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3:求你帮我这一次

    一大早上,碧莺匆匆跑来翠竹园。

    上官清越才刚刚起床,婢女们正在伺候她穿衣,一头如墨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后,覆盖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更显身姿婀娜妖娆。

    碧莺见房间里人很多,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脸色泛白地愣愣看着上官清越。

    她一时间竟然忘记跪地行礼了。

    上官清越眼角微沉,对众人说,“都下去吧!”

    众人窸窸窣窣退下,房间只剩下碧莺和上官清越两个人。

    “什么事?说吧。”上官清越道。

    碧莺用力吞咽一口,这才低声说,“叶潇潇死了。”

    上官清越眼光一闪,随即缓缓放开。

    “叶潇潇趁夜拿着匕首去刺杀云珠,争执下,匕首刺中了叶潇潇的心口,当场就死了。”

    “云珠呢?”上官清越声音淡淡,没有任何情绪。

    “听说只是手臂受了一点擦伤。”

    上官清越淡淡“哦”了一声,坐在软榻上,自己倒了一杯暖水喝。

    “娘娘?”碧莺吃惊望着上官清越,完全没想到,上官清越竟然反应这么淡。ptyd

    上官清越挑眸看向碧莺,“怎么了?”

    碧莺讷讷摇头,“没什么。”

    “觉得我不够吃惊?”上官清越轻笑一声。

    “难到……”碧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难到娘娘早就料到叶潇潇会死?”

    碧莺的声音,更加细弱,目光里透漏出对上官清越的惊恐。

    “我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中用。”

    “……”碧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早知道她未必是云珠的对手,但没想到,她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上官清越放下手里的茶碗,轻轻拨弄香炉内的火星。

    袅袅香烟升腾而起,房间内充满淡淡的香味……

    碧莺的声音有些发颤了,“如果是她的对手,当年叶潇潇也不会被贬去役园,她一出手,叶潇潇就一败涂地了。”

    上官清越的眼底闪过一抹锐色,“云珠确实有点手段。”

    “难道娘娘从一开始,就没想过除去云珠?娘娘到底想做什么?”碧莺更加惊愕地望着上官清越。

    “确实,我没想过现在除去她。我只是在逼她……”上官清越的眼底渐渐冰冷。

    她想借用叶潇潇的手,逼云珠低头,将季贞儿招供出来。

    想要对季贞儿出手,云珠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狡猾如季贞儿,实在无懈可击。

    想要撕开一个口子,只能从云珠下手。

    只是没想到,叶潇潇这么不中用。

    碧莺的眼底浮现怯怕的光芒,她没想到再次回来的上官清越竟然手腕这么狠辣。

    转而,碧莺又笑了。

    “想要复仇,就要心狠手辣,才能成功。”碧莺道。

    “娘娘,接下来需要怎么做?您尽管吩咐!”碧莺对上官清越更加臣服,也更加信赖。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她真正的靠山。

    当年碧莺不能确定彻底依附上官清越,也是因为上官清越太过柔善。

    上官清越沉吟稍许,眼底浮现一抹幻彩,目光定定地盯着碧莺。

    碧莺被她看得有些心慌,不禁后退一步。

    “装神弄鬼,不是你的强项?”上官清越笑盈盈说。

    碧莺先是一愣,随后赧然一笑,“娘娘言笑了。”

    “我知道,当年在翠竹园装神弄鬼的人是你,就是为了引起我注意信阳郡主。只可惜,当年我不想参与过多的是是非非,对你的一再设计,没有过多探究。”

    碧莺低下头,双手紧紧抓在一起,“信阳郡主曾经对碧莺有恩。见她惨死,碧莺心里恨。”

    “只要你帮本宫,本宫自然也会帮你报仇。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的敌人。”

    碧莺的双手更紧地抓在一起,几乎咬牙说,“只要太后那个女人自食恶果,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

    自从叶潇潇死后,役园一到晚上就开始闹鬼。

    这两天一到晚上,又是风雨雷电交加,吓得役园的人,晚上谁都不敢出来走动。

    因为每每到临近子夜时,风雨之中,总是传出来女人低低的啜泣声。

    之前大家还会出去查看一番,但自从有两个婢女看到一道女人的身影从半空中飞旋而过,满身是血的样子后,再之后谁都不敢夜里出去了。

    大家都说,一定是叶潇潇死不瞑目,回来讨命来了。

    因为她们看到的人影,正是叶潇潇。

    不管这个说法是真是假,说的人多了,也就都信以为真。

    今夜女子的哭声又想起来了,凄厉又幽怨,犹如藤蔓缠住所有人的心房。

    大家人心惶惶,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叶潇潇的尸体现在还在云珠的房间,谁都不肯去收拾,而云珠也不敢再回到之前的房间。

    外面下着雨,很冷,云珠便挤到大家的房间里,踹开通铺上的一个人,占了床位。

    云珠之前是王妃,气势犹存,大家还是不敢真正欺压云珠。虽然云珠现在不是王妃,但南云国公主的身份还在。

    大家抱在一起,看向也没睡着的云珠,纷纷低声说起来。

    “叶潇潇回来索命,也不是找我们,大家不用怕!”

    “对对,叶潇潇死的时候说了,会变成鬼回来找她!”

    “就是!真正的凶手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我们赶紧睡觉!明天还要干活。”

    有的人愤愤嘟囔起来,“一条臭鱼毁了一锅汤!她做了冤魂锁命的事,凭什么我们大家跟着遭罪!”

    “就是啊……”

    “统统闭嘴———”

    云珠咆哮起来,房间里总算安静了。

    “我不相信有什么冤魂索命!!!”云珠喊叫着,目光泛红地盯着外面电闪雷鸣。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光亮,只有外面闪电闪过,才会照亮整个房间,反而显得这样的雨夜更加惊悚。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