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4:该如何偿还你

    上官清越的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正逼迫在小玉的脖颈上。

    小玉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

    上官清越目光如冰,冷冷撇着小玉煞白的脸。

    什么话都不用问,只从小玉现在的表情就已看得出来,身边的真正内奸,正是小玉。

    “朱砂准备的糕点,是你下的毒。”上官清越的声音倏然冷到极点。

    小玉低着头不说话,连一句辩解都没有。

    “朱砂因为你,送了命。”上官清越阴冷的声音里,噙满杀意。

    “临死之前,奴婢只想知道,娘娘如何知道是我。”小玉道。

    她觉得自己做得挺好,掩饰的也很完美。

    “若不是你和秦嬷嬷有所勾结,秦嬷嬷怎么会让你来给我搜身。”

    上官清越轻哼一声,流水般的眸子,水纹潋滟,美得让人窒息。

    “我早就知道,我的身边,肯定有内奸。”

    太后那种人,怎么会让一个备受皇上宠爱的人,脱离自己的掌控,一直未动声色,定是有所安排。

    小玉瘫跪在地上,“既然如此,任凭娘娘处置。”

    上官清越用冰冷的匕首,挑起小玉的下颚,让小玉高高仰头看着自己。

    “错了!我不会杀了你,我会继续留着你。”

    小玉身心一寒,不禁抖了一下,却又不敢动作太大,生怕锋利的匕首划破她纤细的脖颈。

    “你若死了,太后岂不是知道,本宫已经发现了你。”

    “本宫会继续留你在身边!但你想再为太后办事,本宫定让你生不如死,备受钻心蚀骨的折磨。”

    小玉不禁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脸色更加苍白无色。

    她没想到,这个总是笑容绚烂纯善的月妃,竟然有这么可怕的一面。

    上官清越丢开了手里的匕首,对于一个对自己不忠的人,多一眼都不想看见。

    “蕙心,交给你了!”

    蕙心一把揪起小玉,直接带着小玉离开大殿,送小玉去了偏殿最为黑暗的一栋房间,随后落了锁。

    上官清越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梨花树,洋洋洒洒一片白色的花雨,像极了那一年泉山上的漫天飞雪……

    五年前的那一日,若不是轻尘在泉山上帮她逃走,只怕在五年前,她就已经死在太后的诛杀令下。

    她欠轻尘一条命,欠轻尘很多很多,却一直不知道,为何轻尘一再出手助她,这一次又是轻尘放过了她。

    在整个大君国,轻尘是唯一一个没有伤害过她,对她恩重如山之人。

    上官清越轻叹一声。

    “轻尘啊轻尘,我该如何偿还你?”

    ……

    轻尘没有找到刺客,回到季贞儿面前复命,跪在地上,脊背笔直,任由季贞儿处置。

    季贞儿竟然绝情下令,不但要处置轻尘,还要将一直跟随在君冥烨身边的侍卫,统统一并处置。

    “保护不了王爷,抓不到刺客,要你们也没什么用处了!所有人押入大牢,明日午时一并处斩!”

    云珠就站在季贞儿手侧,看着跪在地上的轻尘,唇角隐约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个狗奴才,总算去死了!

    云珠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君冥烨的房间。也不知道君冥烨知道,轻尘要被处死,会不会被气得从昏厥中苏醒过来。

    轻尘可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忠仆,为他多次出生入死。

    轻尘在君冥烨眼里的地位,比她这个正牌王妃,还要重要。

    云珠的心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十分邪恶的念头。

    若……

    君冥烨这一次就这样死了……

    那么属于冥王妃的一切荣华富贵,将一辈子属于她,再不会有丝毫动摇。

    她会成为冥王遗孀,还会得到冥王薨逝后的加封……

    她对自己说,有所得,必有所失。

    得到无人再能动摇的富贵荣华,失去最爱的人……两者之间,到底哪个更重要?

    云珠被自己这个邪恶的念头,骇了一身的冷汗。她赶紧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心意仓惶又凌乱。

    她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能盼着君冥烨死?

    她那么爱君冥烨,他若不在了,她还有什么盼头?

    这五年来,她一直默默在他身后望着他,只求他一个回头,她便能心满意足……

    季贞儿扫了一眼身侧魂游太虚的云珠。

    “在想什么?”

    云珠猛然回神过来,脸色极其不好地看着太后,不住摇头。

    “没……没想什么。”

    季贞儿冷冷别开自己的视线,声音不咸不淡,“冥王现在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天儿才将将好转!你就负责照顾好天儿,不要再到处跑。”

    云珠心口倏然一沉,季贞儿这话,明显是告诉她,不要再来探望冥王,让她离冥王远一点。

    云珠僵硬的唇角,扯出牵强的笑容。

    她再不愿意,也只能遵旨。

    “是!臣妾这便回去照顾天儿!”

    接着,云珠又补充了一句,很打击季贞儿的话。

    “天儿那个孩子,从小跟在臣妾身边,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臣妾!冥王有太后照拂,臣妾也就放心了。”

    云珠转身出门,纤弱的背影在门口的风中,衣裙翻飞,身子曼妙又妖娆。

    季贞儿狠狠瞥了云珠的背影一眼。

    秦嬷嬷亦咬牙附在季贞儿的耳边小声说,“这个贱人,处处风骚,不是什么好东西。”

    季贞儿没有说话,起身去君冥烨的房间,站在门口的时候,想要推开门,一时间又没有那个力气。

    她真心不想看到君冥烨苍白憔悴的一张脸,总觉得他好像随时都会离开自己似的。

    她的手,紧紧抓成拳头。

    “冥烨,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刺客!将那个刺客千刀万剐,为你报仇!”

    碧莺哭着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