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6:都是血

    君冥烨受伤不省人事,朝中大臣纷纷前来探望。

    夏侯云天也来了。

    虽然他和君冥烨现在势如水火,但还是要前来探望一眼。

    在夏侯云天的心里,一直记挂着那个和上官清越有着一模一样容颜的女子……

    上官清越将一切都处理好,也在苍白的脸色上,补上了一些胭脂,让脸色看上去红润不少。

    她终于等到蕙心带着无极和无央回来,却没想到,跟在后面的人,还有夏侯云天。

    上官清越见到那一双圆睁的虎目,还有那一张充满野气又狰狂的一张脸,整个人都怔住了。

    夏侯云天也怔住了,亮如鹰隼的眸子,也渐渐柔和了下来,犹如阳春三月的温暖池水。

    “是你吗?”

    夏侯云天低弱地呢喃一声,轻易就被清风吹散。

    上官清越急忙带着两个孩子转身,不想去看夏侯云天一双探究的眸子。

    没想到夏侯云天忽然冲上来,一把抓住上官清越的手臂。

    上官清越吃痛,用力挣扎,却没能甩开他的大手。

    “夏侯将军自重!”

    夏侯云天依旧一眼不眨地盯着她。

    这段时间,他的心都乱了。一直安慰自己,那是皇妃,那只是一个和她有着一样脸孔的女子。

    但现在,他不这样想了。

    自从这个女子出现,冥王府接二连三出事,实在可疑!

    就连皇上都生疑了,若不是她的话,为何她回来,冥王府变得不在安宁!

    “你……”

    夏侯云天一开口,声音便又无力了下去。

    “夏侯将军!请你自重!”

    上官清越一把推开夏侯云天,没想到他的手又抓了上来,紧紧握住了她的肩膀。

    “告诉我,你是不是她!”他声音急切,双手更加用力,捏得上官清越肩膀一阵生疼。

    上官清越肩膀上的伤口崩裂了,鲜红的血溢了出来,染红了她的素色衣衫。

    蕙心脸色一慌,想要帮上官清越遮挡,却已被夏侯云天发现。

    上官清越依旧脸带痛色,毫无异样,这让蕙心诧异不解。

    “你怎么受伤了!”夏侯云天发现自己的手指有血,当即慌了。

    “没事……”

    上官清越赶紧侧身避开夏侯云天探究的目光。

    “流了这么多的血,还说没事!”夏侯云天的声音更加急切。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刺杀君冥烨的刺客,肩膀有伤口。

    夏侯云天一时间悲喜交加,悲的是,她身上受伤,为她心疼,担心她的安危。

    喜的是,她果然是她!

    若不是她,怎么会那么恨君冥烨,不惜冒险刺杀!

    “你是她!对不对!你是她!”

    夏侯云天的声音激动了起来。

    上官清越依旧一脸迷蒙,不知所措,“夏侯将军到底在说什么?”

    夏侯云天颤抖地笑起来,“你不承认也无妨,无妨……我知道,你不会承认……”

    “夏侯将军,本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帮你处理伤口,赶紧进去换衣服,不要被人发现。”

    上官清越瞬时红了眼眶,“果然,你们都怀疑我是先王妃……现在就连夏侯将军也以为我是她……”

    “你的肩膀有伤,难道还不能说明,你正是刺杀冥王的刺客?”夏侯云天压低声音说。

    上官清越用绢帕擦了擦潮湿的眼角,委屈又无辜,脸上也是哑忍疼痛的表情。

    “不瞒夏侯将军,之前王妃来过,她……她……”

    “我肩膀的伤口,是王妃亲手刺下去的……”

    “什么?”夏侯云天震惊。

    “她说我害了小王爷,非要杀了我……还说要为小王爷偿命,拿了剪刀就刺伤了我……”上官清越啜泣了起来。

    蕙心赶紧搀扶住上官清越,“娘娘怎么不早说!王妃竟然做出这种事!那是大不敬啊!居然胆敢伤皇妃娘娘!”

    “我我……我……我见王妃气焰极高,很是害怕,就没敢声张……自己悄悄简单包扎了一下……”

    上官清越伏在蕙心的肩头,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没有害小王爷,也没有伤害义父……我整日病怏怏的,哪有那个力气和精神……”

    “王妃太狠毒了!故意刺伤娘娘的肩膀,便是要众人以为,是娘娘刺杀的王爷!王妃是要害死娘娘啊!”蕙心道。

    夏侯云天见眼前的一幕这么逼真,一时间也真假难辨。

    但最后,夏侯云天还是相信了这个梨花带雨的女子。

    “王妃那个女子,竟然如此恶毒!”夏侯云天咬牙道。

    “呜呜……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相信我……蕙心,我好怕……”上官清越哭得更加无助。

    双肩颤颤,让人心疼。

    “娘娘不要担心,皇上会相信娘娘,夏侯将军也会为娘娘作证!”

    上官清越抬起迷蒙的泪眸,看向夏侯云天,祈求又无辜的眼神,将夏侯云天的一颗心都紧紧抓住了。

    “夏侯将军,你会为本宫证明的对不对?”

    夏侯云天心口一颤,被她的柔弱无依,还有那眼底的一抹水色,搅得心海翻腾。

    “本将军自然会为皇妃作证!本将军现在就派人去通知皇上,让皇上来为娘娘做主!”

    上官清越柔弱地靠在蕙心怀里,对夏侯云天感恩戴德。

    “多谢夏侯将军愿意襄助……若没有夏侯将军,本宫真不知该如何解释……好怕他们不会相信我……”

    天色黑了的时候,君子珏终于来了。

    而君冥烨也昏迷了一天一夜,太医纷纷说,若再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只怕冥王药石无灵,回天乏术了。

    季贞儿一直守在君冥烨的床畔,努力维持母仪天下的风范,心下却已紧紧揪成一团,眼圈通红。

    君子珏来了冥王府,一直留在君冥烨处,竟然没有去翠竹园,只是目光时不时向着翠竹园的方向瞥上一眼。

    云珠见君子珏一直在君冥烨的房间,理都没理上官清越,心下怀疑起来。

    莫不是上官清越真的失宠了?

    这个时候,她不该继续坐以待毙,必须想办法反败为胜。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