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5:坠入寒潭

    这两日,小无央和小无极就住在君子珏营帐旁边的帐子内,君子珏知道花闭月喜欢他们,对他们也格外好。

    君子珏和亲王们商议如何捕捉七彩鹿,此鹿生性灵活机敏,稍有风吹草动便隐匿起来,活捉七彩鹿着实困难。

    花闭月偷听了君子珏和亲王们的话,原来七彩鹿经常出没在奇林山中的寒潭处。

    他们已经在寒潭布下陷阱,到时用人血便可以引七彩鹿落入陷阱。

    原来,七彩鹿并不同于正常的鹿,七彩鹿喜欢人血的味道!

    花闭月得到这个信息,心中已有掂量!

    天还未亮起,花闭月便起身,手指轻轻一动,便有一股迷香传入君子珏的鼻息之内。

    见君子珏已经睡得很沉,她便起身,找来笔墨,在纸上写下歪歪扭扭的几个字……

    “相公,闭月去找七彩鹿!”花闭月自小多病,琴棋书画样样不会,是个不折不扣的无才女子!

    上官清越会的,她花闭月自然不能会!

    避开守夜的官兵,她出了营地,一步步很小心地走向深山……

    照着偷来的地图,在天亮之后她找到了奇林山的寒潭。

    那是山中地势最低之处,山凹之处有一个深潭,里面的的水清冽见底,但冷的似能刺痛人的皮肤。

    这里的温度也较周遭冷上很多,花闭月身上那件单衫完全不能抵御!

    她将藏在寒潭附近的大石后,君子珏布下的陷阱就在此处。

    等了很久,横生的半人多高的杂草间传来动物穿梭的沙沙声,一只娇小的鹿头在杂草间若隐若现。

    花闭月心底一喜,急忙屏住呼吸,耐心地等待那只鹿跳出草丛。

    七彩鹿的鹿身长有七彩色的斑点,故此得名七彩鹿,在阳光下整个身体都闪闪发光,绚丽的色彩直迷人眼。

    七彩鹿的耳朵不住抖动,仔细辨听周遭的声音,之后才小心地走向寒潭饮水。

    花闭月见时机成熟,用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划破手腕,当即溢出汩汩鲜红,她将自己的血小心地滴在陷阱之前,自己的身体就隐在陷阱旁边的杂草间……

    七彩鹿的黑鼻头动了动,似乎嗅到了人血的味道,耳朵动了动,一步步地小心地走向血腥味传来的方向……

    七彩鹿在靠近人血的时候,它也落入了陷阱,发现声音不对,正要逃跑已经被扣下来的笼子罩在其中。

    它踢着四肢挣扎,用头上的角不住地撞击笼子,怎奈何它根本没有办法逃脱。

    抓住了七彩鹿,花闭月怎能不兴奋,一手抓住还在流血的手腕,终于放下一口气,这时她不住地咳嗽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息。

    这里温度很低,她已冷得哆嗦,哮喘也因此病发。

    不远处传来纷乱的马蹄声,花闭月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树林间奔来一群骑马的人,那为首的人穿着一身刺眼的明黄,即使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但从身形和明黄色便已能猜出来人正是君子珏!

    花闭月向骑马奔来的君子珏用力地扬扬手,雀跃地大喊。

    “相公!闭月抓到七彩鹿啦!”

    她的大动作另脚下的碎石松动,脚下一空,她身体一歪直接掉入身后的寒潭之中……

    冰冷的潭水浸透了她的衣衫,肌肤上传来寒凉刺痛,肢解似乎已僵硬,就连流动的血液也好似被冰得凝固了一般!

    她本想呼救,大口的冷水灌了进来,在水中一阵挣扎扑腾,在看到那抹明黄已跳下马奔跑过来,她放心浅笑,任由冷水将她淹没……

    君子珏嘶声呼喊着她的名字,正欲跳下寒潭却被赶来的太监一把抱住。

    “皇上,寒潭之水奇冷无比,您不能跳下去!要小心龙体!”魏公公焦急说。

    “放开朕!月儿,月儿……”

    花闭月的心底闪过绝望,若君子珏不跳下来救她,只怕她……

    会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水荡起一阵波澜,那黑影已跳入水中……

    竟然是君冥烨首当其冲跳了下来!

    花闭月苦涩一笑。

    怎?

    如今的他,怎会救她了?

    当年,他数次狠心不救她,又不惜一道刺死她,每一样每一件,她都深深铭刻于心。

    如今,他以何身份救她?

    义父?

    还是臣子?

    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传来的温度为何激起比那冷水更冷的刺痛?

    她已无力挣扎,放任自己陷入一片黑暗中,不想看到他的脸,更不想看到他那双狭长的眸,那会让她不想被他所救!

    她的命早已被他放弃,不会因他的这次营救心中的恨消减丝毫……

    昏沉的黑暗中,她被梦魇折磨。

    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个孩子,在下着瓢泼大雨的夜里跌跌撞撞地奔跑,之后抱着那个孩子,跳下万丈深渊……

    那一世,她是纳兰沉鱼,他是南宫楚俊。

    当一把冰冷的长剑,刺入她的胸膛,她在一片金光中,鲜血满身,缓缓倒地……

    这一世,她是上官清越,他是君冥烨。

    而现在,她是花闭月,他们的结局,只会是他去死……

    花闭月在模模糊糊的睡梦中,总是能感觉到颠簸和喧闹,或是君子珏的声音,抑或是他的……

    君冥烨的声音……

    “只是掉入寒潭!怎会没有办法救治!!!”君子珏痛声嘶吼,接着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破碎……

    “月儿!月儿你醒醒!相公捉七彩鹿就是为了治愈你的哮喘症啊!”君子珏在她耳边哽声低语……

    “你说过……会与相公不离不弃!怎么可以抛下我!!!”

    他噙痛低吼……

    “君子珏!臣府上的奶娘知道很多民间秘方,或许……或许可以救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