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4:你回来报复了!

    第二日的时候,君子珏又提及收养孩子一事。

    他问花闭月,可有想好,收养哪一个。

    花闭月想了想,垂下长长的眼睫。

    “我其实觉得小无央和小无极不错。两个孩子又没有娘亲,经常被人欺负,实在可怜。而且生的也乖巧,倒是很合适。”

    君子珏的心口,重重一沉,目光有些飘忽地看着花闭月。

    但他还是笑着说,“月儿喜欢,那便收了吧。”

    花闭月抬头,笑容在唇角荡漾,“相公真的同意了?”

    君子珏一眼不眨地望着她水盈盈的眸子,“只是……小无极和小无央是冥王的孩子,你已认冥王为‘义父’,你和小无央小无极也是名义上的平辈,如何收养。”

    君子珏在变相拒绝。

    花闭月有些失望,“我就知道不妥,所以才没说。不过两个孩子,确实可怜。”

    “天下间可怜的孩子很多,月儿缘何偏偏可怜他们两个。”

    君子珏的口气,有些晕染的薄怒。

    花闭月一笑,眸色依旧如水,波光艳艳,“可让我看到的可怜孩子,只有他们两个。相公不同意,那便罢了。”

    “朕只是觉得,你们身份不合适。”君子珏又将话拉了回来,不想她不开心。

    花闭月唇角一嘟,“皇上一句话,就是圣旨,谁敢不服。”

    君子珏无奈摇摇头,“既然你喜欢,那便收了吧。”

    花闭月高兴地搂住君子珏的脖颈,君子珏笑着说,“小心伤口。”

    花闭月笑起来,声音清脆犹如铜铃,十分悦耳好听。

    花闭月要收小无央和小无极为义子义女的事,在众人中很轰动,大家议论纷纷。

    “这不是乱了辈分!”

    “看来那两个孩子,确实不是冥王的种了!不然皇上怎么会答应这种事!”

    “啧啧,皇族里的乱子,可够精彩的。”

    “少说两句吧,皇权在手,他们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唉,看来皇上确实很宠月妃啊!但愿不要成就另外一个祸国妖女。”

    “只怕已经成就了。”

    云珠抱着天儿在帐子中,自从翠儿被处死后,天儿就一直闷闷不乐。

    云珠柔声哄他,“天儿,不怪你,不是你的错!都是月妃的错,都是因为她,翠儿才会死。”

    “可母妃不肯救翠儿!”

    “母妃也是为了保护你啊!那种情况,月妃可是盯着天儿来的阵仗!总要有一个人牺牲,才能保住母妃的天儿。”

    “真的是这样?”天儿迷惑地望着云珠,眼底一片澈凉。

    “母妃都是为了天儿,母妃怎么会骗天儿!天儿,我们母子在今后的日子里,要相依为命……母妃就只有你了啊。”

    “天儿,你要记住,母妃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都是那个月妃,自从她出现,你父王变得魂不守舍的……”

    “母妃,父王之前也魂不守舍!”

    云珠唇角紧了紧,“你难道没看出来,你父王对那月妃……”

    小孩子自然看不出来什么东西,歪着头问,“对月妃怎么了?”

    “天儿,那就是一个祸害人的妖女!皇上现在已经被她迷惑了!我可怜的天儿,从小没有父王疼爱,现在连翠儿也死了……”

    “母妃不哭,天儿会保护母妃……”

    “天儿,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被那个妖女给害了。”

    天儿点了点头,眸子更加清冷。

    ……

    君子珏又去奇林山的深处寻找七彩鹿去了。

    临行前,交代太医宫女,务必保护好花闭月,不得再有任何闪失。

    他寻找七彩鹿,不是为了太后,而是听说七彩鹿的鹿茸,拥有治疗哮喘的奇效。

    君子珏走后,花闭月便让朱砂找小无极和小无央来玩。

    秋红带着两个孩子进来,总是有意无意地看花闭月一眼,之后又心神不宁地低下头。

    秋红带着两个孩子跪地行礼。

    花闭月竟然亲自起身来搀扶秋红。

    秋红吓得赶紧退开,“奴婢怎么胆敢劳烦皇妃娘娘。”

    花闭月发现,秋红的手上有很多红痕,“你怎么受伤了?朱砂,去将金创药拿来!”

    花闭月抓起秋红的手,要亲自为秋红上药,秋红更是惶恐。

    “奴婢怎么敢劳烦皇妃娘娘。”

    “这是皇上御赐的金创药,效果很好。”

    花闭月还是执意为秋红上药,秋红看着花闭月,目光有些闪烁。

    “娘娘……真是善良。”秋红低喃一声。

    “是吗?”花闭月一笑。

    秋红靠近花闭月几分,嗅到花闭月身上淡淡的体香,倏然一笑。

    “比之前是王妃的时候,善良多了。”

    花闭月的手一抖,抬眸安静地看着秋红。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花闭月道。

    “皇上,王爷相信……这世上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秋红……不信!”

    秋红的声音,略微有了一些哽咽。

    花闭月面上的惊讶慢慢消散,唇角弯起一抹清浅的冷笑,她靠近秋红,声音很低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

    “这有什么不相信的?皇上和冥王相信,那便是真,不是么?”

    “容颜可以一样,体香总不能一模一样。王妃身上的味道独特,天下间只有王妃才会有。”

    花闭月又是一笑,“你不相信又能怎样?你只不过是个奴婢,谁会信你的话?”

    花闭月依旧安静为秋红一双受伤的手上药。

    秋红望着花闭月,“你果然没死。”

    “我活生生站在这里,什么死不死的!这话若让皇上听见了,可是要定你死罪的。”

    花闭月笑着说,唇角似冷非冷,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