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0:是朕太急了

    季贞儿叹息一声,眉头轻蹙,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七彩鹿生性机敏灵活,体形又娇小玲珑,若想活捉可谓难上加难!也不知皇上能不能将七彩鹿活捉回来!”季贞儿低喃一声。

    “太后,皇上一个人去捉,希望当然渺茫!若再多一个人去,希望自然也会多一分!臣妾愿意陪皇上前去为太后活捉七彩鹿!”云妃忽然从座位上起身,眼底隐约浮现一抹希冀。

    若能随圣驾出宫狩猎,荒山野岭之中正是博得圣宠的好时机。

    “你正有身孕,禁不起折腾!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养胎!”季贞儿瞥了云妃一眼,表情平淡。

    云妃低下头,轻轻咬着嘴唇,“原来瞒不住太后,妾身还打算到三个月的时候,再将这个好消息说出来。”

    季贞儿笑笑,“皇宫虽大,人也多,哀家也鲜少四处走动,现在又是皇后执掌封印管理后宫,但这宫里的大事小情,哀家还是都知道的!”

    花闭月抬头看向云妃,云妃长得明眸皓齿,细眉柔长,原来已经有孕在身了。

    但宫里人都知道,云妃不得皇上宠爱,倒是皇后圣宠不衰。

    不过皇后今日,没有来为太后请安,据说在宫里和太后的关系不太和睦,皇后也侍宠生娇。

    太后本未比皇后年长多少,却在辈分上高皇后两级,皇后又看不惯太后一副见不得她得皇上宠爱的样子,总是和太后明里暗里地较劲。

    花闭月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即使她再不经世事,也知道太后话里深一层的意思。

    花闭月想了想,“臣妾愿为太后去捉七彩鹿!”

    “哟!这可使不得!宫里谁不知道月妃可是皇上的心头肉,这万一在路上犯了病,岂不是让太后在皇上那里落埋怨!”秦嬷嬷第一时间出声反对。

    “嬷嬷!这刚刚还说月妃妹妹有孝心!怎么会让太后和皇上之间因她起芥蒂!是不?妹妹?”云妃虽然不愿意让花闭月随驾,但心里也清楚,太后就是要花闭月去随驾狩猎。

    花闭月没有反对的余地,只好说,“是!臣妾只当说是出门散心!何况,臣妾的身体已经好了!不会犯病了!臣妾愿意前去帮太后活捉七彩鹿!”

    花闭月抬头,看着太后的神色,一副担心自己惹太后不满的卑微样子。

    “难得月妃这般有心,就随你去吧!哀家又约束不了你!”季贞儿的口气不太和善,但笑得很温柔端丽。

    不过这一句话,将所有推了个干净。就算到时出个什么事,也怪不到她头上,是月妃自己坚持要去!

    一帮嫔妃告退,太后盯着花闭月离去的身影,那双清丽的眸隐现一抹阴狠。

    她朱唇轻启,“天下间怎会有长得如此相像之人!”

    若花闭月真的是上官清越,她回来,定是为了报仇了!

    “老奴已秘密问过太医,月妃的确患有哮喘,还是天生之症,极难治愈!上官清越可没有哮喘症!”秦嬷嬷很小声地回了太后的话。

    “哮喘症?可不可以作假?”太后渐渐收回目光,陷入沉思。

    福寿宫。

    君子珏赐予花闭月的寝宫,希望借个吉祥,能让花闭月福寿安康。

    清晨。

    宫女们撩开床幔,花闭月正伏在君子珏的胸口上,她嘟着小嘴,小脑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央求着。

    “就当是散心了!我又不会乱走!就带上我吧!”她瞪着水盈盈的大眼睛看着君子珏的俊脸,那期盼的样子真让人不忍心拒绝。

    “月儿!奇林山地势较高,对你的病情不利!何况你才刚刚恢复!”君子珏宠溺地捏了下她的脸蛋,温柔的声音好似能滴出水来。

    花闭月的小嘴嘟得更高,大眼睛里水汽氤氲,“闭月从小就生病!家门都甚少出,这次好不容易病情稳定!真的好想去山里看看,看看山长什么样子!好相公,你就允了闭月吧!”

    她软软央求。

    君子珏一听到“相公”,当即笑得合不拢嘴,对花闭月也更加温情似水。

    “娘子?呵呵……像极了民间的小夫妻。”他很喜欢这样互相称呼,感觉踏实又温暖,心里都甜甜的。

    这种感觉,君子珏从未体验过,也从未奢求过,故而深觉弥足正。

    “月儿听话!相公回来为月妃儿带一份大礼!”

    君子珏还是不同意,生怕花闭月在山上犯病。

    他起身,宫女为他披上外衫,他抬手轻轻刮了下花闭月的鼻头。

    “闭月不要!闭月就要陪着相公一起去!相公去哪里,闭月就去哪里!不要留闭月一个人在皇宫!”花闭月一把抱住君子珏的手臂,小脑袋靠在他的手臂上像极了一只乖顺的猫咪。

    君子珏心中一阵不忍,勾起她的下巴,星亮的黑眸望进她水盈盈的眸中吗,“宫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他已料到,这般荣宠于花闭月,定会招来他人妒忌!

    “没有!”花闭月急忙摇头,一双水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只要相公永远在闭月身边,谁也不会欺负闭月!闭月也不会怕!”

    君子珏一阵为难,犹豫了稍许,亲自帮花闭月披上外衫,还是不允,

    “不行!万一在山上……”

    “带太医一起去就好了!闭月会很乖!一定听相公的话!只要相公带闭月在身边!”花闭月打断了他的话,搂住他的脖颈软绵绵的身体靠在他的怀中。

    肌肤与肌肤碰触的温热感,总让两人觉得身心合一的满足,他一把拥抱住她,深深地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

    深吻辗转,落在她娇嫩的唇瓣上,他一口含住她的娇唇,深深探入,贪婪地吸允属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