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2:仔细搜查

    上官清越小心走到门口,向着门外看了一眼,见是蕙心,这才长长松口气。

    她赶紧开门,让蕙心进来。

    蕙心见她脸色极差,便知道她受伤了,赶紧将一颗药丸塞入她的口中。

    上官清越的哮喘有些犯了,正是呼吸不畅的时候,没想到出了那药丸,竟然舒服了很多。

    蕙心什么话都没说,找到上官清越换下来的染血夜行衣,匆匆藏在自己的裙子底下,赶紧出门毁灭证据。

    上官清越关紧门窗,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有些忐忑。

    身上有了伤口,便是有了记号。

    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苍白的一张脸,还有在唇角处生的一颗颗红痘子,显得她肌肤更加苍白憔悴。

    她轻轻抚摸那几颗红痘子,正是因为用口含了“灼心”解药所致。

    这个印记,要过几日才能消除,她赶紧拿出胭脂遮盖。

    这一次脱险,还要感谢那个神秘黑衣人,不然她可能已经死在轻尘剑下。

    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帮她?

    居然还知道她的身份。

    她赶紧去问蕙心,是不是师父派来的人。可没想到,蕙心竟然也不知。

    这让上官清越更加困惑。

    那个黑衣人,知道她的身份,知道翠竹园和冥王府的一切路线,简直轻车熟路,想来应该十分熟悉冥王府。

    更奇怪的是,居然还知道她是谁。

    难道连她真正的身份,也知晓?

    ……

    君冥烨的前胸被划开一道几乎贯穿整个上身的大伤口,由于血流过多,他昏厥了过去。

    这时太医们惊恐地发现,君冥烨流出来的血,竟有着异于常人之处。

    红色的血,泛着一种青黑色。那是极浅的青黑色,若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视!

    太医们商议起来,这很明显是中毒,还是一种慢性毒!

    据伤口上的情况看,那毒并不在剑上,又通过那血的成色,太医们断出君冥烨中这种慢性毒已有一段时日!

    近日,君冥烨一直身体欠佳,看来正是慢性剧毒所致。

    季贞儿和云珠得知君冥烨中了慢性毒,看向对方面面相觑。

    冥王府的膳食管制十分严格,君冥烨怎么会中毒?

    除非是亲近的人,没有引起怀疑,被不知不觉下了毒……

    云珠有那么一瞬,怀疑是季贞儿。她知道,季贞儿为了自己的目的,向来不择手段。

    云珠不会疏忽还有一个懂毒的人!

    那人深深地恨着君冥烨,现又住在冥王府,下毒一事那人也有很大的嫌疑!

    那人就是——上官清越!

    季贞儿却怀疑,下毒的人正是云珠,现在整个冥王府,都是云珠当家,接触君冥烨的机会也较多。

    而云珠为了保护自己在冥王府的地位,动机也很明显。

    只要君冥烨一死,天儿会顺理成章继承君冥烨的王侯之位,而云珠的冥王妃之位,这辈子也保住了。

    这个时候,下人来报,说天儿醒了。

    季贞儿喜出望外。

    云珠却很惊讶,随即也赶紧用喜色掩盖自己脸上的异样。心下却在疑惑,天儿没有服用解药,怎么会自行苏醒?

    太医们可调配不出“灼心”的解药。那是南云国深宫秘毒,妃嫔们争宠专用,腹痛如绞,却难以解救。

    若不是上官清彤从南云国带了灼心来大君国,以备将来争宠时所需,就算云珠用千金也买不到灼心。

    云珠心思千回百转,看来是有高人在啊!不但知道灼心,还知道解法,难道对方也是南云国深宫之人?

    ……

    天儿已经苏醒过来,毒也奇迹般地解了,只是唇角周围,生了一层的红痘子。

    季贞儿甚为担心,生怕天儿还有什么不适,赶紧让太医给天儿医治唇边的红痘子,太医却说,那是药物所致,过几日就能消了。

    云珠抱着天儿亲昵一阵,眼底掠过一丝清明。

    “太后娘娘,您发现没有,刺杀王爷的刺客,是个女人。”云珠低声道。

    “哀家当然看得出来!”季贞儿握着天儿的小手,满心欢喜天儿的逢凶化吉。

    “侍卫守住了冥王府所有出口,整个冥王府都被搜遍了,还是没有抓到刺客。”接着,云珠又小声说。

    “臣妾觉得,刺客很可能还在冥王府。换言之,那刺客本就是冥王府中之人。”

    季贞儿的眸色,微微一紧。

    云珠赶紧笑着说,“对了!怎么忘记了,在冥王府,还有一个出口,就是翠竹园附近的泉山。只要刺客逃到泉山上,自然也就不好搜查了。”

    季贞儿垂下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神色,“云珠,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云珠赶忙笑着说,“太后英明,臣妾这般愚钝,太后都想不到的,臣妾自然更想不到了。”

    云珠现在还不想挑破,花闭月就是上官清越的事。或许季贞儿早就看出了端倪,却只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哀家一定会调查到那个刺客!”

    季贞儿声音低狠,眼眸如刺。

    云珠低着头,依旧勾唇笑着,“冥王府的一切,都要仰仗太后娘娘关照了。”

    季贞儿带着宫人离开天儿的房间。

    云珠依旧抱着虚弱的天儿,紧紧地将天儿软绵绵的身体搂入怀中。

    云珠心口一阵酸疼,紧紧贴着天儿细嫩的脸蛋,眼泪就流了出来。

    “母妃的天儿,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