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39:王妃,别不识趣

    翎儿带人去了青峰山的无底崖边。

    她通过线报听说,上官清越的尸身,现在就保存在无底崖下的无光之地中。

    那里寒冷至极,万物不腐,不过在那一片无光之地,也没有任何一个活口。

    但凡接近无光之地的生物,皆在靠近之事,化成一座永远不会融化的冰雕。

    听说,上官清越的尸身就放在一个水晶棺墓内,保存在无光之地中。

    自然,送上官清越棺木去无光之地的人,也都跟着陪葬在了那里,一个都没有活着出来。

    翎儿也是从一个知道一点风声的人那里,听来的只言片语。

    望眼天下,想要保存好上官清越尸身的地方,也只有无光之地了。

    但翎儿想不通,君冥烨一直保存上官清越的尸身做什么?

    人都死了,不应该早些入土为安?

    翎儿在身上系上绳索,打算亲自下去一探究竟。

    叶少轩带人赶来,“无底崖,绝无活口,谁都不能下去!”

    “就算是死,我也要探清楚真相。”翎儿坚持。

    “我说没有,便是没有!我是青峰庄的庄主,根本没有听说,冥王将公主的尸身保存在这里。况且,冥王也没有机会再靠近无底崖!”

    “无底崖根本没有路!”叶少轩的话,还是不能让翎儿放弃。

    “就算公主现在不在无底崖之下,我也要下去看一眼。”

    “你下去,就会成为一具死尸。”叶少轩看向翎儿身上长长的绳子,“你以为,就凭借你这一根绳子,就能到无底崖?无底崖深不见底!”

    “深不见底也终究有底!如果这根绳子不够长,我便再接,还不够长,我就继续接!”翎儿道。

    “你怎么这么固执!就算你到了无底崖下,你也不能活着出来!就算你知道公主到底在不在下面,你也不能将消息送上来。”

    翎儿一笑,仰着头,“我已经对上面的人交代好,我死在下面,他们就将绳子拽上来,若我的手指是一,便表示公主不在下面!若我的手势是二,就说明公主的尸身在下面。”

    叶少轩气恼,“我说不在,便是不在!谁都不许接近无底崖!”

    “你总不能阻止人跳崖吧!”翎儿说着,就要跳下去。

    叶少轩一个翻身,一把拽住绳子,直接将翎儿拽了上来。

    翎儿用力挣扎,叶少轩几个翻腾,将绳索紧紧捆住翎儿,好像被蚕蛹包裹的茧。

    “你放开我!”翎儿大声喊。

    “来人!将无底崖保护起来!任何人不得靠近!”叶少轩下令。

    自此,无底崖的周边都是青峰庄的门人把守,任何人都不得靠近无底崖分毫。翎儿一次次地使尽手段想要跳下无底崖,都被叶少轩机智发现,最后翎儿只能无功而返。

    翎儿站在一个一袭白衫的男子面前,男子却面朝苍山绿水,背对翎儿。

    “少爷,翎儿无能。未能探听清楚,公主现在到底是否在无底崖下。”

    男子把玩手中玉骨折扇,没有回头,只是微乎其微地叹息一声。

    翎儿赶紧单膝跪地,“翎儿一定还会想办法跳下无底崖,印证情况。”

    男子摇摇头,“不必了。”

    “少爷?不想找到公主了?”

    男子沉吟一声,“冥王为何?”

    “少爷是说,冥王为何保存公主的尸身?而不让公主入土为安?”

    男子轻轻点头,清风拂过,吹起他墨黑的长发,隐约露出一张白皙俊美的脸庞。

    “翎儿也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公主已经去了,就应该让公主入土为安才对,为何要将公主的尸身保存起来?”

    “不过,翎儿觉得,冥王将公主的尸身若隐藏在无底崖,也没人再能找到公主的尸身了。公主只能一个人,百年千年地在那里。冥王为何这般对公主?公主已经死了啊……”

    翎儿不禁悲从心生,眼角泛红。发现失言,赶紧低微地低下头。

    白衣男子沉默良久,又是一声低吟。

    “传说,龙珠拥有重生的力量。”

    翎儿猛地抬头,“少爷是说……”

    那白衣男子转过身,清风荡起他的一头长发,露出他面若秋月的一张俊脸……

    书裕。

    “少爷是说,冥王想要复活公主?怎么可能!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啊!死了人,怎么可能复活!”翎儿完全不相信这个说法。

    书裕一双温润的桃花眸,渐渐暗淡下去。

    “是啊,纯属无稽之谈,怎么可能相信这种荒谬之词。”

    “少爷……”翎儿担心地看着他,“您也不要太伤心了。公主她……也不会希望看到您伤心难过的。”

    “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到办法,即便不能再救她,我也要……”书裕的声音,轻轻哽咽了一下,“保护那一双儿女周全。”

    ……

    君冥烨在王府里整日以酒买醉。

    自从从南云国回来,他胸膛上因为上官清越一剑的伤口,本已愈合,却还是落下时常心痛的毛病。

    他整个人都懒于打理,下颚生了一层泛青的胡茬,整个人颓废又萎靡。

    云珠几次试图想要劝他一劝,都被轻尘挡在门外,不许靠近君冥烨的寝殿。

    云珠焦急地站在外面,满面忧伤。

    “她死都死了,你还这般萎顿不振作何?”云珠呢喃一声,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云珠身边的贴身丫鬟翠儿,赶紧搀扶住云珠,低声安慰。

    “王妃,您也不要太难过了,冥王过了这一阵子,就会好起来的。”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