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47:上官清越是谁?

    君冥烨坐在座位上,一直目不斜视,不看任何人一眼,只顾着饮着杯中酒。

    云珠带着天儿坐在君冥烨的身侧,天儿一直很规矩,但也只有在君冥烨面前才这么规矩。

    云珠时不时给天儿夹菜,笛声问天儿想吃什么,目光也会时不时看一眼高位上的皇上和新妃子。

    云珠的心底,也很好奇,那新妃子到底如何美丽,让皇上对其这般痴迷。

    就在大家翘首期盼,君子珏终于挑开花闭月面前的珍珠时,君冥烨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即便高位上的太后,一直默默注意着他,他都不曾看去一眼。

    他今天来参加封妃大典,也只是贪恋这里的美酒,据说皇上会将千日醉拿出来与群臣共品。

    那千日醉可是只有宫里才会有的贡品,据说喝上一杯便可飘飘欲仙如痴如醉,忘记世间所有烦恼,其乐无比。

    君冥烨很想知道,忘记时间所有烦恼,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花闭月面前的珍珠被掀开的那一刻,花闭月双颊羞红,看了满面喜色的皇上一眼,羞赧地低下头。底下传来一片唏嘘声,大家都被花闭月的美貌吸引了目光,不乏有些人竟看得目光呆滞……

    五年的时间,朝中的臣子换了很多新面孔,而最近林丞相因为年迈身体不适,已经告病在家,今日没有前来参加封妃大典。

    望眼朝中,真正能认识花闭月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的人所剩无几。

    但还是有人惊怔的发出声音来。

    “怎……怎……这不是……”

    那人惊大了双眼,吞吐了半晌都未说出完整的话来。

    高位上的太后,皇后,还有德妃,皆是一脸的吃惊,双颊泛白。

    只有云妃云雾不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下腹诽一句,“不就是月妃生的美丽了一些,至于全部这般表情?”

    云妃只听说过上官清越,是一代传奇女子,但从来都没有见过上官清越,当然不懂得当下众人的震撼源于何处。

    君冥烨发现身边的云珠,猛地捂住嘴,脸色煞白。

    君冥烨也终于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位置……

    云珠一把抱住天儿,满面惊恐,浑身不住打颤。

    “母妃,你怎么了?”天儿小声问。

    云珠已经双耳嗡鸣,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高位上的花闭月。

    天儿抬头看向花闭月,笑起来,“好漂亮的姐姐,她生的好美。”

    “母妃,那就是皇表哥的新妃子吗?好美呀!”

    场内的大臣们,看到君冥烨现在目光如炬的表情,都硬生生地倒抽一口冷气。

    夏侯云天已经霍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又赶紧收拾面上的狼狈神色,努力保持镇定,又重新坐下。

    “小月儿……”

    君冥烨呢喃一声,定定地看着花闭月的脸,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夏侯云天见君冥烨站了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君冥烨的眸瞪得如铜铃,幽深的黑眸收紧再收紧,隐现一抹欣喜却又是痛色。

    他薄削的唇抿紧嚅动,忽地站起身正要忘乎所以地奔上主座将那花闭月看得清楚。

    夏侯云天已先君冥烨一步,挡在君冥烨的身前。

    “冥王,皇上的封妃大典,还望自重。”夏侯云天道。

    他也惊讶,也欣喜怎会有人与上官清越长得如此相像,就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但夏侯云天不许君冥烨在皇上面前胡来!

    这几年,他一直与君冥烨明争暗斗,虽还不能将君冥烨驳倒,但他的势力已与君冥烨不相上下!

    夏侯云天相信,终有一日,他会让君冥烨失去一切,包括性命!

    这是夏侯云天五年前,在上官清越死后,立下的誓言!

    他会为上官清越报仇雪恨。

    “滚开————”

    君冥烨咆哮一声。

    夏侯云天依旧不让开。

    大殿之内有些乱了,不少人都怯怕地退后一步,也有护卫赶紧冲上来保护高位上的皇上。

    夏侯云天不肯相让,“冥王,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她……怎么可能是前王妃上官清越!那是皇上的妃子,月妃娘娘。”

    “上官清越?”花闭月呢喃一声,看了君子珏一眼,“他们也说我很像那个女子?”

    花闭月天真一笑,在这种时刻,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场内瞬间变得格外安静。

    “皇上,上官清越到底是谁呀?我真的很像她吗?”

    君子珏温柔望着花闭月,浅浅一笑,“说像便很像,说不像,其实一点都不像。”

    君子珏握住花闭月的手,缓缓走向君冥烨,让众护卫统统退下。

    君子珏笑着对君冥烨说,“月儿,这是皇叔!”

    花闭月打量君冥烨一眼,这个男人看上去苍老又颓废,满脸的胡茬看上去潦倒不堪。

    君冥烨激动不已的望着花闭月,一双深黑的眸子里,隐约泛起一层晶莹之色。

    “小月儿,你回来了,跟我走,跟我走……”

    君冥烨说着,便伸出手来。

    花闭月吓得急忙退后一步,君子珏当即挡在花闭月的面前。

    花闭月小声地说,“皇叔,您老是不是醉了?”

    皇叔?

    您老?

    君冥烨的心口一阵隐痛,不禁倒退一步。

    太后温和一笑,端庄的样子一派母仪天下的派头,“不过是相像而已!冥王何必这么认真。”

    太后终于明白了,为何皇上要如此严密不让任何人在封妃之前见到花闭月。

    皇上是怕多生事端!

    太后看向场内站着的君冥烨和夏侯云天,沉声低喝,“今日是皇上的封妃大典,不是朝堂议事,大家都放轻松一些,不要剑拔弩张,坏了皇上的封妃大典。”

    太后一开口,朝中大臣赶紧笑着跟着附和。

    “是啊,是啊……”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