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1:能杀我的时候再来

    季贞儿终于找到了小无极和小无央的藏身之处。

    大批的刺客潜入进去,与守护院子的侍卫厮杀起来。

    秋红和几个高手影卫拼命保护小无极和小无央,整个院子陷入一片打斗之中。

    来人通报君冥烨,正在喝酒烂醉的君冥烨,当即冲出冥王府,身影一闪直奔两个孩子的藏身之处。

    君冥烨的长剑挥舞,一阵乱飞的剑花,扬起一道道喷渤的血光,染红了整个沉寂的夜晚。

    所有的刺客都已经被擒,君冥烨还是冲上去,将所有的刺客一刀一刀刺死,一个活口不留。

    秋红捂住受伤的手臂冲上来,“王爷!不留下活口,如何知道,是谁所为?”

    君冥烨冷寂的脸色上,没有任何温度,犹如一块千年寒冰一般。

    君冥烨的冷眸,看向房间内,一直啼哭的两个孩子。

    秋红赶紧说,“王爷,两位小主子都没事!只是受到了惊吓。”

    君冥烨这才稍稍松口气,冷萧的脸色也稍微好转一些。

    君冥烨站在一片尸体血泊中,黑色的身影在风中屹立,长袍翻飞,墨发张扬,任谁在他面前都不禁虔诚臣服。

    秋红犹豫一下低声说,“王爷……您要不要进去看一看,……两位小主子?”

    君冥烨的脚步,隐约有迈进去的冲动,最后又停止下来。

    君冥烨倏然转身而去,黑色的身影小时在浓黑的夜色里。

    君冥烨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秋红也不知道如何安排接下来的事。院子里的侍卫和影卫,已经损伤大半,万一再有刺客来犯,只怕不能完好保护两位小主子。

    君冥烨没有回冥王府,而是趁夜直接入宫。

    季贞儿已经睡了,宫人拦着君冥烨,他还是硬闯进去,一脚将紧闭的殿门踹开。

    季贞儿慌乱从床上爬起来,房间里灯火暗淡,她看不清楚君冥烨的脸色,只是看到他高颀的身影出现在她的寝宫之中。

    长夜漫漫的时候,他竟然来了,季贞儿心下一喜。

    她只是穿着一件抹胸的长裙,起身下床,连一件外衣都没有披,香肩裸露,长发披散,柔媚又撩人。

    秦嬷嬷见状,赶紧让宫人们退下去,命所有人不得过来叨扰。

    秦嬷嬷悄悄将大殿的门关上,偷偷一笑,“太后娘娘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这个日子。”

    “冥烨……”

    季贞儿媚眼如丝,当看清楚君冥烨脸上缭绕的怒火,还有那一双冰魄般的眸,她心口重重一沉。

    “冥烨?”

    季贞儿的话音刚出口,君冥烨一把扼住季贞儿纤细的脖颈,直接将季贞儿从地上提了起来。

    “……冥烨!”

    季贞儿大惊失色,一双眸子瞪得老大,眼底也因为空气的憋闷泛起一层血丝。

    她吃力的挣扎,吃力地喊着。

    “冥烨……你做什么?放开我啊,冥烨……”

    君冥烨的大手依旧逐渐用力,深黑的眸子里,迸射出一层骇人的杀气。

    “是你,对不对!”

    “冥烨……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季贞儿痛苦地皱着眉心,一双眼底泛起晶莹的水色,无辜又纤弱,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疼。

    “是你对不对————”

    君冥烨低吼起来,狂暴的怒气,犹如一阵狂风。

    秦嬷嬷听见房间内的动静,赶紧推门进来,见君冥烨正扼住季贞儿的脖颈,吓得赶紧跪地哀求。

    “冥王饶了太后吧!冥王千万不要伤了太后啊……”

    “冥烨……你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啊……”

    “还不肯承认!”

    君冥烨咬牙,大手继续用力,隐约已经能听见季贞儿骨头断裂的声音了,季贞儿的脸色已经变成一团黑紫,气息越来越薄弱,也终于感受到了死神迫近的气息。

    这个时候,君子珏大步冲进来,赶紧一把抱住君冥烨。

    “皇叔!你做什么!怎么能伤太后!快点放手!”君子珏大声喊。

    一大群侍卫冲进来,赶紧将季贞儿从君冥烨的手中救下来。

    季贞儿靠在秦嬷嬷的怀里,瘫坐在地上,捂住疼痛不已的脖颈,大口大口地喘息,脸色一片煞白。

    君冥烨用拳头将面前的侍卫一个一个打开,仍旧有不少的侍卫冲上来,挡在季贞儿面前。

    “皇叔!”

    君子珏大呼一声,再次冲上来,一把抱住君冥烨。

    “你冷静一点!”

    君冥烨用力挥开君子珏,却没能推开。

    君子珏死死抓着他不放手,“皇叔!一定是因为王妃薨逝的事,受了刺激,已经疯了!竟然夜闯皇宫行凶!快点去找太医过来!”

    君子珏也是在为君冥烨开脱。

    季贞儿现在毕竟是太后,身后还有很多老臣支持,势力在朝中非同一般,随意伤害太后,那可是死罪!

    况且现在的君冥烨,已经在朝中引起诸多不满,那些个嫉恨君冥烨的人,现在都开始递本子,要参上君冥烨一本。

    君子珏将那些奏章都挡了回去,其中林丞相的态度最为坚决,一直在找君冥烨的罪证,要给君冥烨定罪。

    君冥烨愤恨地指着季贞儿,“那两个孩子,再有任何闪失,我一定让你活着,却恨不得死了。”

    他说的几位恐怖恶毒,吓得季贞儿的脸色又惨白了一分。

    “冥……冥烨……你在说什么啊……”

    “别给我装糊涂!!!!”君冥烨嘶吼一声。

    “从今天起,院子里的守卫,我会全部撤掉,若两个孩子再有任何意外,你的死期,也就到了。”君冥烨一双眸子都在泛红。

    季贞儿整个人都瘫在秦嬷嬷的怀里。

    君子珏这才明白,原来是因为小无央和小无极,君冥烨才会这般失控。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