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0:不会让你地位岌岌可危

    季贞儿终于在昏暗的角落里找到了君冥烨。

    他坐在地上,一手撑着一个倒地的酒坛子,一双深黑的眼睛,半睁半眯,似睡非睡,似醉非醉,犹如失去了灵魂的一副躯壳杵在那里。

    季贞儿向前走了两步,缓缓停下来,头上珠钗一阵摇曳,环佩叮咚。

    “冥烨……”

    季贞儿声音很低很低地呼唤一声。

    君冥烨毫无反应。

    季贞儿心口一疼,“这才多久的时间,你就将自己糟蹋成了这个样子。”

    季贞儿擦了擦潮湿的眼角,走过去试图搀扶君冥烨起来,他却在原地一动不动,季贞儿根本搀扶不动。

    “冥烨!”

    她又呼唤一声,君冥烨还是全无反映。

    “你到底要这个样子到什么时候?现在南北两国战乱已起,你难道连一直守护的家国都不顾了?就因为一个女人,将自己祸害成这个样子?”

    君冥烨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好似根本听不见她说话。

    季贞儿死死咬住嘴唇,索性任由他坐在地上。

    “我不管你伤心,还是难过,你总要为我们的孩子想想出路!”

    君冥烨空洞无光的视线,看着眼前的空气,没有任何焦距。

    “我总不能一直将一个孩子藏在宫里,我想到了一个好一些的办法……”季贞儿声音轻轻一顿,扫了一眼外面,见没人偷听,这才道。

    “我会将孩子给云珠,说是冥王妃的孩子,养在你的身边。有个孩子在你身边,你也能快些好起来。”

    “你说,这样可好?”

    君冥烨还是不说话。

    “难道在你的心里眼里,就只有那个女人?她死了,你也跟着生无可恋?你还活着!你的生活还要继续!你还有你要守护的国家!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你……”

    “还有我啊冥烨!”

    季贞儿哭了起来,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地沿着脸颊滚落。

    “冥烨……你到底要如何,才能好一点过来?”季贞儿蹲在君冥烨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君冥烨的手臂,用力摇晃他。

    君冥烨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季贞儿也终究不忍心一直逼迫他,“好!你就这个样子吧!我给你时间,让你慢慢好起来!等你缓过神来,我希望你能恢复之前的冥烨!彻底忘记那个女人。”

    季贞儿起身,走出大殿。

    秦嬷嬷凑上来,低声问季贞儿,“太后,冥王怎么样了?”

    太后叹息一声,“还是那个样子!话也不说一句,呆呆傻傻的。”

    秦嬷嬷叹息一声,“这该如何是好!太后,您得想想办法,人都死了,冥王不能把自己给糟践坏了呀!”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太后,您没有办法,也得想办法啊!这个时候,正是冥王需要人的时候,您一直陪在冥王身边,冥王才能忘记那个死人!才能更快从悲痛中走出来。”

    “你也说了,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哀家和一个死人争什么!”季贞儿的脸上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

    “那个贱人,总算死了!现在不管冥王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着急。毕竟她已经死了,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呵呵……”

    季贞儿唇角的笑容变得更深,“来日方长,急什么。”

    “今后的日子,都是哀家和他的日子!再没人搅乱属于我们的平静。”

    季贞儿回头看向大殿方向,眼底泛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笃定。

    云珠见太后出来,赶紧笑着迎上去。

    “太后娘娘,冥王他……”

    季贞儿扫了云珠一眼,神色低沉,云珠吓得身心一紧,赶紧低下头,毕恭毕敬什么都不敢乱说。

    “你跟哀家过来。”

    季贞儿和云珠去了偏殿,周围都有人把守,里面的谈话也不会有丝毫风声传出去。

    云珠跪在季贞儿面前,等了半晌,季贞儿也不开口,只是安静饮茶,云珠终于出了一头的细汗。

    云珠也预感到,太后一定是要和她说什么严重的话题,心下也愈加惴惴不安。

    终于,在云珠跪得双膝酸软的时候,季贞儿终于放下茶碗开口了。

    “云珠,一直以来,你也没能为冥王添个一男半女。”

    云珠身子一软,赶紧稳住跪姿,“太后娘娘的意思是……”

    云珠可不相信,太后会希望她和冥王生个儿女出来,太后的心思,云珠早就一清二楚,太后也深深爱着君冥烨啊!

    太后怎么会希望,她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只是太后的话,好似很惋惜。

    难道要废黜她的王妃之位?

    “太后娘娘,云珠对您忠心耿耿!冥王对妾身确实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兴致,看都不看妾身一眼。”她根本没有靠近君冥烨的机会,如何给君冥烨生孩子。

    “哀家不妨和你直说!哀家要将一个孩子过继到你的膝下,让冥王和你之间有个孩子,或许冥王也能对你缓和一些态度,从而也能稳住你在王府里的地位。”

    云珠惊讶抬头,没想到太后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要怎么做……”季贞儿拖着长音,“云珠你很聪明,应该知道如何揣度哀家的心意。”

    云珠努力揣度许久,这才试探地低声说,“妾身定当……定当将那孩子视如己出。”

    云珠见太后笑了,这才长长地松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

    云珠不知道太后要将谁的孩子过继到自己的膝下,但太后提出来,定是要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疼爱,却对外也只能说是她和冥王的儿子,绝对不能泄漏出去。

    云珠这个道理还是懂得的,否则太后也没必要秘密单独找她谈话。

    云珠也很懂得分寸,没有问那个孩子的来历,也没有问那个孩子的生身父母是谁。

    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生的粉雕玉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