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5:剩下的一点一点算

    云珠给天儿盖上被子,守着天儿渐渐睡了,这才起身怒气冲冲冲向翠竹园。

    这一切都是上官清越的错,若不是她的重新出现,她怎么会狠心利用天儿!

    害得她现在又惭愧又内疚的人,都是上官清越那个贱人!

    她的天儿,从小养在身边,当成亲生孩子一样,若不是迫于无奈,岂会出此下策!险些害了天儿性命。

    云珠忍着胸腔内蹿涌的难受,双手狠狠捏着拳头,一阵咬牙切齿。

    上官清越见云珠来了,便谴退了身边的宫女。

    看到云珠那一张噙满愤恨,却又努力哑忍的一张脸,上官清越不禁笑了。

    她靠在软榻上,一手轻轻拨弄手里的玉如意,慵懒的姿态,风姿翩跹,恨得云珠更是牙痒。

    这个浑身充满狐媚气息,惯会勾引男人的女子,真真让人厌恶!

    但当云珠看到上官清越唇角上的几颗红痘子,扯着一张脸,皮笑肉不笑起来。

    “哟!公主,怎么生了一脸的红痘子?”

    云珠嗤哼一声,口气鄙薄。

    “红豆?此物最相思。”上官清越慢慢拖着长音,笑容娇美,眉目间尽是潋滟的风情。

    云珠恨得心房都在颤抖,这个浑身骚气的女人,怎么还活在这个世上!

    “皇上几日不在,公主就耐不住寂寞,夜里频频出去,也不知是想哪个野男人,惹了一脸的相思豆!”

    上官清越面色微愠,但还是笑着,眼含波光,端起矮桌上的茶碗,目光落在那茶碗漂亮的青花上。

    “本公主从不思念任何人!思念本公主的人……”

    上官清越抬眸一笑,望着云珠,慢慢将后半句话一字一字地吐出来。

    “却是很多!王妃最清楚了,是吧?”

    云珠被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了,一阵咬牙,隐约传出咬牙的咯咯声。

    “公主也别太自信过多!待你人老珠黄,看你还能魅谁!”

    “只要风光过就好,不比某些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风光。”

    上官清越不咸不淡的口气,彻底将云珠气得胸腔一阵剧烈起伏。

    云珠大口大口喘息了好一会,才挤出沙哑又狰狞的声音。

    “我是没有你长得美!没你身份尊贵!可我在冥王府照样是正妃,享受荣华富贵!我才是冥王现在名正言顺的王妃,他的妻子!就算是死了,也要和他的墓碑刻在一处!”

    “公主当年,可是被王爷当成贱婢使唤,这份耻辱,不会忘了吧!”

    上官清越忽然起身,“啪”的一声脆响,直接甩了云珠一记狠狠的耳掴子。

    “这一巴掌,打你当年对我不忠!”

    上官清越说着,又狠狠甩了云珠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你对本宫不敬!!!”

    云珠整个人都被打愣了,双颊火辣辣的刺痛,顿时红肿了起来。

    上官清越倾身靠近云珠,水眸微微眯起,声音寒凉。

    “剩下的账,我们一点一点清算!”

    云珠双颊滚烫,疼痛如刺,一时间却不敢反驳。

    在她的骨子里,每次在上官清越面前,都不由自主地低贱了下去。即便云珠用力仰高臻首,挺起胸脯,依旧无法摆脱,她曾经只是上官清越身边的一介婢女。

    “我不会怕你!”

    云珠颤抖地抽气,声音都是哆嗦。

    上官清越嗤笑一声,“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都比你身份尊贵!固然你当初奸计得逞,照样摆脱不了给我下跪的命运!真正的奴,还是你!!!”

    云珠盯着上官清越凌人的气势,一时间有些颓败了下去。

    云珠木然后退了一步,广袖中的纤纤玉手,紧紧抓成拳头,直至指甲陷入掌心溢出血来。

    “这俩巴掌我受了!自此我们两清!!!”云珠咬牙切齿。

    上官清越冷笑,“别再伪装无辜!你那伪善的嘴脸,让人恶心!”

    云珠的声音拔高起来,“别试图想夺走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你不会得逞!!!”

    云珠恶狠狠地盯了上官清越一眼,一摔广袖,愤然离去。

    “那就看我们,谁能笑到最后!”

    上官清越抬眸看向窗外,目光飘远向往蔚蓝的天空,水眸之中呈现一抹阴狠。

    云珠走出门外,又顿住脚步,走到半敞开的窗子前,站在窗外,身后是一树如雪梨花。

    “忘了告诉皇妃娘娘了,轻尘一干人等已经被押入大牢,明日午时处斩!”

    当云珠看到上官清越有些微沉的眼角,掩嘴一笑,声音清丽。

    “原因呢,自然是轻尘办事不力,不但没能保护好王爷的安危,竟然还让刺客给逃了!”

    云珠笑着转身离去,唇角轻勾,眸光诡异。

    她觉得,上官清越能为天儿冒险送解药,那么轻尘……那个曾经帮过上官清越多次的人,上官清越当真能眼睁睁看着轻尘去死?

    真是拭目以待,想要看一看,接下来会有一场什么好戏上演。

    上官清越紧紧抓住软榻上的雪白玉如意,那玉温润,可以温暖她薄凉的掌心。

    轻尘是君冥烨的贴身随从,按理说太后根本没有权利处置轻尘,但君冥烨现在昏迷不醒,谁能救轻尘一命?

    上官清越心思凌乱起来,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轻尘送命!可眼下又如何救轻尘?

    上官清越急匆匆去找蕙心。

    一进门,上官清越便对蕙心说。

    “师父,必须救轻尘!”

    “我还以为你的心硬了!万没想到,你这次回来还有这么多的顾忌!刚求过我救天儿,现在又救一个小小的随从!下次是不是连君冥烨也要救?!”蕙心喝道。

    “师父!五年前轻尘多次对我有恩!这一次,他又帮了我!花盆里的灰烬,是他帮忙毁灭痕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