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7:你这个毒妇

    上官清越抱住怀里的天儿,手指轻轻搭在天儿的脉搏上,不禁心口咯噔一下。

    居然是中毒!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忽然中毒?

    朱砂见上官清越的脸色泛白,赶紧奔过来,要从上官清越的怀里,接下天儿,被上官清越避开。

    “快去找太医,通知冥王府的人。”上官清越道。

    朱砂愣了愣,“娘娘,小王爷在我们这里出事,只怕说不清楚……”

    “快去!”

    “……是!奴婢这就去!”

    春日里的傍晚,虽然暖风,却透着淡淡的凉。

    晚风拂过池塘,映着一缕残阳余晖,波光潋滟柳条柔。

    冥王府的人,还在四处寻找天儿的下落。

    云珠身上伤口未愈,在下人的搀扶下,脚步踉跄,满面焦急。

    季贞儿怒目瞪向云珠,咬牙低声说,“若天儿有个好歹,哀家唯你是问。”

    云珠吓得差点跪在地上,低着头咬住嘴唇,“都是臣妾没有照顾好小王爷,臣妾的错……”

    君冥烨站在池塘的不远处,他也出来寻找天儿了,可他更担心,小孩子会不会因为一时间胡闹,坠入池塘,才会一直寻不到下落?

    有这样想法的人,还有季贞儿,她双眸噙着或真或假的眼泪,站在君冥烨的身侧,低低啜泣。

    “若是天儿真有个好歹,我也不要活了!”

    君冥烨微微侧眸,扫了季贞儿一眼,神色无波无澜。

    “天儿,天儿……你在哪儿……母妃好担心你,天儿你快出来……”

    云珠哭喊起来,眼泪簌簌坠落,瞬间将季贞儿营造的悲婉气氛盖了过去。

    季贞儿掩住眼角的潮湿,眼角余光狠狠地剜了云珠一眼。

    “整个冥王府,还有哪里没有寻过!”君冥烨终于开口了。

    云珠踉跄地扑上来,身子一歪,便跪倒在君冥烨的脚下,“王爷,还有翠竹园!之前天儿,最喜欢去翠竹园玩……”

    云珠一提到翠竹园,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落在云珠身上,吓得云珠赶紧低下头。

    云珠擦了擦眼角的潮湿,低声喃语,“天儿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我有一再告诫他,不许再去翠竹园打扰月妃娘娘修养……他是听话的孩子,应该不会去翠竹园……”

    “小孩子向来逆骨,或许真的去了翠竹园也说不定。”季贞儿道。

    大家便赶紧奔向翠竹园,正好撞见从翠竹园焦急跑出来的朱砂。

    朱砂见一群人气势汹汹,以为他们知道了小王爷在翠竹园出事的事,吓得脸色一白。

    “你这么焦急去做什么!”君冥烨紧张问。

    他还以为是月妃娘娘出了事,一双黑眸紧紧盯着朱砂,透着强烈的急迫。

    朱砂心口一沉,不禁吓得双膝发软,险些跪在地上。

    “奴婢,奴婢……”

    “遮遮掩掩,口齿不清,你心虚什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乱子!”云珠喝道。

    朱砂更是紧张,吞吐一阵,赶紧摆手,“没,没出什么事……”

    她不敢说,生怕天儿在翠竹园出事的事,被归咎到月妃娘娘身上。

    “是不是天儿在翠竹园!”云珠当即惊叫起来,赶紧往翠竹园冲。

    朱砂更加害怕了,试图阻拦,还是被云珠一把推开。

    “小王爷不在……不在……不在翠竹园……”

    朱砂被几个下人推开。

    有太后娘娘在场,侍卫们也不敢阻挠,只好任由一大群人进入翠竹园,剩下的侍卫互相对视一眼,便有一人赶紧跑去宫里给皇上通信。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进入翠竹园。

    朱砂赶紧拼命地跑在前头,大声喊,“娘娘,太后娘娘和冥王来了!”

    朱砂试图通知一下上官清越,让她有个准备,别让人平白害了。

    可眼下这个阵仗,只怕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是冥王府里唯一的小王爷,可是太后和皇上都很疼宠的孩子。

    皇上膝下一直无子,可是有不少人私底下臆测,小王爷很可能就是将来的皇储。

    朱砂声音还没落下,云珠已经一把推开房门,就看到上官清越抱着脸色煞白,面连疼痛的天儿。

    云珠看到这一幕,身子直接软了下去,赶紧冲进来,哭声大喊。

    “天儿,天儿……”

    “天儿你怎么了……”

    云珠冲上来,一把将上官清越推开,赶紧将天儿搂入怀里。

    “母妃的天儿,天儿……你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我的天儿……”

    云珠哭得撕心裂肺,好生可怜。

    上官清越看到君冥烨和季贞儿随后进门,眉心一跳,不好的预感倏然强烈。

    抱在云珠怀里的天儿,小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抽搐着,吓得君冥烨和季贞儿的脸色都跟着变了。

    “天儿……”季贞儿娇躯摇晃一下,赶紧冲上来查看天儿。

    云珠忽然指向上官清越,“你为什么!!!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这么狠心!!!”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上官清越不说话,安静地站在那里,目光安静无波地望着云珠。

    她现在全都明白了。

    只是没想到,云珠会这般狠心。

    居然将一个小孩子推向风尖浪头,当刀子用。

    “还不快去找太医!!!”季贞儿娇喝一声。

    季贞儿从云珠的怀里,将天儿不住痉挛的身体接过来,紧紧搂入怀中。

    不管怀里这个孩子,是不是她亲生的孩子,但这么多年,早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看待,俨然已经就是她怀胎十月生下那一个。

    季贞儿满面心疼,眼泪扑扑坠落。

    君冥烨望着上官清越,黝黑的眸子,一点一点下沉,神色阴郁。

    上官清越挑眸,扫了君冥烨一眼,从来没想过,可以得到这个男人的任何信任,故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