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79:回宫吧

    上官清越抬头望着君子珏,眼底掠过一抹极快的幽光,以至于君子珏来不及捕捉,就已消失无踪。

    “不管月儿说什么,皇上都会相信月儿吗?”上官清越低声问。

    君子珏略有犹豫,下意识收紧怀抱。

    “相信。”

    上官清越抬起手指,缓缓指向云珠。

    “确实是王妃刺伤了我。”

    上官清越的声音哽咽,眼底泛起一层委屈的水雾,氤氤氲氲包裹她美丽的眸子,格外惹人怜惜。

    她嬴弱依靠在君子珏的怀里,试图从他宽阔的怀抱里寻找到一丝温暖。

    君子珏凌厉的目光,射向云珠,吓得云珠浑身震颤,脸色愈加难看。

    “皇上……臣妾没有啊……”

    云珠哭喊起来,跪着向前爬。

    “给臣妾一万个胆子,臣妾也不敢刺伤皇妃啊!皇上,臣妾真的没有啊,是皇妃她……”

    上官清越低泣起来,“王妃的意思是说……是说我冤枉你了?”

    云珠瞬时哑然无声。

    刺伤皇妃是罪,说皇妃冤枉自己也是罪!

    “王妃有胆子刺伤我,又为何不肯承认呢?”上官清越不住擦拭潮湿的眼角,还是有滚热的泪珠涌现出来。

    君子珏周身的寒意更胜,吓得众人都不敢出声。

    “月儿,你说,王妃到底为何刺伤你?”君子珏的声音冰冷异常,脸色隐隐发青。

    上官清越更加柔弱地依靠在君子珏的怀里,勾起了君子珏强烈的,想要将她完全保护在羽翼下的冲动。

    上官清越心下不禁冷笑,她因恨而变得无情,不惜利用他对自己的爱,用自己柔弱的依偎,来博取他强大的保护欲,达到她的目的。

    忽然觉得很讽刺,男人终究更怜惜柔弱的女子。

    季贞儿站在一旁,眼神似冷非冷地盯着她们,纵然表情平静,上官清越依旧察觉的到,在太后平静的外表下,正隐藏着惊涛骇浪。

    季贞儿看着上官清越的视线里,也隐藏着一道伤人的锋芒。

    “皇上,月妃已经亲口承认是谁行凶,这件事到底如何处理?”夏侯云天落井下石。

    云珠的身体更加颤抖,心口一再下沉。

    君子珏看着怀里的上官清越,眼角渐渐收紧,似正在酝酿什么。

    云珠更加紧张,心如撞鹿,不能安宁。面对这样的情况,纵然她磕破自己的头,也不可能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她没想到,上官清越一出手竟然这么狠,可见那一刀,定然是她自己刺下去的,就是为了陷害她。

    这一遭,只怕再无翻身之日,很可能还会丢了性命。

    夏侯云天隐隐抬眸看向君子珏怀里的上官清越,那个柔弱的人儿……到底是不是她?

    夏侯云天的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隐隐作痛。

    夏侯云天赶紧别开自己的眼眸,不敢再去多看一眼。

    “月儿,你将原委一五一十告诉朕。”君子珏道。

    上官清越这才声音哽咽地,将全部“真相”说了出来。

    “早上的时候……王妃来过……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

    “她说……”

    上官清越擦了擦眼角。

    “她说我就是先王妃,是我刺杀的义父……她话还没说完,就拿起剪刀刺向我……”

    上官清越说着,泪如泉涌,一把抓住君子珏,“我当时吓坏了……我真的好害怕……她要杀了我……”

    “月儿怎么不早些告诉朕!”君子珏心疼得浓眉深拧,更紧拥抱住上官清越。

    她摇了摇头,“我不敢……我害怕……我害怕……”

    “我真的好害怕……相公近日都不理我了……她们都说……是因为我太像先王妃了……还都说我失宠了……”

    “呜呜……我害怕,我的肩膀上有伤,你们都当我是刺客,将我给杀了……”

    上官清越更紧抓住君子珏,双手都在不住颤抖。

    无尽的畏惧和恐惧,在她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将君子珏的一颗心都揉碎了。

    “相公,我不是先王妃,我根本不认识先王妃……我怎么可能是先王妃……我更不能刺杀义父啊……调查刺客的人,都被押入大牢准备处斩,相公……我会不会被当成刺客处斩?我不要,我好害怕……”

    君子珏将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抱里,用自己宽阔的胸怀安慰她的恐惧。

    “月儿不怕,你不是刺客,你不是……没人敢碰你!朕不会让任何人诬陷你,你不要怕……”

    云珠哭了起来,“皇上,臣妾没有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

    “闭嘴!!!”君子珏愤怒咆哮一声。

    云珠吓得浑身一颤,整个人都颓软了下去,完全瘫在地上,面如死灰。

    所有的辩解在现在都变得异常苍白无力,没有人会再相信她了。

    这个时候,季贞儿开口了。

    “皇上,也不能只听片面之词!月妃也说了,当时只有她和王妃在房里,没有人证!若是月妃刻意刺伤自己陷害王妃,也不无可能。”

    上官清越低着头不说话,只柔软地靠在君子珏怀里。

    “月妃为何刺伤自己陷害王妃!”君子珏喝道。

    他显然不相信季贞儿的猜测。

    “她们无冤无仇,为何陷害她!月儿不会那样做!”君子珏道。

    季贞儿还是坚持,“皇上就因为月妃是你的宠妃,便可毫无条件地相信她的话?”

    “难道太后有月妃陷害王妃的证据?”

    君子珏的一声反问,将季贞儿噎得无言以对。

    “难道月妃有王妃刺伤她的证据吗?”季贞儿的声音凉冽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