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0:满身满脸的血

    夜幕四合,晚风生寒。

    上官清越小心匍匐在屋顶之上,她一身黑色夜行衣,与黑沉的夜色融合。

    轻轻掀开屋顶上的一块砖瓦,发现天儿的房间内,守夜的人竟然是君冥烨,吓得上官清越差一点打翻手里的瓦片。

    她赶紧稳住自己,不让君冥烨发现任何声响,更不能让君冥烨发现她,否则她的伪装将在君冥烨面前粉碎,彻底暴露。

    这个时候,天儿的房门被人推开了,云珠啜泣着,端着什么东西进来。

    “天儿,天儿你醒醒啊……母妃做了你最爱吃的鸡蛋羹……你一直说母妃的鸡蛋羹味道最好的……你起来吃一口好不好……”

    云珠心疼握紧天儿胖嘟嘟的小手,哭得眼泪珠子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好一副母子情深的画面!

    上官清越不禁心下嗤笑。

    云珠的演技,比五年前更加炉火纯青。

    季贞儿竟然也跟着进来了,从季贞儿现在的表情,不难看出来,太医正束手无策,季贞儿进来一把拽住云珠,就将云珠推倒在地,大声呵斥起来。

    “你从小跟在小王爷身边,还以为你办事稳妥,才将天儿交给你照料!没想到你这么蠢笨,连个五岁的孩子都照看不好。”

    云珠趴在地上,弱弱地哭着,“都是妾身的错,太后娘娘饶命啊……”

    云珠爬向君冥烨,“王爷……云珠真的不是有意的……云珠一直告诫天儿,不许去翠竹园……定是有人引诱天儿……蓄谋谋害天儿啊……”

    “王爷,我一直待天儿如亲生,这就是我的亲生孩子啊……我怎么忍心……若天儿真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以死明志……”

    云珠哭着,就要冲向殿内的柱子,一头装死。

    君冥烨恼喝一声,“够了!!!”

    云珠赶紧稳住身体,咬紧娇唇忍住哭声,不敢再发出丝毫声响。

    君冥烨抬起幽暗的眸子,睨向云珠,“你口口声声说,月妃陷害天儿……”

    君冥烨的声音,轻微颤抖了一下,“你有什么证据?!她又有什么动机!!!”

    云珠的肩膀倏然一颤,讷讷地抬眸看向季贞儿。

    “她为何害天儿!!!”

    君冥烨低吼一声,黑沉沉的眸子,忽然射向季贞儿,“还是说,你们一早就设计好陷害她,她才会反击你们!”

    “之前太后送给月妃的糕点有毒,你们又怎么解释。”

    君冥烨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响亮,两个女人同时鸦雀无声,一时间有些百口莫辩。

    她们送去的糕点本无毒,却被上官清越利用时机,先摆了她们一刀。

    如今说明什么?就算上官清越下毒毒害天儿,君冥烨也要觉得是上官清越为了自保反击?

    那是他的亲生儿子,难道也不打算追究那个女人的责任?

    他对那个女人的感情……

    已经深到这种程度?!

    季贞儿和云珠都是脸色煞白,不说话。

    过了许久,云珠才挣扎出来一丝声音,细弱的,无力的,透着苍白。

    “王爷,臣妾送去的糕点没毒啊!奴婢和太后都是冤枉的!”这个时候,云珠必须抓住太后为自己开脱。

    君冥烨瞪向云珠,目光咄咄逼人,“那么你来告诉我,月妃陷害天儿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云珠纵然有千言万语也堵塞在喉口之中,说不出来了。

    她不能说,那个女人回来就是为了复仇,也不能用这个理由说服君冥烨,否则她再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王爷……毒在翠竹园查了出来,难道还不算证据确凿吗?”云珠哽着声音,眼圈通红,说着便又有泪水涌了出来。

    季贞儿算是看出来了,在君冥烨的口气里,真正想要追究的,不是一个动机,而是一个真相。

    季贞儿眉心一沉,目光从君冥烨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掠过。

    只怕在君冥烨的心里,早就对那个叫“花闭月”的女子身份有所怀疑。

    包括她自己也怀疑这个“花闭月”到底是谁!

    若真的是回来复仇的上官清越,又如何解释无底崖下,被猛兽撕得粉碎的尸体?

    君冥烨亲眼见到了血淋淋的一幕,故而才不会相信,现在的花闭月,正是已经死了多年的上官清越。

    死而复生本就是不可存在的神话,何况尸身已经被毁。

    这个时候,君子珏竟然也来了。

    他来看望天儿的情况。

    不管下毒的人,是不是他的皇妃,在冥王府发生这种事,他也很担心,被有心人利用,一口咬定便是月妃所为,到时候他就很难保住月妃了。

    毕竟季贞儿现在在朝廷中的势力,他还要忌惮几分,若再加上君冥烨在朝中的党羽,只怕大君国轻易就能变天,他这个皇上也会沦为阶下囚。

    “太医还没想到合适的方子?”君子珏担心地看了一眼床上脸色惨白如纸的天儿。

    季贞儿摇了摇头,“这群庸医,连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

    “整个大君国,难道就没有一个解毒的高手?”君子珏道。

    季贞儿看向君子珏,忽然强声道,“既然是在翠竹园中的毒,皇上难道不该将月妃请来,追问清楚事情始末!”

    “太后的意思是?”君子珏眼角一沉。

    “或许,月妃知道,天儿中了什么毒。”季贞儿口气十分笃定。

    云珠又哭了起来,跪倒在君子珏的面前,“求皇上救救天儿……他还小,求皇上救他……就算要了我的命……只要皇上救天儿……”

    上官清越依旧趴在屋顶上,心口一阵冰冷。

    看云珠的态度,断然是不会拿出解药救天儿了。

    若天儿死在这一场中毒之中,到时候她就算是清白的,也会被人怀疑,暗地里骂她是毒害小王爷的凶兽。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