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2:疼痛清晰入骨

    现在整个天下的人都传,大君国的当朝太后娘娘,真心当冥王的两个孩子是自己的亲孙儿,不但派人亲自看守保护,还时常亲自纡尊降贵前去探望。

    酒坊里的人,喝醉酒后,也会说几句浑话。

    “冥王的两个孩子,不会其实是太后和冥王偷偷私生的吧!”

    “你这么说来,倒是有几分可能!天下人都说,冥王被美人迷惑,最后还不是亲自动手杀了王妃,为我们大君国除害!”

    “当时也只是说,前王妃那个妖女为冥王诞下一对龙凤儿女,说不准前王妃只是给太后娘娘做了幌子。”

    “什么宠爱王妃如命,不过是为了掩盖冥王和太后之间的奸情吧!”

    “看来那两个孩子,就是太后和冥王的私生子了……”

    “哈哈……”

    一群人哄笑起来。

    这么多年在大君国,冥王和太后季贞儿之间的传闻从来没有停止过。

    季贞儿听见坊间的流言蜚语,却是笑了。

    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什么人言可畏了,说的人越多,不是事实也会成为事实。

    朝中大臣纷纷上奏,表示要将那两个孩子雪藏起来,再不要再世人面前露面,丢大君国皇族的颜面。

    君子珏面对如雪片一般的奏章,也只是选择了折中的办法,就是那两个孩子养在外面,不再入冥王府便是。

    但两个孩子享受的却是皇子和公主般的待遇。

    群臣见皇上退步,也只敢怒不敢言。何况太后还在从中斡旋,不让任何人再伤害那两个无辜幼儿。

    百姓们不知道实情,以为那是冥王的孩子,朝中不少人可知道,那两个孩子是上官清越和别的男人的野种,但见皇上和太后不予处理,也只能不再提及此事了。

    云珠却不能忍,再次入宫面见太后。

    “太后娘娘,那两个孩子在一天,纸终究包不住火啊!”云珠生怕君冥烨知道,她当初设计上官清越的事。

    凭借君冥烨现在对上官清越痴情的势头,只怕会一剑刺死她。

    季贞儿高坐在凤座上,沉吟稍许道,“云珠,哀家告诉你一件事吧。”

    “什么事?”

    “刺杀那两个孩子的人,确实不是哀家。”

    云珠皱眉,不知道太后想说什么。

    “之前,哀家也以为,刺杀那两个孩子的人,是哀家派出去的杀手。但后来才知道,哀家派出去的杀手,还未曾动手,便已有人先了一步潜入院子刺杀。”

    “太后……”云珠还是十分困惑。“会是谁?还想杀了那两个孩子?林丞相?”

    季贞儿摇摇头,“林丞相的目标现在只有冥王,怎么会费力去刺杀两个孩子。”

    “那是谁?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视那两个孩子为敌?若说朝中大臣,也不应该,他们对那两个孩子只是不能容忍,还没到想要杀了他们的程度。”云珠道。

    “哀家也是想了好几日,才渐渐想明白,是谁下的手。”

    “谁?!”

    季贞儿的身体缓缓前倾,更靠近云珠几分,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云珠娇俏的脸颊,害得云珠一阵心慌,赶紧低下头。

    季贞儿的朱唇,缓缓开启。

    “是冥王自己。”

    “什么?!冥王!”云珠大骇。

    “怎么会是冥王下的手?院子里守护那两个孩子的人,都是冥王手底下最值得信赖之人!还有秋红,那可是从小就跟在冥王身边的婢女!冥王一直都很疼护秋红,那可是冥王母妃留下来的婢女啊。”

    云珠还是一脸的吃惊,“太后娘娘应该知道,秋红在王府里可是顶半个主子!就算是我见了秋红,也要敬上三分!秋红在这件事上,差点丧命,听说当时若不是秋红怀里揣着一块玉,那一刀就直接取了秋红的性命了!秋红在床上躺了好几日,才能下地。”

    季贞儿扬起臻首,“所以说,他真的很可怕。”

    季贞儿抓紧一双手,“我们都知道,他很喜欢那个贱人,他都能亲自动手杀了那个贱人……可见他的心,有多狠。”

    云珠摇摇头,“妾身实在想不通,冥王这样做的道理。”

    “哀家起初也想不通,但现在想通了。”

    云珠想了一下,渐渐略有恍悟,“难道冥王就是想要……现在的结果?”

    “没错!冥王在逼迫哀家亲自出面,保护那两个野种!”

    云珠身体一晃,瘫跪在地上。

    “冥王当时不下手狠绝一些,谁会相信,那些杀手是哀家派出去的人!冥王一个活口不留,将所有的刺客斩杀,便是要掩盖那些杀手其实是他手下的事实。”季贞儿缓缓咬着牙。

    “王爷他……”云珠声音都细弱了。

    “换言之,他用他手下人的性命,换来了两个孩子平安长大!这笔帐,他算的很好,一点都不亏。若不如此,他担心终有一日,会百密一疏。”

    “云珠,这回你可懂了?”

    云珠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难道太后娘娘,真的打算就这样了?一直保护那两个孩子下去?任由他们长大成人?”

    季贞儿朱唇一勾,“你当时没有在南阳城,你自然不知道,倾城公子为两个孩子诊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倾城公子说,这两个孩子,虽然现在脱离了危险,但终究活不过……五岁。”

    最后两个字,太后咬的十分清晰,随后仰头笑起来。

    “与其哀家亲自动手,被冥王一直记恨,倒不如再等个几年,等那两个孩子,自己不治丧命,万事大吉了。”

    “太后娘娘等的起,可妾身……等不起啊!”

    季贞儿一拍桌子,“你急什么!还没到最后关头,就算到了最后关头,你还有哀家护着!”

    云珠真心想说一句,“只怕到那个时候,太后都不能自保,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