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3:花盆中的灰烬

    轻尘领了懿旨,便开始仔细盘查整个冥王府。

    按照太后的旨意,全府上下的女人,一个都不放过。

    全府上下,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蕙心匆匆进门,告诉上官清越,侍卫已经奔着翠竹园方向来了。

    上官清越站起来,走到门口,神色沉寂。

    朱砂已经死了,现在留在身边的宫女,便只有小玉。

    上官清越一直不太喜欢小玉,总觉得这个丫头太过机灵。

    她将小玉打发出去,拦住那群侍卫,就说她在休息。

    如今君子珏不在翠竹园,太后的懿旨便是圣旨一般,无人胆敢忤逆。

    但她绝对不能让侍卫发现她身上有伤,否则的话,季贞儿一定会趁机将她处置,连君子珏都来不及保护她。

    况且,自从冥王府发生刺客的事,君子珏就匆匆回宫了,一直没见人影。

    也不知道是真的受到惊吓,还是可以避开这场风波。

    上官清越努力维持脸上的平静,蕙心虽然在一旁一直不说话,心下却也很焦急。

    轻尘带着人,来到了翠竹园。

    轻尘没有立即查看皇妃的房间,而是从偏房偏殿开始搜查,将翠竹园现在所有的宫女太监,也都统统搜查了一遍。

    翠竹园一切正常,什么线索都没有。

    最后就只剩下皇妃居住的正殿,还有皇妃这一个女人没有查验。

    太后娘娘的懿旨,特意说明不放过全府上下任何一个女人,纵然月妃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妃,但皇上也终究高不过太后。

    就在轻尘带人即将推开月妃的房门时,蕙心笑着对轻尘说。

    “月妃娘娘正在泡药浴,需要过一会才方好。”

    秦嬷嬷就跟在轻尘身侧,当即拔高声音说,“月妃娘娘,早不泡药浴,晚不泡药浴,偏偏这个时候泡药浴,到底什么意思?”

    蕙心依旧笑容平和温静,“想来嬷嬷也知道,月妃娘娘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最近又频出事端,月妃娘娘的哮喘症又犯了。”

    蕙心接着又道。

    “药浴是太医开的方子,时间也是太医定的,多一刻不能多,少一刻不能少,这里面讲究非常多,嬷嬷有什么疑问,民妇也说不清楚,还是去问一问太医吧。”

    秦嬷嬷的脸色都变了,蕙心依旧笑容温静宜人。

    “哦!原来是月妃娘娘的哮喘病又犯了!早不犯,晚不犯,偏要全府搜查的时候犯病,不会有意隐瞒什么吧?”

    “嬷嬷这样说,就不对了!娘娘身体本来就不好,什么时候犯病,也不是娘娘说了算的!”

    蕙心微微低头,笑容依旧是那么的美好,让人无懈可击。

    “知道的,说嬷嬷为了急于向太后娘娘交差,不知道的,还要说嬷嬷对月妃娘娘不敬呢!”

    秦嬷嬷气得咬牙,“你一个小小的奶娘,别觉得太后宠爱十王爷府里的小郡主,曾经夸赞过你几句,你就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了!”

    蕙心正是十王府里,小郡主君浅浅的贴身奶娘。

    因为蕙心提出用温泉池水为上官清越驱寒症,君子珏便让蕙心暂时留在上官清越身边照顾。

    “民妇自然知道自己什么身份!”

    “赶紧让开!”秦嬷嬷要冲进去。

    蕙心还是拦住房门,“娘娘正在泡药浴,现在冲进去,万一娘娘受了风,谁吃罪的起?”

    “那么大的一个活人,纸糊的不成!连一点风丝儿都受不起。”秦嬷嬷已经面目可憎。

    蕙心一笑,“皇上就是这般小心翼翼地宠着娘娘的,我们做下人的自然也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蕙心将皇上搬了出来,秦嬷嬷顿时哑口无言。

    轻尘上前一步,道,“属下等是奉太后娘娘懿旨,前来全府搜查刺客。既然月妃娘娘正在泡药浴,我们便等月妃娘娘药浴之后,再进去盘查。”

    “大胆!听你们的意思,难不成娘娘的房里,还藏着刺客不成!”小玉怒斥一声。

    “属下只是奉命行事。”轻尘道。

    小玉冷哼一声,“我看你们的架势,就是觉得我们娘娘房间里窝藏了刺客!等娘娘泡完药浴,一定让你们进去好好查查,打一打你们的脸!”

    这个时候,房间里传来上官清越的声音。

    “让他们进来吧。”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上官清越一袭素色长裙,身姿婀娜,长发微潮,随意地披散在见后,更显得她身材纤瘦妩媚。

    上官清越轻轻抚摸了一下脸上的红痘子,红唇一嘟。

    “奶娘,你看我的脸上,还有身上,生了好多的痘子,好痒……”

    她就像个孩子,在对蕙心撒娇。

    蕙心赶紧帮上官清越查看脸上的红痘子,“娘娘,您小时候,出过天花没有?”

    上官清越摇摇头,“天花是什么?”

    “娘娘,民妇见您的症状,很可能正是天花……”蕙心赶紧拉着上官清越往里面走。

    “万一真是天花,可万不能吹风,也不能随意接触人,会传染!”

    秦嬷嬷一听是“天花”,当即捂住了口鼻,赶紧退后一步。

    大家都知道,天花的传染性极强,若处理不好还会要命。

    “好痒啊奶娘。”上官清越在身上轻轻抓了抓。

    “娘娘千万别抓,抓破了会留疤……”蕙心赶紧拿了被子裹在上官清越的身上,“民妇看,十之八九正是天花了。”

    上官清越焦急起来,“真的会传染吗?奶娘,你快出去,我不要传染给你。”

    秦嬷嬷已经开始步步后退,身后就是高高的门槛,她捂着嘴鼻,用力推搡了轻尘一把。

    “还不赶紧进去搜查!一个个都愣着,不想给太后娘娘交差了!”

    轻尘半低着头,扫了上官清越一眼,垂下眼睑掩住眼底的异样。

    “娘娘,得罪了。”轻尘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