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5:不要怪母妃

    君子珏和君冥烨之间的纷争,愈演愈烈,已经发展到在朝堂之上也纷争不断。

    大家心里都清楚,冥王和皇上闹得这般不快,多半是因为一个女人。

    那个和先王妃,南云国永安公主上官清越,有着一样脸孔的绝世女子。

    大家纷纷心底暗忖,又是一个祸国妖女,只怕朝堂又要卷起一场风波了。

    季贞儿担心君冥烨和君子珏冲突恶化,摆驾冥王府,直接去了君冥烨的房间。

    这五年来,季贞儿还是第一次有勇气,直闯君冥烨的房间。之前一直想着避忌,但在眼下的情况,她也顾不上诸多。

    左右他们之间的流言一直不曾停止过,且君子珏又有意让她转嫁君冥烨。

    倒是可以趁机再添一把火,直接将她和君冥烨之间的关系坐实,不给君冥烨留觊觎花闭月的机会。

    花闭月,花闭月……

    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宫里便再没有消停过!

    季贞儿恨得银牙紧咬。

    她在君冥烨的房间环视一圈,终于在昏暗的角落里找到了君冥烨。

    君冥烨看上去气色很不好,远没有在朝堂上看着那么霸气凛然。这一刻,季贞儿也才真正发现,君冥烨双眸深陷,气色极差。

    “你病了?”季贞儿走过去,又站定在距离君冥烨三米开外的位置。

    因为从君冥烨的身上流露着,外人勿近的阴冷。

    她不敢靠近,生怕惹恼他。

    君冥烨不说话,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季贞儿见他依旧这般颓废,不禁心口一痛。

    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是这个样子,甚至比之前更加消沉萎靡。

    他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冥王,也不再是那个眼光就能震慑一方的桀骜战神。

    一个男人,居然毁在一个女人手里,这让季贞儿心口酸胀难忍,恨意更浓。

    “找过太医瞧瞧没有?”季贞儿问。

    君冥烨还是一声不发,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完全忽视她的存在。

    季贞儿深吸一口气,忍下不耐,缓缓俯身,声音依旧柔和。

    “因为一个女人,何必和皇上闹得那般不愉快?他毕竟是皇上,执掌满朝大权……你就不担心,他对你……”

    季贞儿的话没有说下去,她知道君冥烨会懂得她的意思。

    若不是看出来,君子珏动了要彻底铲除君冥烨的心思,日日留宿在皇后寝宫,她也不会一时心急来见君冥烨。

    “这般弄得满朝风雨,对你很不利。”她依旧温声道。

    季贞儿懂得,男人有的时候,是需要哄的,而不是过多指责。

    “冥烨,我很清楚,你心里的想法。如今出现一个,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你便乱了心。但你也清楚,月妃不是她,也不可能是她,所以你不能接受,你需要用一种方式,来发泄你的情绪。”

    “但你不能和皇上做对啊!你终究是皇上的臣子,是大君国的亲王,你的身份不能凌驾在皇上之上。”

    季贞儿一番话说得柔声细细,温情脉脉,抬起手想要触碰君冥烨一下,最后又无奈放下。

    “我明白,她是你心里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总要从中走出来,继续属于你的日子,而不是一直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心疼。”

    季贞儿紧紧按住心口的位置,一双美眸之中,盈上一层水雾。

    “这么多年了,你应该放下了呀冥烨。”

    她哀求又祈求的声音,带着让人心疼的哽咽,赶紧擦了擦潮湿的眼角,不让眼泪落下来。

    “为皇上当说客来了!”

    君冥烨终于开口,却是声音冷冷。

    “不是!你们之间的矛盾,岂是我一两句话就能解开的。”

    季贞儿叹息一声,接着又道,“只是想告诉你,这样闹下去,只会让群臣归罪于一个女子,你这是在害她。”

    君冥烨那冷漠又疏冷的眼神,忽然清浅地颤抖了一下。

    他抬起黑洞洞的眼眸,声音依旧冷漠如冰。

    “那是他的皇妃,与我何干!”

    季贞儿轻笑一下,“你也清楚,她现在是皇妃,是皇上的宠妃。不管你因为她长得太像她了,因为愧疚也好,想从她的身上弥补一二也罢,你终究要记得,她是皇妃,你们身份有别。”

    “因为一个女人,和皇上闹得君不君,臣不臣,只会让臣民骂她是红颜祸水。”

    “冥烨,你经历了五年前的大雪灾,你很清楚,皇上固然是一国之君,但终究民心不可违的无奈。”

    君冥烨浓黑的眉心,倏然一抖。

    五年前,正是因为大君国上下百姓,要求斩杀上官清越平复天灾,他在无奈之下,才休了上官清越,将上官清越遣送回南云国……

    季贞儿知道,自己的一番话,说到君冥烨的心坎中去了,唇角隐约勾起一抹浅笑的弧度。

    “冥烨,不管你心中如何想,现在你们终究是义父和义女的关系了,人言可畏,还是要避忌一些的好。”

    君冥烨幽深的眼底,萦绕起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季贞儿知道触碰了君冥烨心底的雷区,便起身悄然而去了。

    她不会给君冥烨对她发火的机会,但也要让君冥烨真正清醒地知道,即便那个花闭月是真正的上官清越又如何,全国上下现在都知道,皇上的新宠月妃娘娘,已经认了君冥烨为义父。

    天道伦常,万万千千的眼睛盯着他们,难道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锦园。

    云珠这两天身体好了一些,只是身上的伤口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