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7:老奴失职

    君子珏感觉掌心一片温热,抬起手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在他的掌心上,居然一片鲜红。

    他低头一看,只见上官清越雪白的内衫上,肩膀的位置已经洇出一片殷红。

    君子珏大骇。

    在场的众人也都跟着惊骇了。

    云珠控制不住低呼一声,“月妃娘娘的肩膀怎么受伤了!一众奴才都是怎么伺候的!”

    云珠的声音很高,整个房间内内外外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有的人低声议论起来,现在整个冥王府的人都知道,正在抓肩膀受伤的刺客,如今月妃娘娘的肩膀上有伤口……

    这说明什么?

    夏侯云天因为避嫌,一直站在门外,听见云珠的声音,铁拳猛地抓紧,目光倏然亮如鹰隼。

    云珠那个贱女人,终于开始陷害月妃了。

    他夏侯云天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那个和上官清越拥有一模一样容颜的女子。

    云珠见众人的反应还不太强烈,本着训斥众人的样子,向前走了两步,不经意发现床底下有一抹衣角,赶紧将那东西拽了出来。

    竟然是一件血衣。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刺杀冥王的人,竟然是病怏怏的月妃。

    君子珏的眼眸也瞪大了,脸色变得极度不好。

    昏迷着的上官清越,明显感觉到君子珏的怀抱变得越发用力,害得她喘息困难。

    小玉站在一旁,吓得脸色都白了,赶紧站出来解释说。

    “这件衣服,正是早上的时候,娘娘穿着的那一套,怎么染了这么多的血?”

    小玉急忙跪在地上磕头,“奴婢有罪,皇上饶命!娘娘何时受伤,奴婢竟然不知道!”

    小玉哭了起来。

    云珠悄悄扬起唇角,小玉这个时候站出来,正是时候。

    上官清越刺杀君冥烨,羽箭纷飞中不幸受伤,这种事怎么会让小玉一介奴婢知道!

    上官清越遮掩还来不及!

    轻尘本已调查过翠竹园,小玉也在秦嬷嬷的受命下,亲自检查月妃的身体……

    小玉将上官清越肩膀有伤口的事,悄悄告诉云珠,云珠对小玉此举很是满意。

    君子珏的眼角渐渐收紧,薄唇终于缓缓开启。

    “太医!快为月妃医治!”

    太医赶紧跪着靠前,帮上官清越诊脉下药。

    “皇上,月妃确实失血过多。”太医恭敬回禀。

    君子珏的脸色更加阴郁,一眼不眨看着怀里昏迷的人儿。

    她脸色惨白,美丽的羽睫犹如闭合的蝶翼,隐约之间好似轻轻颤抖了一下,连带君子珏的心房也跟着闪动了一下。

    君子珏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让太医快点救治,不得有任何闪失。

    这个时候,魏公公对云珠说,“王妃,还是让下人赶紧将血衣拿下去处理吧!在皇上面前呈现这种东西,大不吉利。”

    云珠心口一紧,目光略带急切地看向君子珏,然而君子珏的视线只是落在上官清越身上,不曾旁骛分毫。

    云珠又看向季贞儿,而季贞儿现在也静坐壁上观,安静坐在座位上饮茶,并不理会此事。

    云珠暗暗咬牙。

    难道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就这样功亏一篑?

    她不甘心!

    云珠眼底渐渐浮现犀利的光泽,噗通跪在地上。

    “皇上,冥王被刺客所伤!所有人都知道,刺客的肩膀受了伤!臣妾斗胆,想让月妃解释一下,为何月妃的肩膀上有伤口!”

    云珠话一开口,那边的季贞儿也慢慢地放下了茶碗,看向跪在地上的云珠,又看了看一直守在床头的君子珏。

    “皇上,看来这件事要彻底调查一下,不然也太巧合了。”季贞儿口气慢悠悠的,却十分有力度。

    君子珏有一瞬感觉呼吸无力,更用力握紧上官清越冰凉的柔荑。

    季贞儿起身走向床榻,“只要展开衣物,让太医亲自验查一下伤口,一切真相便可一目了然了。”

    君子珏更紧握住上官清越的手,还是一声不出。

    “拿剪刀来!”季贞儿高喝一声。

    秦嬷嬷赶紧拿了剪刀,乐颠颠地呈上来。

    云珠跪在地上,脸上也浮现了一抹喜色,瞪向上官清越的眼睛里,多了一些得逞的幽光。

    上官清越,你的死期到了。

    这一次,不仅仅能证明你是刺杀冥王的刺客。

    也会让皇上知道,你根本不是什么花闭月,而是回来复仇的上官清越。

    就在季贞儿拿着剪刀,要将上官清越肩膀裹着的纱布剪开的时候,君子珏忽然怒吼一声。

    “谁敢!”

    季贞儿的手,微微一抖。

    “皇上,只是验证一下!”季贞儿依旧口气缓和。

    “不许!!!”

    “皇上在偏袒月妃?”季贞儿眼角一沉。

    君子珏瞪向季贞儿,眼底迸射出摄人的霸气。

    季贞儿不禁心口一沉,有些畏怯,但在此刻也不怕皇上发威,皇上终究要顾及她在朝中的力量。

    “太后,这是朕的皇妃!太后却要当众剪掉她的衣物,不觉不妥?”君子珏凝声反问。

    季贞儿抓紧手里的剪刀,压低声音,“哀家看皇上,就是故意偏袒月妃。”

    君子珏也压低声音,口气肃冷,“朕偏袒又如何。”

    季贞儿娇唇一勾,无奈笑了,“皇上乃是一国之主,想要偏袒谁,自然是偏袒得了!”

    紧接着,季贞儿话锋一转,“可名望生死未卜,刺客至今逍遥法外,皇上如何向满朝文武交代?”

    季贞儿靠近君子珏一分,声音压得更低,“皇上应该清楚冥王在朝中的地位,虽然不及当年那般根基深牢,但还是有半数的臣子心向冥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