的身世,告知君冥烨孩子正是他的血脉。

    百里不染仰头大笑起来,一把将已经有些褶皱的信件团掉撕碎。

    “我让你一辈子都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谁的骨肉!!!”

    “你杀了她,我也要让你悔恨终身!!!”

    南宫鸿雁见百里不染终于有了情绪,赶紧乘胜追击,“你不想为公主报仇?就让公主莫名惨死?”

    “冥王到底为何刺杀公主,你就不想弄清楚?如果你死了,谁来为她报仇,弄清楚真相?除了你……”

    南宫鸿雁的声音哽咽了一下,“这个世上,还有谁,会管她的死活?”

    南宫鸿雁的眼角,微微有些泛红,晶莹的水雾盈盈闪闪,似随时都会掉落下来。

    “陷害公主多次的大君国太后还活着,你难道就不怕她……会对公主的孩子不利?你不去保护她的孩子……这个世上,还会有谁去保护那一双儿女?”

    百里不染妖冶的眸子中,渐渐变得更加明亮。

    “君冥烨!我会杀了你,为美人儿报仇!!!君冥烨!!!你必须去死!!!”

    南宫鸿雁见他这个样子,漠然转身,脚步沉重地走了出去。

    上清老人很担心南宫鸿雁,便赶紧跟着出来。

    身后的房间里,还能传出来百里不染的嘶吼声,震耳欲聋,撕心裂肺。

    “君冥烨,我要你十倍百倍地偿还———”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莺歌叹息一声,眼圈泛红。

    倾城公子也叹息一声,“好歹有了目标,不会再寻死了。”

    莺歌这才明白,“南宫郡主方才的一番话,就是为了刺激百里门主,让他能够振作起来?”

    “万念俱灰,让一个人生不如死,不管是恨也好,怨也罢,总要有个念头,才能活下去。”倾城公子道。

    看向不远处站在梧桐树下的南宫鸿雁,她孤清的背影,那么孤单又苍凉。

    看着心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寻死觅活,对于南宫鸿雁来说,该是多么的心痛。

    倾城公子摇摇头,又是怅然一叹,“寂寞梧桐伴孤灯,一梦醒来终成空。”

    倾城公子问莺歌,“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莺歌抓紧手中的剑柄,“我要去找到公主的尸身,然后……守在公主墓前,一生不离。”

    莺歌又问倾城公子,“你有什么打算?”

    “皇上的状况现在虽然稳定了,但剧毒终究未解!我要留下来,继续寻找为皇上解毒的办法。”

    接着,倾城公子又道,“等皇上的情况稳定下来!我会去大君国,寻找到公主的两个孩子,为他们医治好身体。”

    上清老人走到南宫鸿雁的身边,似有话要问,终究选择沉默。

    莺歌转身去问南宫鸿雁,“南宫郡主,你有什么打算?”

    南宫鸿雁抬眸,看向头顶上方茂密的梧桐树,脸上表情似笑非笑。

    上清老人见南宫鸿雁不说话,摇摇头,叹息一声,回房间去收拾东西去了。他也应该和叶少轩回青峰山了,无底崖下的无光之地,还需要他去守护。

    等上清老人收拾好东西,再出来的时候,南宫鸿雁走了过去。

    “上清老人,我和你一起走。”南宫鸿雁道。

    上清老人没想到,南宫鸿雁会这般轻易答应,“丫头,你要知道……一旦去了,只怕今生……都不能再回来了。”

    南宫鸿雁回眸看向百里不染的房间,清凉的目光里,隐约浮现深深的不舍,最后全部的情绪又渐渐冰封,再没有任何温度。

    “我知道。”她道。

    上清老人有些不忍,“你当真?”

    南宫鸿雁仰头看向遥远的天空,有一片一片的飞鸟飞过,她笑着,目光空洞。

    “天大地大,我已无处可去,只能去不见天日的地方,度过余生了。”

    南宫鸿雁已经心灰意冷,而她也只执着一个念头,就是成为百里不染的女人。现在也终于明白,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她终于还是放弃了

    上清老人叹息一声,“都是宿命啊。”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