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1:不会再来救你

    上官清越发出手中两枚暗器的同时,一阵劲风来袭……

    发出的暗器瞬间被击飞出去,砰砰两声射入屋顶的瓦片之中,溅起一片碎石。

    一道青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上官清越面前。一把漆黑的长剑,虽未出鞘,却已蓄势待发。

    上官清越赶紧旋身而起,躲过扑面而来的掌风。她步步后退,站定在高耸的屋脊之上,看着一脸肃然的轻尘,心口蓦地一怵。

    轻尘不过在大牢被关押了两日,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一双本就没什么感情的眼眸,愈加深陷,透漏出几分深邃。

    轻尘迎上上官清越的视线,周身竟然萦绕起一层骇人的杀气。

    上官清越脊背一寒,也清楚继续刺杀君冥烨,轻尘手里的长剑会毫不犹豫地刺向自己。

    她的武功,还不是轻尘的对手。

    方才轻尘出手,大可从她的背后下手,最后却选择正面相逼,便已是放她一条生路。

    上官清越抓紧手里剩下的暗器,想要出手,终究又犹豫住。

    她忽然一个翻身,卷起屋顶之上层层尘土。

    她还在寻找机会刺杀君冥烨,轻尘却不给她任何空隙,紧随而至。

    上官清越急于摆脱轻尘,可他还是如影随形。

    她不想在他面前彻底暴露,即便她知道,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穿着夜行衣的人就是她,但还是不希望最后这一道屏障,彻底暴漏无疑地展现在他面前。

    她发出手里的暗器,射向轻尘,试图借此摆脱轻尘。

    上官清越趁着轻尘躲过暗器的机会,赶紧纵身飞向一棵大树,踩着树枝向着远处飞去……

    轻尘正要继续去追,忽然又出现两个黑衣人,一个手持长剑,一个手里拿着一根竹枝,一头是锋利无比的刀刃。

    那个手拿竹枝之人,正是那晚帮着上官清越逃走的刺客。

    两个黑衣人合力直接攻向轻尘,那手持长剑的黑衣人招招致命丝毫不给轻尘喘息的机会。

    那手持竹枝的黑衣人只是从旁协助,见长剑黑衣人想取轻尘性命,竟显阻挠之势,却没有强加干涉。

    这让轻尘倍感疑惑。

    那竹枝黑衣人到底是谁?

    那晚也是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甚至在上官清越刺杀君冥烨之时伸出援手,不然君冥烨当晚就命丧在上官清越剑下!

    难道这个黑衣人,与冥王有些什么渊源?

    上官清越本已逃走,听到身后传来打斗声忍不住回头去看……

    风起云涌,电光闪闪,漆黑的夜里武器间的厮磨迸出刺眼的火星……

    上官清越脚尖用力点地,提起一口气,身形如梭,从腰间抽出软剑便飞了回去!

    软剑如无骨的蛇,紧紧缠住长剑黑衣人的利剑,反手一甩便将黑衣人手里的长剑甩向一旁,帮轻尘逃过一剑。

    轻尘哪里会手下留情,借此机会刺向那欲杀他的黑衣人……

    竹枝黑衣人不会给轻尘机会,竹枝的剑尖点在轻尘的剑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轻尘的剑偏离了轨道……

    “给我住手!!!”

    上官清越怒喝一声。

    她知道那个长剑黑衣人是谁!

    正是师父!

    蕙心。

    蕙心为了断掉她的牵绊,竟然对轻尘动了杀念。

    蕙心瞪着上官清越,半晌才压抑着嗓音挤出四个字来。

    “我在帮你!”

    说完这话,蕙心知道此地不能久留,上官清越的身份在轻尘的面前早已暴露,可她自己不能暴露。

    蕙心一个翻身,便已消失在浓浓的夜幕之中。

    轻尘要追,被上官清越拦住。

    与此同时,那个手持竹枝的黑衣人,深深看了上官清越一眼,便也腾空而去。

    轻尘没有去追,而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上官清越。

    轻尘一张俊脸紧绷,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一双眼眸也是毫无温度。

    过了许久,轻尘终于开口。

    “你不该救我。”

    上官清越垂下长长的眼睫,“你救过我。”

    虽然她一直都不知道,轻尘为何从一开始就帮自己,但轻尘的恩情,她此生难忘。

    上官清越转身,背对轻尘。

    她没有看到轻尘渐渐变得暗淡的眸光,也没有看到他眼底浮现的一抹叹息。

    轻尘亦转身,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淡然无情的样子。

    “王爷是我的主人,我不允许有人再伤害他,你也到此为止。”轻尘毫无情感的声音,冷若冰霜。

    “若再有下次,我断然不会再手下留情。”

    上官清越的心头悠然一颤,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更没有感情的牵绊!

    只是他救过她,仅此而已!不再有其它!

    她没有资格要求他手下留情,他更没有理由对她手下留情!

    “好!”上官清越生硬地挤出一个字。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侍卫的喊声。

    “打斗声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快过去看看!”

    远处传来纷杂的脚步声,还有通明的火把,正在火速靠近。

    上官清越赶紧跃起,跳上高大的树枝,用茂密的枝叶掩饰住自己。

    侍卫们很快就火速赶来了。

    他们见到轻尘,赶紧抱拳行礼。

    “是不是又有刺客来了?轻尘兄?”守卫统领恭敬问。

    轻尘不说话,神色漠然。

    轻尘继续向前走,只淡淡丢下一句话,“保护王爷要紧。”

    大家又赶紧因为这一句话往回跑,免得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众人散去,这一带没有通明火把照明,显得格外的黑暗。

    乌云滚滚的天空,有一道闪电掠过,大地一片通明,随即便卷起狂风,闷雷阵阵。

    要下雨了。

    上官清越抽身而起,向着翠竹园的方向飞去。

    古人说,重病之人忌讳雷雨天,那是一道催命符。

    或许,君冥烨的死期,真的到了。

    上官清越刚刚回到翠竹园,瓢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