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4:皇上怪病

    君冥烨昏迷数日,都未苏醒。

    云珠带着天儿前来探望君冥烨,坐在床榻边默默垂泪。

    “王爷,妾身带着天儿来探望你了。”

    “王爷,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天儿吧……”

    云珠轻轻握住君冥烨的手,摇了摇。

    躺在床上昏迷的人,依旧全无反应。

    “母妃,嘘,父王在睡觉,不要吵到父王,他会不开心的。”

    天儿仰着小脑袋,稚气又可爱,精致的脸庞也生的十分俊俏。

    云珠一把将天儿搂入怀中,心疼地抚摸天儿。这个孩子越长大,越像君冥烨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儿将君冥烨当成英雄一样崇拜,一直效仿君冥烨的缘故,还是怎样,越来越和君冥烨像一个模子刻出来般相似。

    只是君冥烨对天儿却一点都不亲切,这五年来,见过天儿的次数屈指可数。就连天儿的名字,都是云珠给起的小名。

    天儿都五岁了,还未曾入族谱,直到前几天过年的时候,君冥烨看到房间里的迎春花开了,天儿正好来给他拜年,他一时兴起,给天儿起了一个名字。

    天儿这才有了真正的名字,入了君氏族谱。

    “母妃的天儿,真乖。”

    天儿一笑,“母妃,父王给天儿起了新的名字,天儿日后就叫陌上,不叫天儿了。”

    云珠的心头更是一酸,搂紧天儿,“天儿永远是母妃最疼爱的天儿……”

    云珠红了眼眶,天儿赶紧抬起小手为云珠擦拭潮湿的眼角。

    “母妃不哭,母妃不哭,天儿会乖乖听话,不气母妃。”

    云珠的心头更疼了,抓紧天儿的小手,在唇瓣上亲了两下,“母妃的天儿长大了,知道心疼母妃了。”

    “我要成为父王一样的英雄,保护母妃,保护大君国。”天儿一双黑曜石的大眼睛,黑漆漆的好看。

    云珠咬着嘴唇,抚摸天儿的头,“真是好孩子。”

    陌上……

    君陌上。

    云珠想到了一首诗,吴越王期盼夫人回归,写给夫人的一封信里的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云珠看向床上昏睡的人,那张五官深刻的俊脸,五年的时间并未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一直颓废荒度时日,还是让他看上去沧桑许多。

    他……在盼着谁回来?

    才会给天儿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云珠心痛如绞。

    她帮君冥烨轻轻擦拭脸颊,心中不禁有了一个期盼,“若你能一直一直这样躺着也好,总会让我有些许靠近你的机会,不会再被你嫌弃排斥。”

    云珠叹息一声。

    天儿仰着头,轻声问,“母妃,父王怎么能一直躺在这里!他可是我们大君国的战神!”

    云珠看了天儿一眼,低下头。

    云珠入宫去见太后。

    “王爷去了一趟无底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无底崖下……到底出了什么事?”云珠问。

    季贞儿扶着头,摇摇头,“好像是上官清越那个贱人的尸身被老虎吃了,他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便成了这个样子。”

    “都五年了,他居然还在盼着那个贱人!”云珠恨得咬牙。

    “你也莫急!被吃了也是好事!这回这世间上,再没那个贱人的痕迹了,他承受不住打击,也总比日日夜夜念着要好。”季贞儿道。

    云珠低着头,不说话。

    “都五年了,前段时间,他不是好了很多,也会入宫和皇上下一盘棋!慢慢总会好起来!”季贞儿看似在安慰云珠,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云珠走后,秦嬷嬷凑到季贞儿耳边低声说。

    “太后娘娘,这两年,您都没见过小王爷,您不知道,那孩子长得越来越像冥王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

    “你是说天儿?”

    “是啊!”

    “他们本就有血缘关系,相像一些,也无可厚非。”

    秦嬷嬷笑着赶紧为季贞儿捶腿,“老奴就是想恭喜太后娘娘,如此一来,真相是什么,谁都不会知道了!冥王也定当天儿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会念着太后娘娘为他生过孩子的情分。”

    季贞儿忽然恼了,一脚将秦嬷嬷踹开。

    秦嬷嬷赶紧爬起来跪在地上,浑身战战兢兢。

    “混账!天儿本就是哀家和冥烨的孩子!你方才说的话,哀家就当从来没有听见过!也别再让哀家听见从你的嘴里跑出来!否则,一定割了你的舌头。”

    秦嬷嬷吓得不住磕头认罪。

    近日来,宫里发生一件怪事。

    皇上君子珏得了一种怪病,时常梦游,魏公公每天早上都要带着人四处寻找皇上。

    天气虽然转暖了,可夜里皇上若昏睡在了外头某处,还是很危险。

    “皇上,皇上……”

    “皇上……”

    一大清早,魏公公带着一大群人又开始四处寻找皇上了。

    说来也奇怪,每天晚上皇上的身边都有人守夜看守,可第二天早上,谁都不知道皇上到底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皇上去了哪里。

    “魏公公,魏公公,皇上在那儿!”一个小太监指向御花园偏僻一角的凉亭……

    白色的轻纱后隐现一抹明黄色,君子珏正趴在凉亭的石桌上熟睡。

    “小点声!”魏公公打了下小太监的头,带着众人轻手轻脚地走向凉亭。

    就在此时君子珏已经醒来,半睁着惺忪的睡眼到处寻找。

    当他看到清晨的朝阳,看到凉亭内跪着一群宫女太监,他失望得眸光暗淡,低声呢喃一句。

    “又是梦!”

    魏公公和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

    “皇上,虽然是早春了,天气还是很寒凉,快点移驾回宫吧,小心风寒。”

    “朕怎么会在着?”

    君子珏又看了看四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在寝宫之中。

    “皇上……”魏公公一脸犯难,“您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