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68:这笔帐,记下了

    君冥烨的一声相信,让云珠和季贞儿都震惊不已。

    云珠不住摇头,哭着说,“王爷,已经证据确凿,她要害死天儿啊……”

    “为何王爷还不相信?难道要天儿……要天儿真的没了命,还要相信这个女人……”

    云珠不敢说,这个女人是回来复仇的,更不敢说,这个女人就是上官清越,她生怕所剩无几反败为胜的筹码,瞬息之间消逝殆尽。

    云珠见君冥烨依旧脸色沉寂,无动于衷,哭着扑向床上的天儿。

    “母妃可怜的天儿,可怜的天儿……你还这么小……你不要吓母妃……你快点好起来……呜呜……”

    “如果老天非要收走一个人的话,就让老天将母妃收走,母妃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天儿一命。”

    上官清越冷眸睨着云珠,心下冷笑,好一场母子情深的戏码!

    原来云珠这般的虚伪!连一个从小养在身边,当她是亲生母亲的无辜孩子,都能狠心利用。

    上官清越忽然心疼起天儿来,眼前似乎浮现天儿稚嫩可爱又霸气凛然的小脸,他对她说……

    “天儿代母妃谢过月妃娘娘,谢月妃娘娘为母妃求情。”

    上官清越不知为何,倏然红了眼眶,心口一阵针扎的难受。

    季贞儿心痛不已地看着君冥烨,看着被君冥烨挡在身后的上官清越。

    “为何?为何要……这般对一个孩子。”

    季贞儿颤抖着声音,眼中圈着晶莹的水雾,随着声音从唇齿间溢出,眼中泪水也摇摇欲坠。

    季贞儿更不能接受的是,君冥烨竟然毫无条件选择相信那个恶毒的女人。

    他们的孩子,在君冥烨的眼里,到底算什么?还不如一个女人重要!

    季贞儿深吸一口气,目光里噙了一丝凌厉,微扬臻首,睨着君冥烨身后的上官清越。

    “哀家想知道为什么,让你狠心对一个孩子下手!没想到,月妃的温柔善良,只是一面面具。”

    “我没有下毒。”上官清越低声说。

    看似辩解,声音里却透着平静如水的清凉,没有任何涟漪。

    朱砂已经神色凌乱,浑身不住哆嗦,好像随时都要跪下去似的,紧张又担忧地望着上官清越。

    小无极和小无央也被现在的阵仗吓住了,两个小孩子紧紧靠在一起,一脸的彷徨无助。

    忽然,小无央脆生生地喊了起来。

    “不是娘娘下的毒!娘娘不会下毒的!”小无央瞪着季贞儿,一双盈澈的大眼睛里无畏无惧。

    她忽然冲到季贞儿面前,仰着小脑袋目光坚定地盯着季贞儿。

    季贞儿恼了,一巴掌将这个不懂规矩的小孩子推开。

    小无央被推倒在地,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上官清越赶紧将小无央抱起来,护住在怀里。

    “身为太后,理应端庄贵重,拥有国母风范,居然对一个小孩子动手!”上官清越恼道。

    君冥烨也紧张看着上官清越怀里的小无央,沉寂的冷眸之中,卷起一股暗涌的风暴。

    季贞儿已经火气上涌,难以平息。

    “给哀家打!打到招供为止!”

    季贞儿厉声大喝,当即有人上前,将上官清越团团围住。

    “娘娘没有下毒,太后娘娘不能冤枉娘娘啊!”朱砂哭着扑上来,紧紧抱住上官清越,将上官清越护住。

    上官清越依旧脊背笔直,目光如冰,毫不屈服的倔强,犹如冰山雪莲,美得冷艳脱俗。

    宫人们当着君冥烨的面,自然不敢当即动手,纷纷悄悄看向君冥烨的反应。

    季贞儿断然是吞不下这口气,又恼喝一声,“还不赶紧动手!”

    “谁敢!”君冥烨咬牙道。

    上官清越再次吃惊看向君冥烨,那一身冷意包裹的男人,幽深的狭长眸子中,总是深沉如海,让人无法揣测出他的心意。

    “她害了天儿啊!”季贞儿的声音颤抖了,眼中再次漾起一层水雾,娇唇颤抖,再无力说出更多的话。

    当季贞儿触及到君冥烨狂烈袒护的神色,心头之中,更是萦起一层挥之不散的酸楚。

    君冥烨狠狠扫了一眼房间内的众人,一把将昏厥在床上的天儿抱起。

    “本王说不是她,便不是她!”他的声音冷狠决绝,不容人怀疑。

    “毒在她的糕点里发现,怎么可能不是她!所有人都好好的,唯独天儿中毒,如何解释!”季贞儿依旧兀自坚持,却遭到君冥烨强烈的厌恶。

    季贞儿顿时犹如梗刺在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季贞儿用力吞咽,将所有的不满和挣扎,硬生生忍下。

    她无比清楚,继续纠缠下去,反而会让自己在君冥烨的心里,留下更加深刻的讨厌。

    君冥烨抱着天儿离开了翠竹园,所有的太医纷纷紧步跟上。

    上官清越依旧抱着怀里的小无央,很想再看一看天儿的情况,这种冲动又忍下来了。

    她也说不清楚,为何天儿的一切,竟然这般清晰地牵动她的心弦。

    云珠在离开时,射来阴狠刺骨的一眼,恨不得用那眼神将上官清越凌迟百遍。

    上官清越轻轻勾起唇角,目光亦是阴冷无比。

    好!

    很好!

    云珠开始反击了!

    这一笔账,她记下来了。

    季贞儿也投来蛇蝎般恶毒的一眼,两道灼热犹如火焰的目光,恨不得将上官清越当场焚成灰烬。

    季贞儿一摔广袖,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去。心下却在发誓,这个女人,断然不能再留了。

    云珠跟随众人,双手紧紧抓在一起,悄然看向季贞儿恼怒非常恨得银牙紧咬的样子,云珠卸下对天儿焦急不已的表情,唇角隐隐勾起一抹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