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馨 作品

484:没有回头余地了

    云珠被侍卫押回役园。

    狠狠的一丢,云珠差一点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云珠反身怒斥那几个侍卫,“等本宫出去,看怎么收拾你们!”

    侍卫们看都不看云珠一眼,只对役园的管事嬷嬷说。

    “太后有令,再不许放这个人出去!”

    管事嬷嬷点头哈腰,十分恭敬,连连称“是”。

    管事嬷嬷送走了侍卫,回头狠狠剜了一眼云珠,“就会给我找事!还不快去安安分分干活!”

    云珠只好低着头转身,双手紧紧抓在一起,指甲陷入皮肉。

    身后传来管事嬷嬷的唾弃,“还当自己能出去呢!最大的靠山,太后娘娘都不管你了,你没有翻身之日了!”

    云珠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几个婢女,传出一片惊恐的尖叫声。

    大家赶紧奔过去看。

    就看到盛水的偌大水缸中,里面一片鲜红,而那鲜红竟然排列成两个字。

    认识字的婢女,辨认了好一会,惊惧地大喊起来。

    “云珠!是云珠!你们看,这两个字是云珠!”

    “啊———”

    女子们捂住嘴一阵尖叫。

    云珠赶紧冲过去看,果然那水面上漂浮的鲜红血字,正是她的名字。

    女子们见到云珠,已经吓得纷纷退避,眼光各异地看着云珠。

    云珠抄起一旁的一根棍子,用力搅水缸内的水,终于毁掉了水面上的血字,而一缸水也都变成了骇人的血水。

    周遭都是女子连连的尖叫,还有议论声。

    “要索命了,要索命了……”

    云珠也觉得有一双凉凉的手,正紧紧抓着自己的心房,恐惧和惊悚正在一点一点渗入她的血液。

    “是谁?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云珠挥舞手里的木棍,吓得众人纷纷后退。

    云珠大口大口喘息,狠狠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个一个走过,她用力喘息,面目已经开始扭曲。

    “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云珠忽然丢开了手里的木棍,冲出人群。

    她先去找来一把剪刀。

    然后就奔跑着冲向之前的房间。

    叶潇潇的尸体,还在她的房间没有处理。

    云珠满目嗔恨入骨,站在门外,眼眶泛红,犹如泣血。

    婢女们惊惧地簇拥在不远处,不知道云珠拿着剪刀要做什么。

    云珠终于一脚踹开紧闭的门,房间里阴暗漆黑,许是放置尸体的缘故,竟然觉得森冷犹如鬼门关。

    大家生怕看到叶潇潇在房间内的尸体,都赶紧捂住眼睛,却又很好奇到底接下来云珠会做什么。

    婢女们紧紧抱在一起壮胆,试探地向前靠近了几步,翘首向里面张望。pxbs

    云珠紧紧盯着还躺在地上的叶潇潇,抓紧在手里的剪刀正在不住哆嗦。

    她一步步靠近叶潇潇,每走一步都很用力,心口也冷的发硬,终于能恨得下心来。

    云珠冲向叶潇潇,一边喊着,一遍戳向叶潇潇还瞪着的一双眸子。

    一个已经死了两天的人,现在的天气也不是很热,尸体还是原来的样子。

    只是叶潇潇早就已经僵硬了,好像一块木头。

    云珠努力克制心底的恐惧,终于剪刀戳入了叶潇潇圆睁的眼眸。

    “让你装神弄鬼!只要毁了你的眼睛,你再不能找人索命了!死去吧!去找阎王报道吧!”

    就在此刻,一阵劲风卷过。

    云珠明显感觉到脊背一阵寒凉,似有阴风阵阵。

    房间里的纱幔都被那一股劲风卷了起来,肆意飞扬。

    外面传来婢女们的尖叫。

    云珠猛地回头,两扇本来敞开的木门,竟然砰地一声关紧了。

    外面传来更加刺耳的尖叫声,婢女们吓得四散逃窜。

    “一定是叶潇潇来了,一定是……”

    云珠吓得浑身都哆嗦起来,赶紧环视整个昏暗的房间,却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就连方才的阴风,也安静了下来,飞扬的纱幔,缓缓垂落,安静的纹丝不动。

    云珠心口一阵乱跳,手里的剪刀脱落掉在地上,吓得她浑身一蹦。

    “我不相信,不相信!白天哪有鬼!”

    “是……是谁?到底是谁?出来!”

    “出来———”

    云珠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大声嘶喊。

    就在这个时候,眼角好像有一抹白影一闪而过。

    云珠赶紧转身,却又什么都没有看见。

    下一瞬,又似乎有一抹白影从眼角闪过,她又赶紧转身。

    她接连四处旋转,还是没有准确捕捉到那白影,头已经有些晕眩,也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赶紧往外跑,这才发现,房门竟然被人从外面锁住了,根本打不开。

    她用力拍打门板。

    “有没有人?开门!给我开门!”

    云珠觉得身后好像有人,整个人都在瞬间石化,脖颈处一片冷风瑟瑟,僵硬的不能动弹。

    她讷讷地,连呼吸都凝固了。

    “谁……”

    “到底是谁?”

    她从僵硬的唇齿间,挤出生硬的字眼。

    后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却能感觉到隐约的呼吸,而那呼吸却是凉凉的,什么温度都没有。

    云珠浑身都隐约哆嗦起来,整个人也濒临崩溃的边缘。

    “到底是谁!!!”

    云珠闭着眼睛大喊起来。

    身后终于传来一道阴飕飕的声音……

    “还我命来……”

    那一道低沉而又沙哑的声音,寒若冰霜,犹如置身在寒冬腊月,冷透了云珠的身体。

    而那声音,也好像从深深的地狱传来,要拽着云珠一起跌入深深的地狱中去……

    云珠吓得浑身骤寒,没有任何温度了。

    似有什么东西,凉的好像冰块,直接抓住云珠纤细的脖颈。

    云珠吓得嘶声大叫。

    “不要!!!!!”

    那是一双冷到极点,没有任何温度的手。

    云珠不敢转身,费力冲开脖颈上的一双手,她四处逃窜,身后的白影一直追随。

   &n