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1:神秘黑衣人

    上官清越本欲离去,当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尖叫声,赶紧回头……

    阑珊灯火下,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在石砖之上,鲜血映着昏黄的灯火,红的妖艳,红的夺目……

    上官清越猛抽一口冷气,双眸瞪得恍若铜铃,不敢置信地盯着院子里惨厉的一幕。

    她张张嘴,收紧的喉口里,却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上官清越的双眸,不经意间就模糊了。

    朱砂……

    那个总是笑着对她说,“娘娘,你就是太善良了。”

    朱砂……

    上官清越一把捂住心口,用力喘息,却还是觉得呼吸憋闷。

    “皇上竟然杀了朱砂!”季贞儿尖叫起来,声音里噙满了不甘和惊惧。

    她还打算,从朱砂的口里,想方设法套出一切都是月妃所为,如今朱砂死了,便是死无对证,那么所有的罪责,都被朱砂一人承担下来。

    “竟然胆敢伤害小王爷的贵体,死有余辜!”

    君子珏一把丢了手里染血的长剑,看都没看一眼倒在地上的尸体,只是目光凉意湛湛地从云珠身上掠过。

    云珠虽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但还是从君子珏的目光中,看到了萧杀之意。

    云珠身心骤寒,不禁浑身哆嗦。

    难道君子珏已经对她动了杀念?而杀了朱砂,完全是为了震慑她?

    还是说,方才的那一剑,本来就是刺向她的?

    云珠不禁浑身哆嗦起来,脸色惨白得没有丁点血色,映衬溅在脸上的血滴,更加妖红。

    君冥烨冷眼看着这一切,一双幽深的墨色眸子里,没有任何情绪,却用收紧的眼角,睨着君子珏。

    他当然看得出来,君子珏这般做,是为了袒护月妃,免得继续有风波不断。

    不过君冥烨什么话都没说,他也希望这件事尽快平息,不要继续演化下去。

    君冥烨暗暗长松口气,如此一来,也再不会有人说,天儿中毒是月妃所害。

    这个时候,有个侍卫大喝一声。

    “什么人!”

    随即便有人飞向屋顶。

    君冥烨冷眸如刀,豁然射向屋顶的方向。随即,黑影一闪,竟然赶超了之前的侍卫,率先出现在屋顶之上。

    上官清越捂住不适的心口,想要大口呼吸,却已经忘记呼吸,赶紧向后闪避……

    还不待她逃走,一把长剑,已经横在她的脖颈之处,而在那手持长剑之人的身后,瓦片飞溅,尘土飞扬,衣袍翻飞,满身霸气。

    上官清越忽然一脚踢起一块砖瓦,直接击向君冥烨。

    不管如何,都不能被君冥烨发现,她在这里,就算拼尽一切力气,也要从这里逃走。

    君冥烨赶紧旋身躲避,上官清越趁机一个翻身。

    轻尘见刺客要逃,赶紧从暗处现身,手中一把细剑,如梭刺向上官清越的后心……

    上官清越没想到轻尘会突然出现,正欲逃开轻尘刺向后心的那一剑,前面的君冥烨已飞身而来。

    两面夹击,全身而退的胜算几乎是零!

    上官清越的眸中闪过一丝光亮,倒不如借此机会杀了君冥烨!即使赔上自己的性命两败俱伤,也值了!

    念及此,上官清越从腰际间抽出一把软剑,不去顾及身后飞来的轻尘,她踩过屋顶身形迅速地奔向君冥烨……

    就在轻尘要出招的时候,没想到又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跃上屋顶,直接拦住了轻尘。

    那黑衣人手里用的是一根细长的竹竿。

    很奇怪的武器。

    在那黑衣人手中竹竿的一头,是一把锋利的小刀,削铁如泥。

    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轻尘袭来,一时间逼得轻尘步步后退。

    轻尘不禁震惊,对方的武功竟然比他高出这么多。

    上官清越顾不上惊讶来人是谁!

    没了轻尘这个强劲的对手,她攻向君冥烨的招式更加狠历!

    君冥烨之前中过她的迷香,体力早已不是从前那般强健,就连运功时也会处处受阻。

    上官清越杀他,这一次十拿九稳。

    就在上官清越的剑,欲刺穿君冥烨的心口时,君冥烨却盯住她那一双如水翦眸,忘记了反映。

    他薄唇轻启,喃喃出声……

    “是你……”

    “小月儿……”

    迷蒙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千丝万缕地注入到上官清越的心坎之中。

    当他看到君冥烨笑了,双手更是颤抖起来,剑势明显大弱。

    “你来了!”

    “终于来了!”

    “终于找我索命来了。”君冥烨笑着喃喃。

    上官清越的周身,猛然抖动了一下,手再也抓不住剑柄,发现细软的长剑,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就在锋利的剑尖,即将穿透君冥烨的袍衫时,她的动作竟然莫名其妙地静止了下来。

    就好像当年的雨夜,她恨极了他,恨他狠心将哥哥推下悬崖,恨不得杀了他,可最后,一剑刺下去,还是避开了他的要害。

    如今即便知道哥哥现在还活着,已经掌控了整个南云国,但对君冥烨的恨意,还是无法削减。

    她要他死!

    要他生不如死!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她都恨透了这个男人。

    苦痛的一颗心,只有品尝了仇恨的滋味,才能明白,那是多么难熬的深渊。

    可在这一刻,看到君冥烨脸上美好又舒缓笑容,她竟然迷茫了。

    还在心中漾起一种说不清楚的涟漪,缓缓浮荡,漾开异样的滋味。

    她更紧抓紧剑柄,双眸恶狠狠盯着君冥烨一双黑眸,终于鼓起勇气,狠狠刺下去……

    “去死吧———”她嘶吼一声。

    君冥烨竟然真的没有躲开。

    反而他释怀一笑,是那么轻松自得的笑,好像初晨绽放的一缕曦光,那么明媚迷人……

    他是为了偿还五年前的那一剑?

    还是因为,为了结束他现在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才这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剑?

    可是长剑,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