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3:何必杀人

    “回皇上!是冥王府的小王爷打的!”

    朱砂终于道出实情。

    “什么?!”

    “小王爷一边打,还一边骂娘娘……”朱砂小声说。

    “骂什么!”

    “朱砂,不要说了!小孩子不懂事!”

    花闭月赶紧阻止,君子珏却更想知道,那个小孩子,到底骂了她什么。

    “朱砂,说!”

    朱砂不堪重负,只好开口,“说娘娘是……妖女。”

    “真是翻了天了!”君子珏很生气,面色已经发黑。

    “相公,小王爷还是小孩子,才五岁大,还不懂事,童言无忌!我也相信他不是有意的,我没事,真的我没事……”

    君子珏依旧气得脸色乌黑。

    朱砂壮着胆子说,“皇上,小孩子不懂事,大人总是懂得的吧!小孩子莫名说这种话,一定是大人……”

    朱砂渐渐没了声音,战战兢兢地低着头。

    君子珏一把抽出佩剑,发出一道厮磨声,锋利的剑身凌厉出鞘。

    “相公!只是小孩子罢了……”花闭月吓坏了,赶紧冲下床,一把抱住君子珏的腰身,阻止他出门。

    君子珏不忍甩开花闭月孱弱的身体,一扬手中的利剑:“传冥王过来!!!”

    君冥烨过来时,云珠和天儿也跟着一起进来了。

    翠儿一见这个阵仗,腿就软了,当即跪下。

    君子珏一拍身前桌案,气得颤抖地指向君冥烨,“在冥王府的人眼中,还有没有朕!!!”

    君冥烨一直不言不语,脸色平静的没有表情,不是因皇上的怒气镇压,更不是因自家孩子打了皇妃而感到自责,是怕一抬头会看到那个和上官清越有着同样一张脸的花闭月。

    “是臣妾管教不严……”云珠吓得声音都抖了,抱紧怀里的天儿,“天儿,还不赶紧跪下。”

    天儿扫了花闭月和君子珏一眼,只好低着头跪下,但脊背依旧笔直桀骜,透着不服。

    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竟然有这番傲骨,倒是很让人刮目相看。

    “天儿,快点给月妃娘娘认错。”云珠低声催促。

    天儿用眼角余光看了花闭月一眼,本来第一次看到花闭月,还觉得花闭月很美,也一眼就喜欢上这个漂亮姐姐。

    但因为花闭月的出现,云珠经常以泪洗面,他还因此被父王打,在云珠的几番私下挑唆告诫下,小孩子当然开始嫉恨花闭月。

    “我没有错,我不认错!”天儿倔强道。

    “天儿,你这个孩子,不要不懂规矩。”云珠低声轻嗔。接着,云珠赶紧对皇上和月妃娘娘解释。

    “皇上,月妃娘娘,天儿被臣妾娇惯坏了,不懂礼数,回去一定严加管教。”

    花闭月没出声,看向君子珏,君子珏盯着君冥烨,观察君冥烨现在的反应。

    朱砂开口了,“小王爷这么小,懂不懂得礼数规矩,还不都是大人教的!就算小王爷打人是娇纵出来的毛病,骂我们娘娘是‘妖女’,这种话可是大人说的吧。”

    云珠暗地里狠狠瞪了朱砂一眼,一介小小宫女,现在也敢狗仗人势了。

    君子珏射来萧杀的一眼,吓得云珠心口重重一沉。

    现在正是月妃受宠的时候,皇上一旦怪罪下来……

    “翠儿!是不是你私底下对小王爷说错话了!”云珠呵斥向翠儿。

    翠儿本就跪在地上,吓得身子一抖,差一点趴在地上,浑身抖若筛糠地不敢抬头。

    “奴婢,奴婢……”她想否认,但又不敢。现在正是她应该跳出来,为主子顶罪的时候。

    “皇上,月妃娘娘,臣妾真的没有教天儿说那种话。”云珠无比无辜地哭诉。“一定是翠儿这个不懂规矩的乱说话,让小王爷学了来,翠儿任凭皇上和月妃娘娘处置。”

    云珠将翠儿推向风尖浪头。

    翠儿慌了神,一阵磕头,哆嗦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奴婢……没……奴婢……饶命啊……”

    君冥烨看向花闭月,见她受伤,心里明明知道她不是上官清越,心头还是闪过一丝痛意。

    君子珏岂会不知道,翠儿只是一个顶罪的。他瞪向天儿,本想愤怒斥责,怎奈到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

    天儿有些娇纵任性,全都是被大人惯坏了。

    “凌迟处死!弃尸荒野!”君子珏怒喝一声,口气决绝,不容任何人反对。

    翠儿吓得浑身一软,“皇上饶命!月妃娘娘饶命……”

    花闭月为难地开口,“皇上,这事……”

    “月儿不用为一介狗奴才求情!这件事若不严加处理,日后这些人会更加胆大包天!朕就是让某些人看看,朕就是专宠你,谁敢有意见!”

    君子珏的一句话,让帐内瞬间安静无声。

    “皇上……皇上饶奴婢一命吧……奴婢……”

    翠儿见君子珏面色冷冽的下人,赶紧爬向云珠求情,“王妃娘娘,救我!我伺候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

    云珠挥起一巴掌,打翻翠儿,“贱婢!让你多嘴惹事!还不赶紧拉下去。”

    侍卫冲进来,拽着翠儿往外走,翠儿赶紧大声喊。

    “小王爷,您帮奴婢求求请……奴婢若死了,再不能伺候小王爷了……小王爷……呜呜……奴婢不想死……王妃娘娘,奴婢不想死……”

    天儿黑眉一皱,“母妃,翠儿有什么错!”

    他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里,盈上一层水雾。

    “闭嘴,不许多言。”云珠呵斥一声,抱紧天儿,不让天儿乱说话。

    翠儿被拉了下去,哭声渐渐远了,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花闭月很难过,也很怯怕,君子珏赶紧将她拥入怀中,当着君冥烨的面,对花闭月温声软语。

    “月儿,朕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