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0:皇储,突变

    季贞儿离开翠竹园的时候,看向上官清越的眼神,犀利如刀子。

    上官清越却在君子珏的怀里,只给了季贞儿一个淡淡的,无谓的浅笑。

    那一刻,季贞儿心口猛然震撼,所有的一切顿时云雾散开,无比清晰起来。

    之前还有所怀疑,只那一笑,便已证明了所有的一切。

    这根本不是什么花闭月。

    那就是真正的上官清越啊!

    季贞儿走出门槛的时候,双腿发软,差点在门口处跌倒,格外的狼狈,幸亏秦嬷嬷搀扶了一把,才稳住。

    最后,上官清越不知道季贞儿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还是让君子珏饶了云珠一命。

    死罪可免,活罪难绕。

    云珠被剥夺了王妃之位,贬为冥王府的罪奴,被关入役园做粗活。

    云珠虽然不甘心,但到底还保全了一条命,也只能硬生生暂时忍了。

    上官清越猜测,大概是季贞儿用皇后上官清彤为引子,说云珠现在身份到底是南云国的公主,不适合在大君国被处斩,这才免去了云珠一死。

    君子珏现在正想用上官清彤手里的兵符,而上官清彤和云珠都是南云国人,私下往来也频繁,到底还是要网开一面。

    云珠沦为罪奴,这个结果上官清越也很满意了。

    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还有什么能比,一辈子为奴为婢,对于云珠那种只想往高处爬的人,简直就是最残忍的折磨了。

    君子珏在离开冥王府之前,又去探望了君冥烨。

    若君冥烨今晚还不能醒过来,只怕神仙下凡,也不能救他了。

    君子珏在君冥烨的房间,遇见了季贞儿。

    她一直守着君冥烨,不肯离开。

    “朕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很深很深的担忧。”君子珏似笑非笑道。

    “不及你对月妃的分毫。”季贞儿冷声回道。

    君子珏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忽然,季贞儿抬眸,目光讷讷地看着他,“皇上之前说,让哀家下嫁冥王府一事,可还作数?”

    她已经决定了,要一辈子守在君冥烨的身边。

    现在云珠被废,正是绝佳的好机会。

    免得冥王妃这个空缺,很可能很快被旁人盯上。到那个时候,她再想顺理成章地横插进来,只怕就难了。

    “皇上,我愿意交出手里的兵权还有权势,我只有一个要求。”季贞儿将自己的口气,放到了最低贱的位置。

    她在用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在和君子珏谈条件。

    君子珏已经猜测出季贞儿要说什么,但还是问她。

    “什么条件?”

    “让天儿为皇储!”季贞儿一字一字,十分认真地道。

    季贞儿发现君子珏的抗拒,赶紧说。

    “天儿是冥王的亲生儿子,冥王再对皇位垂涎,也终究不会抢夺自己儿子的皇位!皇上拥有了哀家手里的一部分兵权,哀家再将手下臣子的势力交付给皇上,冥王也定会全力辅佐皇上,到那时候,皇上便可坐稳天下。”

    君子珏咬紧牙关,目光犀利地盯着季贞儿。

    “不能将皇位传承给自己的子孙,朕要这个皇位,还有什么意义!”

    “天儿也是君氏的子孙!皇上现在一直没有孩子!朝中大臣,已经诸多议论!难道皇上为了稳固朝廷,不应该早些立个太子?”

    “太后私心不小啊!即便下嫁了冥王,还在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季贞儿低下头,清丽的眸子被长长的睫毛遮盖,纵然心中思绪万千,心海久久不能平复,依旧一脸的平静无波。

    “我也是为了皇上考虑。”

    “太后何必说的这般动听。”

    “皇上到底肯不肯答应这个条件?”

    君子珏想了想,“容朕考虑几日。”

    君子珏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君冥烨,转身离开,起驾回宫。

    ……

    上官清越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坐起来,看向窗外的弯月,心口一阵寒凉。

    只要过了今晚,若君冥烨不能醒来,也就永远沉睡了。

    但若他醒过来……

    上官清越紧紧闭上眼睛,心口内一阵纠结。

    她抓紧双拳。

    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情绪,到底是希望他醒来,还是不希望他醒过来。

    她闭着眼睛想了许久。

    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君冥烨再醒过来。

    可是如何潜入君冥烨的房间?

    现在君冥烨的房间周围,守满了侍卫。

    蕙心推门进来,就看到上官清越已经换好了夜行衣。

    蕙心一把将门关紧,低声问她,“你要去做什么?”

    “我要让他永远不能醒过来。”

    “你疯了!你现在出去,只是自投罗网!太后正等着抓住你的证据。”

    “我恨他!我要他死!”上官清越咬牙说。

    许是纠缠了上一世的仇恨,她对他恨极了。

    “我不让你救轻尘,你居然给了自己一刀,也要救轻尘!你到底还听不听师父的话!”

    “师父……”

    “你当真以为皇上没有怀疑你?他只是不想去相信,你就是原来的越儿!”

    “我知道!”

    “只要你有证据落入他们手中,你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知道。”

    “既然都知道,你还去!”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没有退路了。”

    “你是担心,他若醒来,你再不能狠下心吧。”

    蕙心一句话,轻易戳中上官清越的心头,她顿时哑口无言。

    蕙心最后还是没有阻挠上官清越。

    她趁着黑夜,去了君冥烨的房间,轻身跳上屋顶,悄悄掀开一块砖瓦,看向房间之内……

    房间内灯火通明,却只有季贞儿和君冥烨两个人。

    天空中渐渐堆积了乌云,将原本的皎月遮住,整片大地都黑暗了下来。

    上官清越看向床榻上的君冥烨,虽然距离遥远,还是可以清晰无比地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