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6:她是皇妃,他是王爷……

    “祝寿?”君子珏那两道浓眉紧紧皱起。

    “是呀,为太后娘娘祝寿。相公抓七彩鹿,不是也要献给太后娘娘?”

    “这是谁对你说的?!!”君子珏当即怒火幡然,整张俊脸绷紧,摄人的王者之气顷刻弥漫。

    “……”

    花闭月的唇抿了下,完全不明白君子珏发怒的原因,犹豫了下摇摇头口气吞吐:“没……没人对我说!是我猜的!”她那闪烁的眼神一看便知是在说谎。

    “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去抓七彩鹿,就是为了太后?谁对你说,朕抓七彩鹿,是献给太后做寿礼?”他从来没动过这个念头。

    “是云妃?还是哪个妃嫔?”君子珏继续追问。

    “不是她们!”花闭月第一时间反驳,发现说错了话急忙咬住嘴唇,沉下眼帘不敢再看君子珏一眼。

    “那就是太后了?”君子珏的唇角气得抽搐,抓紧的拳头骨节泛白。

    “她们是不是怂恿了你什么?”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她连连否认。

    可在君子珏的眼里,一定是这个样子。

    “她们是想害了你!”

    “怎么会,她们对我很好,很友善。”

    “月儿,你太善良单纯了!”

    君子珏叹息一声。

    “月儿,你好好睡一觉。”

    君子珏起身,却被花闭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相公去哪里?月儿自己会害怕!”她委屈地嘟着小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君子珏的身形顿住,“我去去就回。”

    “相公……不走!”

    花闭月费力起身,被君子珏搀扶住,她让她躺在床上,不许乱动。

    花闭月扫视一眼周遭,发现不是自己的寝宫,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

    “这里是翠竹园!还是十王爷府上的奶娘蕙心想的办法,用温泉的水加上药草来驱赶寒毒!”

    “没想到那个奶娘的办法,还真奏效,连太医都想不到这样的办法!朕要重重赏她。”

    君子珏抱住她孱弱的身体,侧脸贴在她的头顶。“若不是那个叫蕙心的奶娘,朕真的以为如太医所说,你已回天乏术,哮喘和寒症会要了你的性命。朕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

    “翠竹园?”

    花闭月呢喃一声,这熟悉得几乎快要陌生的三个字,在她的心底激起一层波澜。

    终于回来了!以皇妃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入住!

    这寒潭水她总算没白受!

    面上怎敢表现太多的兴奋,纤细的手指,缓缓指向小无极和小无央。

    “他们……怎会在这里?”昏睡中她纠结在梦中,万不可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尤其是孩子之类。

    “月儿在梦中总是呓语,孩子,孩子!所以就找他们过来陪月儿!还好幸亏他们,终于唤你醒来了!”

    君子珏那看似欣喜的神色,却透漏出挥不散的伤感……

    “相公!”

    花闭月心房一紧,一把抓住君子珏的手,神色慌乱地看着他。

    “月儿梦到一个女人!她怀里抱着孩子……还寻死跳崖……我好害怕,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她忧伤得双眼噙泪,就好像又回到了梦中的悲凄场景。

    君子珏将她抱在怀中,声音很是低沉,“是不是……那日与月儿说到孩子的事,你多想了?”

    他的声音蒙上一层愧色。

    花闭月心下松了一口气。

    原来……

    他对她梦中的呼唤,是这样以为!

    乖顺地靠在他的肩头,什么话都没说,扫了眼规矩地站在一侧的小无极和小无央,她控制不住地流出泪来,洒在君子珏的肩膀上……

    因为七彩鹿害月妃差点送命,君子珏对太后的态度大为转变。就连云妃,也连带被冷藏,君子珏对她的态度比之前还要冷漠,连云妃怀孕,君子珏都不曾过多看上她一眼。

    本来那个孩子,也是云妃借机将他灌醉而来。

    君子珏虽面上隐忍下来,却在太后的寿宴上公然宣布,七彩鹿乃是为了医治月妃的哮喘症!

    七彩鹿喜好偏冷的环境,便将其饲养在皇宫的冰窖附近。取七彩鹿的鹿茸治哮喘,这是个古方,需用人血喂食两月,这样的鹿茸才可有治愈哮喘的效果。

    君子珏决定用自己的血来喂养七彩鹿,龙血乃是血中极品,定能养出极好的鹿茸!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的贴身太监总管魏公公。

    因七彩鹿的事季贞儿很是不悦,对那个和上官清越长得一模一样的花闭月更是恨之入骨!

    这种恨是嫉恨!

    她的东西,即便是被她抛弃的,她也不许任何人碰触!

    就包括当年的君冥烨,她不许上官上官清越碰触一般!

    现在君子珏对花闭月这么好,她依旧妒忌入骨。君子珏一直都像依附她的傀儡,现在有了花闭月,竟然一直给她难堪。

    她季贞儿才是大君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

    怎么偏偏只要碰上和上官清越一样脸的女子,她就不战而败?

    太后大寿,天儿被接到宫里小住,云珠也因此留在了宫中。没了那个任性妄为的小王爷,整个冥王府清静了很多!

    花闭月因身体不适,并未参加太后的寿宴,留住在翠竹园,每日都要用引来的温泉水泡药浴。

    小无央和小无极留下来陪花闭月,这是皇上的特许。

    同时,花闭月也认了他们做义子义女,即便朝臣反对,还是认了。

    就连君冥烨反对,君子珏也没做理会。

    怎奈那两个孩子却始终不会改口叫一声“娘亲”。

    在两个孩子的世界里,娘亲这个称呼是极为陌生的字眼。

    君冥烨多次来到翠竹园探望,只是为了看到那张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的脸,怎奈每每翠竹园的附近,他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地顿住,转而去了景园。

    那是距离翠竹园最近的地方。

    她是皇妃,他是王爷,他怎能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