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3:她尸身不见了!

    上官清越的心口,传来一股清晰无比针扎的疼痛。

    眼前的景象,不再是那个断崖,也不再能看到纳兰沉鱼和南宫楚俊,也再没有宝儿浑身是血的凄惨画面。

    眼前白茫茫一片,似乎有一个人,在对她讲话。

    “如果让你重来,你可愿意?”

    上官清越一脸迷茫,赶紧四下看看,却什么都看不见。

    四周只有白蒙蒙的一片雾气缭绕,也不知道那声音到底是从什么方向传来。

    “如果让你重新来过的话,你选择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那声音好似女人,也好似男人,玩味地问着她,也似在审读她的内心。

    上官清越皱起眉心,“重来?”

    “这一生,你是拥有唤醒龙珠力量的圣女,拥有一次重生的机会!”

    “可我的心,已经碎了。如何重生啊!”上官清越苦涩一笑。

    她抬手抚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胸口,那里面的心,正是被君冥烨的一剑刺碎,死去。

    “你的血可以唤醒龙珠,龙珠受过你血的滋养,倒是可以化成一颗你新的心。”

    上官清越依旧一脸迷茫,“重生?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就要看你的选择了。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这一道声音,渐渐飘远。

    上官清越知道,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就要失去了,她赶紧大声唤住这个说话的人。

    或许,说话的本不是一个人,而是她自己的一种思想。

    “你还有什么疑虑?”

    “我……真的可以重生?”

    “机会只有一次,也只有这一瞬,全看你如何选择。”

    “我……”上官清越迷茫了,她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我真的可以重生?”

    “是。”那声音顿了顿,接着道,“只看你想选择,在什么时候重生了!你可以选择,在你死之前,也可以选择,在你嫁入大君国之前。你也可以选择在你母后薨逝的时候……”

    “不!”上官清越忽然大声喊。

    “那么你想选择在什么时候呢?”

    “我要选择在……”上官清越抓紧拳头,目光变得十分有力坚定,“我的孩子五岁之前……”

    她再也忍受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在面前的痛苦。

    若说那个世间还有什么牵挂,就只有她的一双儿女了。

    不管他们是谁的孩子,终究是她的孩子,她身为母亲誓必要保护他们周全,绝对不能让前世的悲剧再次重演。

    那声音似乎松了一口气,“去吧!”

    上官清越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直接将她卷走,而她也如一片风中落叶,不知要飘向何处,在风中一阵天旋地转……

    耳边再次传来那道飘远又模糊的声音。

    “前世的怨恨,早已注入你的灵魂,但愿你们相爱相杀的命运,能在这一世终结……”

    “选择未来,总比你选择过去更好,但愿这一世,不要再重蹈前世悲剧……”

    上官清越觉得自己听清楚这些话了,但只是转念的瞬间,便又统统都忘记,再想去回想,却已然不知道那声音到底对自己说了些什么话。

    上官清越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渐渐有了一些知觉的时候,只觉得周身都好冷好冷。

    四周好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只能感觉现在是一个呵气如冰的冬天。

    她费力地爬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是醒来了,还是处在一片梦境之中,只知道眼前一片漆黑,什么光线都没有,也什么都看不见。

    她试探地向前摸索,还是什么都摸不到,只有触手可及的冷空气。

    她头脑一阵昏眩,又再度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在上官清越的眼前,浮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绷紧的神色冷酷漠然,是他的狠绝无情,那一双狭长的幽深黑眸,桀骜自大永远都是目空无人!

    而那一对紧抿成一线的唇,那微微勾起的唇角,永远张扬着邪佞的残暴……

    君冥烨。

    他的样子,一直深深镌刻在上官清越的心底,然后深深地痛恨!

    他那一剑刺得有多深,她这一生便有多恨他!

    终有一日全部偿还!

    ……

    五年后

    无底崖发生变故。

    原本漆黑一片的无光之地,忽然小时,无底崖下一片通明。

    君冥烨听闻此事,匆匆赶往青峰山。

    夏侯云天也随后赶到,站在无底崖上,一起看着深不见底的无底崖下,都是一脸的吃惊。

    “无光之地怎么小时了!”夏侯云天愤怒又焦急地大吼一声,一双虎目瞪向君冥烨,迸出狰狂的怒火。

    君冥烨不说话,一双黑眸紧紧盯着无底崖下。

    轻尘低喃一声,“如果无光之地消失了,那么公主的尸身……现在正是隆冬还好,若到了春天……”

    君冥烨的脸色都变了。

    君冥烨赶紧让人去找绳子,想办法下去到无底崖下。

    夏侯云天赶紧拦住君冥烨,“你想做什么?她已经安葬在这里,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你还想要对她做什么!!!”

    夏侯云天大声吼着,整张俊脸上都带着一种狂怒和疯癫。

    “这是我的事!你没资格强加干涉!!!”君冥烨嘶吼起来,嗓音里带着一抹遮掩不住的沙哑。

    君冥烨飞出一脚踹在夏侯云天的腹部,直接将夏侯云天踹开。

    当君冥烨清楚看到,无底崖下,居然有一只飞鸟飞了上来,心房猛然一怵,紧紧地绷紧好似僵硬了一般,那一刻都不会跳动了。

    无底崖下竟然有飞鸟穿行,那么就说明,无底崖下已经不再那么寒冷。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