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1:不离不弃

    奇林山在京城之外。

    车队行了一天,才到奇林山山脚下。

    官兵扎营,各位王亲贵胄入住。

    此次由于有小孩子一同参加,随行的宫女太监准备吃食时都格外小心。

    花闭月一直都随君子珏坐在车内,直到帐内打扫完善,马车驱向帐前,君子珏这才带着花闭月一同下车。

    他担心花闭月受不了山间劲风,他还特意为花闭月准备了垂着白纱的斗笠。

    他勒令花闭月不许出帐,可以从帐上的小窗看向外面的山林。

    他担心花闭月的身体,也是不想某些人看到她!

    这是他的女人!

    今生只属于他!

    即使她不是上官清越,只凭借那一张脸,他这一生也定宠她入骨。

    只是……

    君子珏出了帐子,站在帐外,回头看向头过小窗子看着外面的花闭月。

    他时常观测花闭月那一双清凌凌的水眸,也不知道是真的迷恋她的一双眼眸,还是想从她的眼睛中寻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即便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他依旧锲而不舍地看着她的眼睛,就盼着能有一瞬,哪怕一丝的痕迹,也能填补他心底深处的某个空缺。

    只可惜,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在花闭月的眼睛里,除了好奇和纯澈,再没有任何别的情绪存在。

    哪怕一抹深沉的幽远都没有,就像一个初出人世的孩子,那么剔透无邪。

    君子珏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能坐拥天下,自然有用果然的才智和睿智,可在这个女子面前,他变得毫无智慧,甚至摇摆来去,也辨不出什么真伪。

    最后只能觉得自己多虑了,一个死了五年的人,怎么会重新复活,就算复活,也不会成为另外一个人。

    “相公!那里有两只兔子!”花闭月兴致勃勃地指向窗外的山林之间。

    君子珏看过去,就在两棵树的之间的杂草中,有两只兔子追逐着跑向远处……

    “它们是一对夫妻!”花闭月歪头趴在窗子上,看向那两只跑远的兔子,娇美的脸上呈现羡慕之色。

    “你怎么知道?”君子珏笑着走过去,微微俯身,与花闭月的一双水眸平视。

    身为皇帝,愿意拉低自己的高度,与一个女子平视,那是多么大的荣宠。

    这世间,除了上官清越,花闭月是第二个他这般相待的女子。

    “一前一后尾随而去,前面的兔子还会不时停下来等待后面的兔子,如此不离不弃定是深爱彼此的夫妻!”花闭月一手撑头,小妹妹地看着君子珏。

    “就好像我们。”

    君子珏笑起来,“朕与月儿便做那对兔夫妻!朕虽在前,却时刻都牵着月儿的手与朕同行!”

    君子珏握住花闭月的手,他在以皇上的身份盟誓。

    花闭月的双肩微微一抖,仰头看向他,那双清澈的眸闪烁着晶莹。

    “真的吗?相公真的不嫌弃闭月身份低微,只是一介民女,愿意和闭月做一辈子的夫妻?”

    君子珏锁住她的双眸,情深意笃,他将她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更紧握住,声音郑重。

    “此生不离不弃!”

    他一字一顿,说的极为认真。

    “金口玉言,绝不儿戏。”

    花闭月笑起来,双眸之中莫名多了一缕潮湿。

    她赶紧挣开君子珏的手,害得君子珏心口一空。

    花闭月已经从帐子内跑出来,直接扑向君子珏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的窄腰,小脑袋埋在他的怀抱里。

    君子珏笑起来,更紧地拥住她。

    “有相公的这句话,闭月就是死……也无憾了!”

    “不许胡说!”君子珏俊脸一沉,本是总给人笑意盈盈的眸此刻满是嗔色。

    “有朕在,你怎么会死!你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就算再复发,朕也有能力救你。”

    他已经失去上官清越一次,绝对不会再失去花闭月。

    “嗯嗯!闭月是胡说!”花闭月急忙擦落脸颊上的泪痕,连连点头,紧紧抱住他的手臂。

    “闭月要永远陪在相公的身边!”

    在她身后,她看不到君子珏的脸,他的唇弯起一道弧度,却是笑得不尽自然。

    他宽厚的大手,抚上她的长发,那般珍视又溺爱地抚摸,只是心口中,多了一些惋惜。

    若与他这般山盟海誓的人,正是上官清越,该有多好。

    次日清晨,君子珏便带着一群臣子去了深山。

    花闭月被留在了帐中,由两个贴身宫女伺候,旁边还守着一个太医。

    君子珏规定,只有在太医查看好周遭的风向之后,花闭月才可以出帐散心,然范围不得超过帐外十米。

    私底下有宫人小声说,“皇上这般疼爱月妃,倒是像极了冥王当年为冥王妃建造无风楼。”

    “我听说,当年冥王妃在南阳城养月子,正好赶上南阳城的盛大庙会,想要去看一看南阳城天下闻名的焰火。”

    “这冥王啊,担心冥王妃还没出月子,被冷风吹到做病,便用了十日的时间,雇佣了无数的民工,连夜赶工建造了无风楼。”

    “听说那无风楼,即便开着窗子,外面吹着大风,也不会有一丝风丝吹进去,十分奇特。”

    “哇,君氏的男儿,是不是都这般宠自己的女人?”

    “那也看是哪个女人!皇上冥王身边美人儿不少,但看皇上和冥王对她们都淡淡的,只有那天下绝色,倾国倾城的美人儿,才能有这样的待遇。”

    “要我看啊,还得是拥有一张冥王妃的脸,才能奏效。”

    几个宫女低声窃笑起来。

    花闭月看了她们一眼,好奇地在她们身后问了一句。

    “冥王妃真的和我这般相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