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6:你少假惺惺

    天儿来到翠竹园,被守门的侍卫拦下。

    现在的翠竹园守卫森严,想要进去,几乎不可能。

    天儿黑漆漆的大眼睛,骨溜溜一转,仰着小脑袋,透着点霸气,又透着点稚嫩地说。

    “我是来找无极和无央的。”

    侍卫还是不肯放行,“小王爷,皇上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翠竹园。”

    天儿抿着小嘴,又道,“之前我对无极不客气,现在他住在冥王府,我身为冥王府的小王爷,理应过来找他玩一玩,友好相待。”

    一个小孩子,说出这番逻辑的话,还是让侍卫很吃惊的。

    “我也特意前来向月妃娘娘道谢,感谢她救了我母妃。”天儿又道。

    侍卫互相看了一眼。

    天儿有些不耐了,声音也变得霸道起来,“赶紧放行!皇表哥不会不让我进去!”

    “小王爷,皇上有令啊……”侍卫很为难。

    “太后娘娘正在冥王府,还要本小王爷去搬来太后娘娘的懿旨!”天儿的声音更加霸道。

    侍卫有些害怕了,这个小王爷可是太后十分疼爱的心肝宝贝,他们岂能开罪得起。

    侍卫们只好放行。

    反正是个小孩子,而君子珏下令不让靠近的,是冥王府那些居心叵测之人。

    上官清越正在房里,看小无极和小无央写字,听朱砂说小王爷天儿来了,很是意外。

    “这个孩子,怎么一个人来了。”上官清越起身,放下手里把玩的暖玉,亲自出门迎一迎。

    虽然天儿是云珠名义上的儿子,上官清越已经猜到,多半这个孩子正是太后和君冥烨当年的孩子。

    可对天儿,总是有一种难以说清楚的亲近,或许是因为,她也是一位母亲的缘故。

    见天儿一袭宝蓝色锦袍,包裹他小小的身子,愈显肌肤白嫩可爱,不过那与生俱来的霸气和傲气,真真像极了君冥烨。

    上官清越不禁有些晃神,等回过神的时候,天儿已经走近,居然还很规矩地向她行礼。

    “天儿参见月妃娘娘。”

    上官清越见天儿这般乖顺,更是吃惊,赶紧让朱砂搀扶天儿一把。

    小无极从房间里冲出来,站在上官清越身侧,充满敌意地瞪着天儿。

    “你来做什么!”

    小无央也跟着跑出来,站在上官清越另一侧,亦是充满敌意的目光。

    这两个平时备受欺负的孩子,如今有上官清越撑腰,腰板也挺得笔直。

    小孩子狐假虎威的样子,还是蛮逗趣的,上官清越伸手将他们搂在身边,安慰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天儿很不喜欢小无极和小无央现在仗势欺人的嘴脸,不过还是笑着说。

    “我是来向你们道歉的。”天儿微扬小脑袋,依然透着一股傲气。

    小无极扫了天儿一眼,不冷不热,不打算接受天儿的道歉。

    “你少假惺惺了!”小无央脆声道。

    天儿还是笑着说,“我母妃教训我了!来者是客,我不该欺负你们。所以特地来向你们道歉。”

    上官清越赶紧对小无极和小无央说,“小王爷已经向你们道歉了,你们应该友好的接受。”

    她不希望,两个孩子这么小,就被仇恨蒙蔽幼小的心灵。

    小无极嘟着小嘴,还是一副不愿意的样子。

    小无央脆生生说,“小王爷肯定没安好心!他是最讨厌我们两个的。”

    天儿抿着小嘴,脸色阴沉了几分。

    他从来没有主动欺负过小无极和小无央,只是冷眼旁观他们被欺负,可最后他们两个还是觉得指使人欺负他们的人是他。

    因为他在官宦子弟当中,只要他出现,就是备受围绕和追捧的那一个。

    就好像十王府里的小郡主君浅浅,众星捧月般身边总是围满人。

    “无极是心胸开阔的男子汉,不会计较这些的对不对?”上官清越依旧温声言语。

    小无极想了想,不想惹上官清越不悦,只好接受天儿的道歉。

    天儿轻轻一笑,又对上官清越说,“天儿谢过月妃娘娘替母妃求情!母妃身体未愈,不能前来谢恩。”

    天儿说着,就又矮身行礼。

    上官清越赶紧让朱砂阻止天儿行礼,笑着说,“真是个懂规矩的好孩子。”

    心下却腹诽,没想到云珠那种人,还能教出这么懂事知礼的孩子。

    天儿带着小无极和小无央去抓蛐蛐玩了。

    上官清越站在原地,望着三个小孩子,欢快跑远的身影,赶紧让下人们紧紧跟着,别出了什么闪失。

    小孩子之间的恩怨,就这样轻易化解了,让上官清越的心里,不禁升起一些羡慕。

    人若一直不用长大,一直如小孩子般单纯天真,那该有多好。

    朱砂拿了披风,披在上官清越的肩上。

    “娘娘,虽然翠竹园气候宜人,还是要小心着凉。”

    上官清越紧了紧身上的披风,依旧看着跑远的几个孩子,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容。

    “朱砂,准备一些糕点,他们玩累了,肯定会肚子饿。”

    “娘娘,那是王妃和冥王的孩子,您还要善待他?”朱砂不满。

    “一个小孩子而已,大人之间的恩怨,不该牵扯到小孩子身上。”

    “娘娘就是太善良了!奴婢倒是觉得,小王爷忽然跑来示好,没那么简单。”朱砂道。

    上官清越不禁失笑,“这么小的孩子,难道还有什么心机不成?”

    “不怕小王爷有心机,怕就怕王妃有心机。小王爷之前很不待见月妃娘娘,今天却一改常态,这般规矩懂礼,实在奇怪。”朱砂道。

    上官清越还是轻轻笑着,望着天儿在草丛里抓蛐蛐的身影,唇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

    “我倒是很喜欢小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