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0:深闺寂寞

    “说!!!你为何要下毒加害月妃?”

    君子珏气得牛喘,一拍桌案气势凛然。

    “皇上!妾身没有下毒啊!妾身与月妃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怎么会下毒加害月妃!”云珠不住地摇头,即使摇得发丝凌乱亦没人相信她的清白。

    那糕点经过她手,是不是她下的毒怎么说得清楚!

    “那就是有人背后指使了?!”君子珏瞪大一对星亮的黑眸,如刀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一侧的太后。

    “糕点是哀家命王妃送给月妃的!皇上说有人指使王妃,难不成说的是哀家?”季贞儿本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听了君子珏的话和看到君子珏的那种眼神,怎还能不动声色!

    “不然太后为何要无故从皇宫送糕点来翠竹园!”君子珏的口气狠历,当着众人的面丝毫不给太后留余地。

    “哀家只是想聊表关心!”季贞儿的声音虽低,也萦绕了怒火。

    “因为你骗月儿去捉七彩鹿而感到愧疚了吗?”君子珏逼近坐在一侧的太后,声音虽压得很低,但在场的人还是听得真切。

    “明明是月妃自愿前去,怎能说成是被哀家所骗!”季贞儿不慌不乱,继续将所有的责任推开。

    “皇上!是臣妾自愿去的!太后从未跟臣妾提过七彩鹿的事!”上官清越从座位上起身跪地。

    她这话一出口,君子珏也没了和太后争执下去的理由。

    但在君子珏的心下,更加笃定,季贞儿见到一张和上官清越一样的脸,便开始有心要除掉了。

    他一直隐忍不发,但不代表差点害死花闭月的事,就这样过去了。

    他发过誓,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花闭月,绝对不是戏言。

    君子珏亲自起身扶起上官清越,正要为此事安抚她不必害怕,她趁机扯了下君子珏的衣袖,不想君子珏再提七彩鹿一事。

    这表面的善良功夫还是要做足!

    她越是这个样子,便越能激起太后的嫉恨!

    没什么能比伪善,更让人气愤的了!

    “皇上!下毒的事就算了!不要再追究了!反正臣妾也没事啊!”上官清越压低声音,口吻祈求。

    那方一直不语的君冥烨,看到她和君子珏那亲密的动作,那是有着和上官清越一模一样的脸的人,总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将她当成上官清越,心中很不是滋味,别开眼眸看向了别处……

    “不可能!朕说过不许任何人伤害你!”

    君子珏当即反对,怒目瞪向跪在地上的云珠。

    “你虽已被南云国封为公主!但这并不代表是你的免死金牌!企图陷害月妃罪责当诛!朕会亲自写文书通知南云国皇上!”

    “皇上……”

    云珠刚欲为自己求情,却将所有的话咽了回去,若一再解释不是自己下的毒,岂不是明摆着将下毒的事推给了太后!

    若她将这事暂时担下来,太后顾念这几年来的交情,会帮她化险为夷!

    进门的侍卫将云珠押出殿门,她的最后一眼看向了上官清越,那是一种微微含笑又冷然的眼神。

    上官清越对此并不惊讶,神色担忧又显得有几分焦急地追随着云珠的身影,这是做给君子珏看的!

    君冥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任由君子珏处置云珠。

    如今那个和上官清越长相一模一样的花闭月,有了君子珏的庇护,定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但过多的荣宠,注定是将花闭月推向风尖浪头,这也是君子珏将花闭月安置在翠竹园的原因之一!

    上官清越看着云珠被押了下去,就这样除去了云珠了吗?

    似乎太简单了!

    如今的云珠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婢女了!不但有着公主的一层身份,还有一个天儿做护身符!

    若今天不能除去云珠,日后太后和云珠联了手,再想报仇就难了!

    果然如上官清越担忧的那样,云珠刚被押出殿门,天儿哭喊着扑向云珠……

    “母妃!你们不要押着我母妃!”天儿稚声哭了起来,那尖利的小声音另听者动容。

    “天儿……日后母妃若不在了,要听父王和太后娘娘的话!不许再任性胡闹了!”云珠也哭了起来,那噙泪的眸看着天儿是母亲的慈爱。

    “谁也不许带走我母妃!”天儿大声喊着,一把抱住云珠,回头瞪向高位上的皇上。

    “拉开小王爷!”君子珏的面色闪过丝丝不忍,但还是狠下了心。

    太监总管魏公公奉命拉开了天儿,拍着他的小肩膀哄着,却无法止住他的哭喊,“皇……皇上,求求皇上……不要……押走天儿的母妃!”

    君子珏的看着天儿哭成泪人的小模样,不忍地闭上了双眸,却始终没有松口。

    君子珏一直都很疼爱天儿,也很喜欢天儿。

    但这不代表,君子珏会答应天儿的要求。

    “父王!父王!救救……母妃啊!天儿……离不开母妃……”天儿瞪着朦胧的泪眼希翼地看向君冥烨,哽咽的声音揪住了所有人的心。

    “带小王爷下去!”君冥烨皱起浓眉,不耐的扬扬手。

    心里有些不忍,但更多的是不耐烦。

    他……也说不好,为何对天儿一直不尽喜欢,即使是看着他一天天成长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或许是因为别的关系,但某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依旧让他不可忽视。

    对天儿的感觉,他一直都是徘徊挣扎的。

    魏公公正要抱起天儿拉他下去,天儿一口咬在魏公公的手上,害得魏公公痛得大叫一声松开了手,天儿不再求君冥烨,一把保护君子珏的腿跪在地上。

    “皇上……最好了!皇上最疼……天儿了!不会带走娘亲!把娘亲……还给天儿,天儿要娘亲!”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