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4:本宫不会亲自动手

    君冥烨周身杀气萦绕。

    君子珏星眸一凛,心下一沉。看来在君冥烨的心里,他这个皇上终究毫无力度,只是摆设。

    冥王已不是当初那个冥王,所有朝中大事都需要他亲自定夺,虽然现在不是重权在握,但君冥烨在朝中地位依旧举足轻重,因为他党羽颇多。

    身为皇帝,最受不了的就是臣子对自己动杀念,当年处处被君冥烨掣肘,他只能哑忍。

    这么多年了,君子珏也渐渐羽翼丰满,岂能再屈尊哑忍。

    君子珏的拳头,渐渐抓紧,眼角眉梢也迸射出一股森冷杀气。

    “大胆冥王!!!”夏侯云天恼喝一声,粗犷的嗓音在大殿内洪亮作响。

    夏侯云天一把抽出随身长剑,横亘在君冥烨的面前,一双虎目圆睁,凶恶地瞪着君冥烨。

    “竟敢在皇上面前失态,你别太狂妄!!!”夏侯云天喝道。

    君冥烨的唇角抽搐几下,那一双下场的黑眸,渐渐收紧,目光如刃。

    他什么话都没有再说,只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君子珏气得浑身隐隐震颤,一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上好的梨花木赫然出现两道清晰抓痕。

    在君子珏的唇齿间,隐约响起“咯咯”的咬牙声。

    君子珏去了翠竹园,上官清越还是昏睡之中。

    她犯了哮喘,意识昏沉,紧闭的双眸,长长的羽睫好像美丽的蝶翼,轻轻颤抖,上面还挂着一抹水色。

    君子珏坐在她的床头,没有发出声音,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她额角的碎发,微乎其微地叹息了一声。

    若不是为了让她身体尽快恢复,也避开太后那一只狡猾的狐狸,他怎么会将她安置在翠竹园,距离君冥烨最接近的地方。

    看来他的计划,应该尽快施行,才能守得住这个女人,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君子珏起身而去,上官清越缓缓睁开眼睛。

    她望着君子珏那一抹明黄消失在绿意葱葱的翠竹园,唇角轻勾。

    她知道,君子珏会想她尽快离开翠竹园回宫。但现在看样子,君子珏还不敢动君冥烨。

    想借用君子珏的手报仇,只怕还需要一些火候。

    第二日,五年未曾上朝的君冥烨,居然上朝了。

    朝中很多大臣都是君冥烨的党羽,见君冥烨重返朝堂,欣喜不已,整个朝堂之上竟隐隐透着一股喜气。

    这让君子珏很是气恼。

    他的臣子,居然更拥护君冥烨!那个沉寂颓废五年的人,凭什么还值得他们这般拥戴!

    这让君子珏也明白,君冥烨虽然萎顿了五年,但私底下只怕一直也没闲着,更让君子珏动了要扳倒君冥烨这棵大树的狠心。

    他这个皇帝,夹在君冥烨和太后之间,望眼满朝文武,到底又有多少是他手中的忠臣!

    他不禁狼狈一笑,袖中隐藏的铁拳捏得更紧。

    君子珏醉醺醺地出现在皇后的寝宫。

    上官清彤欣喜不已,赶紧奔出来迎驾。自从花闭月入宫,君子珏再没踏足过她的寝宫,上官清越岂能不高兴。

    “皇上,您终于来了!”上官清彤笑得格外绚烂娇柔,赶紧上前搀扶住有些摇晃的君子珏。

    房中烛火妖冶,昏暗的氛围总让人感觉到暧昧的气息正在暗自浮动。

    上官清彤为君子珏奉上一碗醒酒汤,君子珏一把推开,滚热的汤汁险些溅出来,上官清彤赶紧放下。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好像心情很糟。”上官清彤美眸流转,莺声婉转。

    朝中的事,她也听说了一些。

    上官清彤一个转身,便坐在君子珏的膝上,如雪的藕臂一把勾住君子珏的脖颈,身子紧紧地贴了上去。

    君子珏抬头,俩人接近的距离,鼻尖几乎触碰到上官清彤细嫩的肌肤上。

    滚热的呼吸近在咫尺,浓郁的酒香熏得上官清彤意识迷醉,柔软的身体更紧地贴在君子珏的胸膛上。

    “我就知道,朝中一出乱子,皇上就会来找我了……”上官清彤轻轻一笑,清丽的眼眸之中,燃起一团烈火。

    她为自己的聪慧感到高兴,也为自己在君子珏面前,还有强大的价值自傲满满。

    那个花闭月和上官清越有着一模一样的脸又如何,即便宠惯六宫又怎样,她才是真正的皇后,才是可以帮得到君子珏的人。

    君子珏不说话,一个沉身,便将上官清彤柔软的身体,抵在面前的矮桌上。

    上官清彤低呼一声,柔媚绵绵,犹如承欢嘤咛,害得男人的骨头都酥了。

    “皇上是希望朕来,还是不希望朕来?”君子珏声线沙哑,酒气浓浓,一双星眸醉意朦胧。

    “臣妾当然希望皇上来!”上官清彤在他身下不适地扭动身体,希望他可以更紧地贴上来。

    可君子珏还是迟迟不肯靠近。

    上官清彤有些难忍,渴求地呼唤一声,“皇上……”

    她扭动娇躯贴近他,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媚眼如丝,娇唇艳艳,纤细的手指,轻轻挑开君子珏身上明黄的龙袍……

    “皇上,皇上……”

    上官清彤渴求地低低嘤咛,双眸迷离,眸光如痴如醉,手指在君子珏的胸口一直游弋,可还是没有得到君子珏的任何反应。

    “朕有些累了!”

    君子珏翻身起来,满面兴致缺缺。

    上官清彤浑身一空,目光幽怨地望着君子珏的背影。

    “皇上!”

    上官清彤冲上来,一把从后面抱住君子珏的窄腰,脸颊紧紧贴在他宽大的脊背上。

    “皇上已经许久不来看望臣妾了,不要急着走,臣妾好想皇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