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5:封妃——月妃

    君子珏站在那女子的身后许久,恍惚时间都在此刻静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君子珏终于将心底的话,问出口。

    “你到底是谁?”

    “你为何引朕来此?”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试探,生怕自己的声音惊吓到那个女子,破坏了这一方美景。

    女子低头笑起,清脆的声音如铜铃般清灵悦耳。

    夜风卷过,清香散落满园,荷花摇曳,露珠滴落池中砸出叮咚声……

    “我并未引你前来啊!”

    白衣女子那羞涩的声音显得不解,转而,她回过头来。

    “咯咯”一笑声音轻快。

    “兴许这就是缘份吧!”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犹如歌声一般美妙。

    就在她回头之际,借着月光,君子珏终于看清了她的脸,却愣在原地,脸上的笑意瞬间尽数消散,指着那白衣女子惊得双颊泛白,半天说不上话来。

    “你……你……”

    “你是……”

    君子珏惊怔得已口齿打结,“你是……”

    “清越?!!”

    这张脸,这张倾国倾城的容颜,简直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

    一个已经死了五年的人,怎么会忽然出现在皇宫?

    难道?

    遇见鬼了?

    君子珏吓得不禁后退一步。

    五年了,她从不曾出现在他的梦中过,缘何五年后频频出现?

    还是说,他太想她了,才会将别的女子,误以为当成了她?

    其实眼前的女子,很可能不是她。

    他赶紧用力揉眼睛,试图将眼前的女子看得更清楚一些。

    “清越?那是谁?”

    女子一脸懵懂,俏皮地歪着头,眉心微蹙。

    “你……你不是她?”

    君子珏张大双眸,即便揉了眼睛,眼前的女子,还是拥有一张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的脸。

    白衣女子掩住嘴“咯咯”地笑起来,屈膝一礼。

    “小女子名唤花闭月!并不是什么……清越,也不认识她!”

    接着她歪着头好奇地问,“我跟她很像吗?”

    “花闭月?”

    君子珏拧起浓眉,接着赶紧问她,“你在哪个宫里当差?”

    宫里竟然有和清越长得这么相似的女子,他却一直不知道。

    “宫?”

    花闭月指着自己,又“咯咯咯”地笑起来,“我不是宫里人,我住在清城。”

    “你住清城?!”

    君子珏相当惊讶。

    清城距离皇城几百里远。

    “那你……你怎么会出现在宫里?”

    花闭月摇摇头,“我也不知,只是醒来就在这里了。这里是皇宫吗?你又是谁?皇上吗?”

    花闭月一脸的天真无辜,纯净的一双眼睛里,毫无一点杂质。

    花闭月上下打量君子珏的一身明黄,又是“咯咯咯”一笑。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君子珏不可思议地摇着头,忽然眼底染上一层薄怒。

    “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你家里距离京城几百里,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出现在皇宫深处。你又是如何进得来戒备森严的皇宫!”

    花闭月一脸无辜,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没有说谎……”

    忽然,花闭月捂住自己的心口,一脸痛苦,绝美的容颜也皱成一团,无力地瘫在大石上。

    “你怎么了?”

    君子珏赶紧上前一步,却又戒备地站在原地。

    “我……”

    “我又犯病了……”

    花闭月的声音细弱的十分嬴弱,“郎中说,我还只有半个月的寿命……”

    她无力的声音,开始恍惚,匍匐在大石上,再起不来身。

    君子珏顿觉惋惜,一股郁结的气息堵住他的喉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正要弯身扶起花闭月,只觉得眼前的女子,身影越来越淡,几乎能隔着女子的身体,看到她身下隐约的大石……

    君子珏大惊。

    随后,君子珏眼前一黑,砰然倒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待侍卫赶来找到君子珏时,火把照耀下的荷花池已不再有那名唤花闭月的白衣女子。

    君子珏苏醒过来,看到结冰的池面,再没有一朵荷花。

    他问侍卫,可曾见到一个白衣女子,侍卫都摇摇头。

    君子珏赶紧让人加强宫中防范,可还是没发现有可疑之人出入皇宫!

    君子珏开始派人搜宫,将宫里所有人的名谱都找来,他一个一个亲自翻查,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叫花闭月的人。

    那白衣女子,就好像是从天而降,又如空气般在皇宫蒸发!

    自从发生荷花池那件事,君子珏整日忧心忡忡。

    从他经常梦到那个白衣女子开始,发生的很多事都很诡秘!

    他经常在夜里能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清香,而问及他人却是从来都没嗅到过!

    之后他会不知不觉地走出房间……

    若说那白衣女子真的是梦,为什么在他每次醒来时都会在梦中的场景?

    唯独是那白衣女子消失不见!

    荷花池的事就更诡秘了!

    白衣女子说自己是清城花闭月,可为什么她会有一张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的脸?他本就对上官清越有深浓的思念和愧疚,若不是他当年用计让上官清越转嫁给君冥烨,她就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最后连完整的尸身都找不到!

    他一直不肯承认,可在心底不得不承认,上官清越的死,和他有直接的关系。

    在诡异的梦中看到上官清越的脸,他怎能心安理得。

    君子珏为上官清越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以上官清越是和亲公主的身份。

    祭祀仪式完毕后,君子珏也心安不少,再见不到梦中的白衣女子。

    可他又惶惑起来,他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他那么思念上官清越,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