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7:梦中女子……

    一股劲风袭来,衣袂翻卷,张扬的发丝纠缠萦绕……

    不期然的四目相对,那一瞬,心口莫名的砰然一动。

    君冥烨一个旋身,抱紧花闭月站稳在原地。

    依然是那双水盈盈的眸,只在浅薄一瞥的瞬间,便已撞进他的心底,只是现在……

    这双眸子中只有惊慌和错愕,不再有那时常出现在梦中思念了五年的人眼中那份清冷得傲然的倔强……

    只是她身上的那股清香,若有似无的香,像极了她的!

    他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想要品味的更清晰一些……

    这香味,到底是他自己的幻觉,还是说……她们连身上的香味都一模一样。

    他深深嗅着她的味道,这五年来,他时常觉得嗅到了上官清越身上的味道,缠绕在鼻端,挥之不散,就好似早已融入了他的骨血,与他融为一体。

    花闭月已然忘了该及时起身,依旧靠在他有力的臂膀上,看着他那双幽深又桀骜的眸,在此刻居然多了丝丝温柔与淡淡的伤……

    花闭月发现他靠近自己,高挺的鼻梁马上就要触碰到她脸颊上的肌肤了,她心中一慌,一把推开君冥烨,匆匆后退。

    君冥烨错愕当场,竟是一种茫然若失的眼神。

    “本宫可是皇妃。”花闭月低声说,依旧难掩心口惶惶。

    可在心下,她却嗤笑。

    怎么?

    冥王偏好喜欢别人的东西?在他一刀刺向他的时候,怎不见半分心软?

    但凡有一丁点的心软,也不是一剑刺穿她的心脏,瞬间心房碎裂,鲜血横流。

    君冥烨的手还僵在半空,似乎怀里还有方才美人儿的温度,那一种瞬间填满,又在瞬间被掏空的感觉,真真难受。

    他愣愣地望着花闭月,哦不……他有一种深度的感觉,这不是花闭月,这就是上官清越。

    味道……

    他熟悉的味道,不会有假。

    他薄唇抿动了下,终还是什么话都未说出口,一时间气氛僵持。

    可她的尸身已经被毁,她还如何回得来?

    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碧莺拜见月妃娘娘!”碧莺急忙跪地行礼,打破沉寂。

    花闭月一笑,“这位就是义父的侧妃吧。”

    她将“义父”俩字咬的极重,脸上的笑容却很明艳,不给人任何捕捉的痕迹。

    “按辈分,闭月还要唤侧妃一声姨娘呢!快快起身。”

    “皇妃这说的哪儿的话!碧莺哪有这个福气!”碧莺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君冥烨的反应。

    君冥烨的脸色已经黑压压一片,花闭月还在落井下石。

    “闭月拜见义父!”

    花闭月规矩地屈膝行礼,一声义父唤得极为亲切。

    君冥烨的眉心悠然一紧,狭长的眸乍现显而易见的厌烦之色。

    天知道,他有多痛恨这个称呼!

    唇角抽搐了几下,他不说“起身”,花闭月便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屈膝。

    “王爷,皇妃向您行礼呢!”碧莺扯了扯君冥烨的衣袖,很小声地提示一句。

    “月妃,太多礼了!”君冥烨字字咬牙,冰冷的声音从唇齿间挤出。

    “怎么会!爹娘临走的时候说了,他们不在,义父就是闭月的爹!”

    花闭月的声音轻轻脆脆地说得十分明亮,字字珠圆玉润,说的那么轻松自在,全然不顾君冥烨已经黑得发青的脸色。

    房内的气氛变得压抑摄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压抑的窒息。

    花闭月的水眸忽闪的眨了眨,娇俏一笑,“是不是义父不喜欢闭月唤您义父?”

    君冥烨直言不讳,咬牙开口,“很不喜欢!”

    君冥烨的大手,已经抓紧成了拳头。一双漆黑的眸子,更显阴郁。

    “那……”

    花闭月想了想,掩嘴轻轻一笑,“闭月日后唤您爹爹好了。反正闭月的爹爹也是这样交代闭月的!”

    她的话,终于成功挑起了君冥烨的怒火。

    “你。”

    君冥烨厚重的喘息起来,胸口一阵剧烈起伏。一对眸狰狞地瞪圆,喷出骇人的火气。

    花闭月吓得浑身一抖,但心底下却乐开了花,倍感痛快。

    只是一句称呼就将他气成这个样子,怎么经得住日后的风风雨雨啊!君冥烨。

    房间内所有人,在君冥烨震慑人心的怒火下,吓得都不自有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碧莺惊惧地望着君冥烨那骤然阴郁下来的俊脸,赶紧笑着出声,缓和气氛。

    “王爷不喜欢这个称呼,是接受不了,忽然多出来一个这么大的义女。月妃娘娘,日后还是唤王爷一声冥王吧!”

    花闭月点点头,娇俏一笑,“也好。”

    君冥烨忽然大步走向花闭月,那黑沉沉的一张俊脸,十分吓人。

    “你到底是谁!”君冥烨低吼一声。

    花闭月本想仰头与他毫不畏惧地迎视,但终究要装出嬴弱无辜的样子,怯怯连步退后。

    没想到,小无极忽然冲上来,张开双臂挡在花闭月的面前,小脑袋高高扬起,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君冥烨。

    君冥烨忽然停下脚步,视线终于看向小无极,陌生又疏离的一眼,让人懂得君冥烨对这个孩子有多生疏。

    “我不许你欺负月妃娘娘!”小无极高声说。

    就连小无央也冲上来,稚嫩的声音脆生生地说,“不许欺负月妃娘娘!”

    君冥烨的目光倏然有了一丝柔软,脸上阴郁的气息也缓和了不少。

    这就是小无极和小无央?

    他一直不敢去看望的那两个孩子,原来已经长得这般大了。

    两张小脸嫩嫩的,模样也很精致,只是细细端详一眼,两个孩子却是没有一点像上官清越的痕迹。

    君冥烨的目光,又收紧了几分,想要更仔细的看清楚面前的两个孩子,怎奈常年饮酒,让他的视线总是时不时的一片模糊。

    他觉得自己看清楚了这两个孩子,又好像根本没有看清楚。心中一片挣扎翻覆,总是有一些说不清的滋味,在心中横冲直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