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58:打狗看主人

    君冥烨冲上去,可眼前的女子,又忽然变得飘忽不清。

    他很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不再让她逃离,就如那首词所唱与君长相守不做昙花一现。

    可……为何?

    他的双脚忽然不听使唤了般,再也不能向前一步,只能几近痴迷地愣愣地望着她那纤弱的背影。

    他一眼不眨地看着她,好像生怕下一秒,她又会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般。

    “你怎会弹奏这首曲子?”

    他声音低沉地问,带着一点不确定。

    他终究还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他比谁都清楚,她真的已经不在了。

    他满脸困惑,如果真的是梦,可这首曲子,这般真切根本不似是梦!

    这首曲子,只有上官清越会弹!

    还曾亲手写下这首词赠予他,怎奈那时的他不懂得珍惜……

    “你是……她吗?”他挤出低沉的声音。

    月色映入他幽深的眸底,盈满期盼的目光,盼着那背影的转身……

    琴音缓缓止住,白衣女子果然缓缓转过头来,月色虽朦胧,但君冥烨还是真切地看清了那张脸。

    是的!

    就是上官清越的脸,水盈的眸子,红润的唇,尖而微翘的下巴,还有那唇角弯起的清浅的笑,眸虽璀璨却闪现清冷的光芒,如她淡雅又倔强的性子……

    君冥烨倏然笑了,那般明朗俊逸。

    驱散他多年来的颓废和阴霾,漆黑的眼底都染上了一层星光。

    “我好痛,那一剑刺的好深……”

    白衣女子轻轻捂住心口的位置,脸色吃痛。

    她的声音很轻,好似能被那轻柔的夜风吹散,又似萦绕在耳边,又似飘摇在天际。

    白衣女子捂住的胸口,顿时涌出汩汩鲜红,染透了那胜雪的白衣……

    君冥烨顿觉心口扯痛,就连他的喉口亦被某种热量堵塞。

    他惊恐的望着她满身是血,那赫然醒目的鲜红,在夜间显得泛黑的鲜红真真灼痛了他的眼眸。

    他伸出手来,欲奔上前去,脚下一软却跌倒在地。

    最后,他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是奢侈,视线逐渐变得渐渐发黑,他再看不清那一袭白衣染了鲜红鲜血的女子。

    “我……”

    他努力挤出一字来,似乎要说什么,却已没有力气再说出口。

    某种奇异的香味愈加浓郁,再也无力保持清晰的意识,彻底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花闭月起身,走到昏倒在地上的君冥烨身边。

    哦不,她不是花闭月,她就是回来复仇的上官清越。

    她低头看着他,唇角勾起一抹冰冷。

    “我怎么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愧悔?”

    “我不相信,你狠绝刺下那一剑之后,你会有任何悔意。”

    她蹲下来,手指轻轻拂过他墨黑的长发,露出他那一张憔悴又苍白的脸。

    她笑起来,笑得眼底恨意泛滥。

    “这么多年了,我依旧恨你入骨。”

    “我恨你的欺骗和背叛!恨你的狠绝无情!这些年,我听说最多的就是,你和太后之间的流言蜚语。”

    “天下人都说,你的自暴自弃是因为太后那个贱人……呵呵……”

    “因为你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冥王已经不是之前的冥王了……”

    “如今我回来了,一切都没有转圜的余地!”

    “过往,不会随风流逝,我要让你的心挣扎在悔恨的漩涡中,一生不得安宁……”

    “不管是前世,还是现世,所有对你的恨,都应该一并偿还。”

    第二日,众人在竹林中找到了冥王。

    他脸色苍白,神色恍惚,有那么一瞬众人还以为冥王得了痴病!

    经过太医的诊治,只断出冥王爷王感染了风寒,再无其它!

    回想起昨晚的事,君冥烨的脑海一片迷蒙,实在是分不清楚那是梦还是现实!可隐隐中,他觉得,那绝非是一般的梦!

    冥王夜里无故晕倒在翠竹园,有好是非的人添油加醋,关于月妃和冥王的话题渐渐传开……

    自然那些流言蜚语也传到了皇宫之中。

    君子珏来不及去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折,赶紧摆驾冥王府。

    他来到翠竹园的时候,上官清越正在泡药浴。

    君子珏刻意不让人通报,悄悄来到她的身后,朱砂正要行礼被他制止,扬扬手示意她们退下……

    上官清越虽是背对着,但身后的小声音她真切地听在耳中,唇角弯起一抹极浅的弧度,一边往肩上撩水,一边用蒙上伤感的声音道。

    “朱砂,为什么相公好几天都不来看我?相公是不是忘记我了?宫里那么多美人,相公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她说着低下头,盘着的长发有几缕垂落在脸侧,整个人更显得落寞而脆弱,勾起男人想将其搂在怀中加以保护的冲动……

    君子珏靠近她的脚步僵了下,哪里还能伪装得住,大手罩在她的肩膀上,那股薄凉骇得她一惊,他急忙出声。

    “是我!相公来看月儿了!”

    上官清越惊喜转身,撞进他那双脉脉情深又星亮的眸,她赶紧扯过一旁的纱衣披在身上,从浴池中站起,双眼噙泪张开双臂搂住他的脖颈,湿漉漉的身体挂在他的怀中。

    “闭月还以为相公忘了我了!你怎么才来啊!闭月好想念相公!”哽咽的声音,正说着泪水已经流下。

    “相公也想念月儿!”他抱住她的身体,侧脸紧贴在她的脸颊上。

    “相公怎么会忘记月儿,我只是月儿一个人的相公!”他的声音很低却是字字发自肺腑。

    “那为什么不来看我?”上官清越更紧地贴着他的怀抱里,羞得双颊通红低下头,嘟起小嘴神色委屈地嘟囔。

    “好几天都不见你人影!”

    他看着她羞怯的样子低低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