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2:恨得咬牙

    云珠不敢置信地看着上官清越。

    之前上官清越确实说过,季贞儿要下嫁冥王。但一点风丝儿,她都没有听说,还以为上官清越故意挑拨她和太后之间的关系。

    但现在看来,只怕那件事是真的。

    太后下嫁冥王,名义上的儿子,可是大君国的大事,自然不会随便泄漏出来。

    云珠一直以为,她手里抓着天儿,太后绝对不敢动她分毫。也还以为,虽然来了役园,只要她掌握关于天儿身世的秘密,太后一定会来救她。

    可等了一天一夜,太后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在云珠的心里也生了怀疑。

    若季贞儿真的嫁给君冥烨,那么肯定不会再救她了,只怕还会杀了她灭口。

    那样就再没有人会知道关于天儿身世的秘密。

    云珠想到这里,身心俱寒。

    上官清越欣赏着云珠脸上的表情,眼底一片流光溢彩,笑容迷魅。

    “云珠,不要将活命的机会,过多寄托在别人身上。”

    “你!你休要挑拨我和太后之间的关系!我知道,你除掉了我,下一个目标就是太后!我不会让你得逞!”

    接着,云珠继续咬牙说,“你也下手够狠啊!居然刺伤了你自己陷害我!”

    上官清越勾唇冷笑,站起身走到云珠面前。她一手抚摸自己受伤的肩膀,声音冰冷地道。

    “我那一剪子,下手十分深,不然如何遮盖之前的箭伤。”

    “你!”云珠瞪大眼眸。

    “只有对自己下手够狠的人,才能真正狠心起来!我之前就是太心软,不够狠,才会被你一次次设计陷害。”

    上官清越抬起臻首,气势傲然。

    “云珠,或许你想活着,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但你若肆意挥霍了这次机会,到时候我会看在旧情的份上,为你收尸。你别忘了,你还欠朱砂一条命。”

    上官清越丢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云珠当然清楚,上官清越的意思就是让她和太后反目,将太后这些年的勾当全都暴露出来。

    云珠不会相信上官清越,也不会再相信季贞儿。

    那两个女人,都不是好货色!

    想要保命翻身,她还要靠自己。

    上官清越正要离开役园,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站在那里,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浣洗丝绸的人,到底是谁。

    正是叶潇潇。

    当年在冥王府,身为侍妾却有本事管理整个冥王府的那个女子。

    也正是拥有冥王侍妾身份,实则却是夏侯云天女人的叶潇潇。

    当年,正是因为叶潇潇送来有毒糕点,才会被贬来役园。

    现在上官清越真相大白,一切都是云珠做的。包括将她毒哑一事,也都是云珠所为。

    叶潇潇不过成了替罪羔羊。

    上官清越勾起唇角一笑,五年的时间让叶潇潇看上去苍老不少,但美丽的容颜犹存,依旧是美丽的。

    就在上官清越要转身出去的时候,叶潇潇已经发现了她。

    叶潇潇先是一愣,随后震惊地张大一双眸子,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行礼。

    “都说月妃娘娘像极了先王妃,果然如此。”叶潇潇低呼了一声,这才发现失礼,赶紧跪地行礼。

    上官清越对叶潇潇浅笑一下,便走出了役园。

    刚刚回到翠竹园,宫女便来禀告,说是侧妃碧莺来了。

    碧莺一有机会就往翠竹园跑,但能见到上官清越的机会很少。

    上官清越让碧莺过来,靠在软榻上,一直不开口说话,碧莺就也饮茶不说话。

    “小玉,本宫有两件丝绸衣服,就要回宫了,拿去浣洗一下。”

    小玉赶紧应声。

    上官清越又将小玉唤住,“听说役园里有个奴婢,浣洗丝绸的手艺十分好,就让她来洗。”

    碧莺一听这话,当即眼前一亮。

    “娘娘,臣妾认识那个奴婢,这件事就交给臣妾去亲自做吧!免得役园的奴婢偷懒,不好好做活。”

    上官清越宛然一笑,“侧妃去做这件事也好。”

    碧莺又在这里坐了一会。

    上官清越知道碧莺有事要说,便让一众宫人都退下了。

    她也正好有事让碧莺去做,没有比碧莺更合适的人选了。

    碧莺端着一碟糕点放在软榻的矮桌上,小心翼翼地坐在软榻上,更近距离地看着上官清越绝美的一张脸。

    夕阳从窗外透进来,落在青石砖面上,徒留下一片残红。

    “是你,对不对?”

    碧莺开口了。

    上官清越只淡淡地笑着,不说话,也不否认。

    碧莺一目了然了,缓缓笑了。

    “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

    “你怎么知道?”

    “感觉。”

    上官清越掩嘴一笑,“我现在只是花闭月,皇宫里的月妃娘娘。”

    碧莺赶紧起身行礼,“臣妾见过月妃娘娘。”

    碧莺真是一个懂事的。

    上官清越赶紧起身搀扶碧莺起来。

    碧莺站起来,看着上官清越,缓缓道,“娘娘有事尽管吩咐,臣妾愿意为娘娘效犬马之劳。”pq8d

    “本宫想知道,你为本宫办事效犬马之劳的动机。”

    碧莺也不掩饰,“报仇。”

    上官清越笑了,“应该和当年的信阳郡主有关系吧。”

    季信阳正是季贞儿的亲生妹妹,虽然上官清越不知道太多内情,但也猜得出来,季信阳的死,一定和季贞儿有关系。

    碧莺也不急于挑破自己的事,“娘娘只管吩咐就好。”

    上官清越倾身在碧莺耳边说了一些话,碧莺先是很惊讶,随后笑了。

    “这真是一个好计划。”

    碧莺带着两件丝绸裙子,去了役园。

    碧莺心甘情愿帮上官清越,上官清越自然清楚碧莺是希望将来她能帮她报仇。

    而如今能去办这件事的人,除了碧莺再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碧莺找到叶潇潇,将丝绸衣服给了碧莺,然后对碧莺说了一句话。

    “你报仇的机会来了!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